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其他4种语言  其他4种语言
在瑞士和在奥地利一样,要想在高速公路上行使,行车人需要购买高速公路通行贴纸。 (Keystone)

在瑞士和在奥地利一样,要想在高速公路上行使,行车人需要购买高速公路通行贴纸。

(Keystone)

按计划,瑞士的高速公路年费将大幅提高- 代表缴费的一张小小贴纸,价格将从40涨到100瑞郎。这会否成为现实?结果取决于11月便会知晓的全民公决结果。

德国德累斯顿科技大学的交通心理学教授Bernhard Schlag评论道:“我每年至少一次来瑞士,或者途径瑞士。那里高速公路的建筑质量很好,有很多隧道、特别是穿山隧道。瑞士提供的设施是一流的,人们自然应该为此付费。”

正因如此,这位德国交通专家能够理解瑞士高速公路费的上调。而后者在瑞士国内可是引起了不小的反应,激烈的讨论正如火如荼地展开。Schlag表示:“从个人角度来看,多交钱确实有点让人心疼。从40涨到100瑞郎,这一步迈得很大,需要勇气。”

Jean-Frédéric Schnyder:系列作品《旅程》,画于1993年。 (Niklaus Stauss)

Jean-Frédéric Schnyder:系列作品《旅程》,画于1993年。

(Niklaus Stauss)

激烈讨论在瑞士

今春,瑞士政府和议会宣布将高速公路年费上调到100瑞郎,同时引入40瑞郎的双月费机制。围绕于此,瑞士出现了两“派”力量:
 
在支持涨价的一方中,既有左派人士,又有右派人物。他们认为,如果没有更多的资金,从财政上将难以维持瑞士的公路系统。更何况从2014年起,瑞士公路网还将扩展376公里的州级公路,而瑞士境内的公路总长也将达到2200公里。

支持方认为,只有路费涨价,才能在保证瑞士公路的高质及安全性的同时,扩建必要的辅路。
 
不过,一个以右派为主的跨党委员会还是成功地掀起一项公民动议。对于反对涨价政策的人们来说,150%的涨幅是“国家的一场骗局”。他们认为,现在的收费标准完全可以维持国家公路。目前,太多开车族所缴纳的费用都流入了联邦国库,或用来贴补公共交通之用。
 
这些人认为,首先必须对公路网的扩展进行深入讨论。另外,公路费的上涨对拥有多部车辆的中小企业来说实在是“难以消受”。
 
最大的两家汽车协会-瑞士汽车俱乐部(l’Automobile Club de Suisse)和瑞士环游俱乐部(Touring Club Suisse) - 也同样反对公路费的上涨。两家俱乐部要求对公路的建设和保养费用进行整体上的调整。

而交通和环保协会(Association Transports et Environnement)也持反对意见,但出发点有所不同:这家环保组织认为,不能再为建设公路而投资了。

瑞士处于中游

同其他欧洲国家相比,瑞士提出的100瑞郎的新高速公路收费标准处于中等水平,同奥地利的收费水平相近。而在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家,公路费和行使的公里数相挂钩,开车族所缴纳的高速公路费也相对“高昂”很多。
 
奥地利格拉茨大教授、运输交通问题专家Martin Fellendorf赞同瑞士高速路收费上涨到100瑞郎。他认为,瑞士的路况“普遍优于其他欧洲国家,后者的高速路往往坑洼连绵、颠簸不断。”

瑞士高速公路年费

在瑞士,高速公路年费的制度引入于1985年。该政策通过全民公决,得到瑞士公民的认可。之前,高速公路在瑞士是免费的。
 
最初的年费为30瑞郎;1995年上调至40瑞郎。目前的讨论焦点在于:是否将年费涨至100瑞郎。
 
与此同时,瑞士政府和议会还建议引入40瑞郎的双月费机制。欧盟表示愿同瑞士协商,设立7或10天的短期高速公路费。所有其他收缴高速路年费的国家都提供这一服务。
 
反对新收费标准的一个跨党委员会,成功地在短期内收集到107424个公民签名,从而掀起一项公民动议。瑞士选民将在11月24日对此动议进行投票。

去年,高速公路年费为瑞士联邦政府带来3.19亿瑞郎的收入。

“德国式”免费公路走到了头?

Bernhard Schlag表示,在德国,瑞士的高速公路通行贴纸是个热门话题。在德国这个高速公路一直以来都免费通行的国家,政府也开始考虑引入收费机制-也许是以贴纸年税的形式出现、也许是在缴费路段设立收费亭。 
 
但是,从社会角度来看,收费机制在德国引入得“太晚了”,Schlag解释道:“人们已经太长时间习惯于免费使用公路了,尽管‘免费’其实只是个错觉。”

该教授呼吁那些尚未建立收费原则的国家要“思索一下瑞士的模式,要算清道路维护和建设所需支出,以及其使用者所应承担的费用。”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不同国家间的“同质化”。
 
德国卡尔斯鲁厄高等技术学院的交通经济专家Kay Mitusch教授认为,100瑞郎的高速公路通行贴纸虽然贵,但是贵得有道理。不过提价后,很多开车族可能会为了省钱,而取道别处。 
 
Mitusch教授预见道:“瑞士的经验可能会推动德国引入高速公路年费的办法。”他十分认可瑞士公路费缴费贴纸的形式,“这一办法的推行无需大量投资。”

Jean-Frédéric Schnyder:系列作品《旅程》,画于1993年。 (Niklaus Stauss)

Jean-Frédéric Schnyder:系列作品《旅程》,画于1993年。

(Niklaus Stauss)

被质疑的体系

意大利也在密切关注瑞士高速路通行费的新动向。意大利汽车俱乐部(L’Automobile Club d’Italie)认为汽车不应成为“收缴额外税项的工具”。在一封公开信中,该组织明确指出:“车主们像柠檬一样,被榨干了最后一滴汁儿。”
 
该组织认为,国道维护与修建的支出应该来自基础设施建设基金,并由矿物油税的收入来填补。瑞士汽车俱乐部(ACS)和瑞士环游俱乐部(TCS)也持同样观点。
 
此外,Martin Fellendorf 和Bernhard Schlag两位教授也表示对收费贴纸方案还怀有一些疑虑。他们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将收费额同行使的公里数相挂钩,而不是“一刀切”的固定年费,这样有利于限制公路设施的损耗。

Jean-Frédéric Schnyder:系列作品《旅程》,画于1993年。 (Niklaus Stauss)

Jean-Frédéric Schnyder:系列作品《旅程》,画于1993年。

(Niklaus Stauss)

Fellendorf强调说:“如果我们希望改观道路的使用,公路年费并不是好方法。以道路等级和行驶时间来计算车主所应缴纳的费用,这个办法更理想。”在如今科技发展的前提下,记录下每辆车的行程已不成问题。

Bernhard Schlag也遗憾地认为高速路年费的办法不会带来变化。他举例说:“想用这个办法来鼓励人们选择其他的交通工具或其他的行车路段,这是不可能的。说到底,所有问题都归于一点:我们要的到底是什么?”


(译自法文: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