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美丽,宁静


一个人的认识总会有局限性,特别是在走马观花的情况下。儿子经常批评我看到一点儿就好下结论。因此,下面我所谈的,只能是一点儿个人感受。

我深知,同一事物,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体悟和认知。所以,我的这些看似‘结论’的东西,其实只是‘一孔’之见而已,当不得真的。我和儿子经常为一些看法‘抬杠’,假如看过拙文的读者也有‘杠’要‘抬’,我不反对,一个人有一个人的看法嘛。

人称瑞士为‘花园国家’,名副其实矣。从城市到乡村,处处茂林高树,绿草如茵,鲜花盛开,真可谓无处不园林!

上大学时,老师每当讲到绿化,言必称苏联,波兰,说波兰首都华沙绿化如何如何好,社会主义国家嘛!那时国门未开,大家谁也没有走出去的机会,我想,老师很可能也是纸上谈兵。

感谢小平,改革开放,两个儿子都跨出了国门,我这才有机会出国探亲。2006 年在苏黎世小住俩月,如今又在瑞士第二大城市巴塞尔过着温馨至爱的探亲生活。足迹所至,名城不必说,诸如伯尔尼,日内瓦,洛桑,卢塞恩,就连某些州府小镇,以及城镇的景点,只要儿子认为值得一看的,也都领我去看,看得真是赏心悦目,感受良多。记得1958年,毛泽东曾提出过要实现大地园林化,而我现在看到的瑞士,哪里是一个‘化’字可以了得!

每当我沿街散步,或是顺着莱茵河畔漫游,手里的数码相机便不知照哪儿更好?似乎每一个角落都不忍舍弃。于是我开始用数码相机录相,录相加照片,将整个环境和自己更喜欢的景观都纪录下来,这才算不留遗憾地心满意足了。至于没照好,录好,一时还真没办法,水平有限嘛。人老了,要提高,还得容我慢慢来。

瑞士的美丽,常常唤起我对陶渊明笔下‘桃花源’的记忆。因为大小城池,无不山环水抱,自成一体。各式建筑,皆掩映在绿树丛林之中,静静地,静静地,令人觉得,每一居处,仿佛都给人‘仙境’般的感受。

山,有时带给人类的往往是贫穷,难以谋生。在中国,常有人提到‘大山里的孩子’,什么意思?穷呗!闭塞呗!而在阿尔卑斯山脉怀抱中的瑞士,智慧的凯尔特人的后裔,却巧妙地利用了山的跌宕,水的态势:居屋随高就低,道路婉转起伏,上面房屋的底部,常常是下面别墅的屋顶,加之建筑造型讲究,甚少雷同,又巧于布局,致使处处不是园林,胜似园林。

交通那个畅通,火车,汽车,有轨电车,通向4000米高峰的揽车,能爬山的小火车。听说了吗?瑞士的少女峰上,有世界上最高的火车站。有的小镇座落在半山腰上,楼宇依山就势,错落有致,仰望蓝天白云,俯视绿野清流,生活依旧方便,交通照样无阻。

是啊,当你俯视那脚下绿树遮映的村落,或凝望着那缓缓的,绿茵如毯的山坡;那画面般的平岗小阜;那散落着的小木屋,那悠闲吃草的牛群,怎么能不做尘外之想?!

诚然,假如瑞士国土一马平川,没有了山峦的分割,环绕,没有了莱茵河,没有了大大小小的湖泊,没有了飞溅的瀑布,没有了潺潺的小溪,特别是那无处不在的林莽,野卉,鲜花,我想,瑞士将是另一番模样——是大自然的造化和赐予,特别是瑞士人的勤劳与智慧,成就了一个世外桃源式的美丽国度。

其实,说瑞士有如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还远远不只是那给人异样感觉的生态环境美,而是善良的瑞士人,和平,安宁,和谐的社会。比如,初来乍到,我对瑞士的超市周日关门不理解。好好的买卖为啥不做?搜索到的主要原因,却是为了追求心灵的宁静!

据说,创世纪中上帝用7天造就了世界,于是第七天用来休息敬神,所以在基督教中周日必休,去教堂做礼拜。瑞士是传统的基督教国家[据瑞士联邦统计局2000年调查,瑞士现在有罗马天主教41.8%,新教徒35.3%,穆斯林311000人,犹太教17900人,无宗教信仰者15.4%;官方语言:德63.7%,法20.4%;意大利6.5%,;列支罗曼语0.5%],商店不开门是一种宗教传统,便一直保留下来。时至今日,早已形成了一种文化传统。

瑞士人酷爱宁静,主张周日尽享天伦之乐,不追求物质消费。认为‘购物有时也是一种压力’,而且商业发达也不是衡量幸福的唯一指标。另外,‘保障人权’,‘人人平等’的观念深入人心,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瑞士人生活程式化,大家都有固定的购物时间,周一至周五就可以了,而且各家消费水平是一样的,不会因周日商店开门,家庭消费就会增加。

然而,世事在变化,一是双职工时间重合,周一至周五无暇购物;二是如今年轻人的消费习惯与祖辈不同,体会到了国外周日购物的便利与乐趣,不愿牢牢锁在‘宁静’之中;三是亚洲游客渐多,如正赶上周日商店关门,无从购物,游客失望,国家失了商机。所以瑞士旅游局呼吁重新考虑周日的商业政策,取消营业时间法;四是移民不介意周日上班;五是能增加工作岗位。2005年11月,公民投票,虽然以微弱多数通过,也只同意铁路,机场的商店可以周日营业。

瑞士是中立国,是全世界唯一全民直选的国家,今后何去何从,老百姓说了算,这事儿,看来只有日后见分晓啦!

嗜静心理,早已植根在瑞士人的心里,比如,吃饭,喝咖啡,尽管有时人多拥挤,但绝无人声喧哗,更无大呼小叫,总是静静地,说话也是窃窃低语。乘车,看电影,凡是公共场所,皆忌讳大声讲话。儿子在瑞士生活十多年,已经养成习惯,常常提醒老爸。记得有一次坐火车,刚坐下,儿子指了指车窗,马上又换了个地方。原来上面画着一张嘴,嘴上有一横杠,意思是此处不准说话。在瑞士,晚上超过十点也不许洗澡,为的是不影响邻居睡觉。

我想,瑞士人的嗜静,都是为了别人,实属一种公德,一种修养,一种和谐,一种文化。喧嚣与嘈杂,旁若无人,吵闹与大声说话,既非小节,亦非人间常态。大儿子的手机没有铃声,是通过震动起作用,我就非常赞赏!

是啊,瑞士正是有了美丽与宁静,爱心与和谐,自由与和平,才有了‘世外桃源’的底蕴与内涵。

在瑞士,我常常为一些事感动,感慨,有时又有许多不习惯。比如说吧,我总拿瑞士法郎与人民币比,越比越觉得什么东西都太贵,于是习惯买些减价打折商品。一只白条鸡,十几瑞朗,打折50%,一下就能省不少呢!但儿子说,在班儿上,他与一位瑞士籍的同事闲聊,人家说,挣钱多点儿的,不该与挣钱少的‘争’。比如,单身母亲,打扫卫生的,或者一个人上班,家庭困难的,应该留给他[她]们买。听了这话,我不由得心生感动与惭愧,感动的是瑞士人的善良,惭愧的是只想到自己省点儿钱。后来儿子告诉我,他每月都匿名向红十字会捐一二百瑞朗,不多,是点儿心意。我发现儿子变了,他说,我挣钱也不多,但该做的,就尽力去做。

再比如,在没有红绿灯的地方过马路,我总习惯停下来等汽车先过去,结果汽车停下来等我,常常闹得既尴尬,又瞎耽误人家的功夫。中国过去有句话,叫做‘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在瑞士,这话恐怕就不适用了吧?

生活在瑞士,你会感到既舒适又方便。街区随处有饮水的地方,水池造型不一,都有雕塑,既醒目又漂亮。最近去维也纳,也有许多喷水池,但不象瑞士,不要以为都能喝。为此,我常常跑到皇宫院儿里,那里有一处水能喝,游客常围在那里灌水,对比之下,就不如瑞士更方便了;瑞士的车站,绿地,街区,随处都设有各式坐椅,方便人们休息;交通更是畅通,舒适,很少没有座位,而且处处为乘客着想。如每站都有时间显示牌,一种是文字的,一种是电屏式的,告诉你每路车还有多少时间到站,以及下一辆的到站时间,非常准确。万一延迟,显示屏上也会立码告诉你,不会让人傻等。上车后,车上也有显示屏,告诉你这趟车终点站的名字以及前方将要到达车站的名字,并反复显示,以免乘客上错车或坐过站。我在火车上,还看到过车站服务人员,用一种特殊车子与火车下车口连接,将一位不能走路的乘客接下来。瑞士的各种车辆均无乘务员,火车会有人查票;市内各种车辆只抽查,而且很少查。[最近去维也纳,也如此],一般人或有月票,或在自动售票机上现购,坐蹭车的极少!如果万一有那么一位,一旦查到,罚款也是相当厉害的,我觉得,这样做省了许多麻烦,节省了许多时间,这才是名副其实的’绿色通道‘。

2009年8月5 日,我和儿子去市郊游览一片丛林绿地,农家在路边摆一小桌,桌上有一盒盒李子,苹果等鲜果,标价每盒3瑞朗,旁边另设一装钱纸盒,顾客可自动投币,取货,四周没人守着。我很好奇,儿子说,这有什么,不会有人为了三瑞朗不给钱的,儿子马上投币买了一盒李子。事后我想,说是这么说,这要是在如今的中国,虽然为了实现共产主义,搞了那么多年的教育,恐怕也有点儿悬乎。

瑞士人很喜欢喝咖啡,可乐,牛奶,啤酒,葡萄酒等饮料。所以,室内室外,几乎到处都有为此摆好的摊位。开始我只是旁观,后来儿子也总坐下来要这要那,喝惯了,我才慢慢体会到,上一天班,累了,这是一种非常好的休息放松的生活方式。每人大都只饮一小杯,无人嗜酒狂饮,因为‘醉翁之意不在酒’,更多的是精神上的享受。在广场,在街上,在小巷,在居民区,每当我看到人们悠闲地,静静地,坐在那儿,喝着,低语着,便暗想:瑞士人生活在一个何等温馨,安宁,祥和,自由的社会呀!这会不会就是陶渊明向往的那种理想境界呢?

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物,人和社会都是如此。8月1日,是瑞士国庆节,莱茵河上要放烟花,非常热闹。儿子的同事,一位瑞士‘老太太’,却说不敢去,原因是怕外国人,儿子觉得有点儿过分。不过,这倒使我想起了另外一些事情:瑞士虽然不是移民国家,但接受了不少难民,也有非法移民,犯罪率最高的是这些人。开始,我不明就里,走路,坐车,吃饭,望望四周,总以为就自个儿是个外国人,觉得有点儿“孤”。现在才明白,东欧人, 阿拉伯人,非洲人,印度人,斯里兰卡人,亚洲人[少],多数都和我一样,都是外国人,多少就有了点儿‘彼此彼此’的意思。

最近有一南美洲裔单亲母亲,在瑞士已经“黑”了七年,卖苦力挣钱寄给家乡的两个孩子,因车祸暴露了非法移民身份,骨折住进了医院。移民局发布命令,要她9月15日之前离开瑞士。于是,立刻引起民意纷纷,觉得太残酷,要求把她留下来,作‘个案’处理。

怕外国人,并不排斥,歧视外国人,这种矛盾心理,只有用善良,包容心,把‘人’摆在第一位的,根深蒂固的理念,而不是别的什么,才能够解释清楚,难道不是吗?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人,应该善于自省,看看自个儿,想想别人,取彼之长,补己之短,美好的日子,就不致遥遥无期.....。

2009年8月6日凌晨1点写于巴塞尔。

作者:张四正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我眼中的瑞士”征文比赛稿件)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