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生物多样性 动植物"移民"对瑞士的威胁

tartaruga nell'acqua

原生于美国的红耳龟以瑞士原生两栖动物的卵与幼虫为食。(Denis Rozhkov)

(Denis Rozhkov)

您的花园是否受到外来物种的侵袭?进口动植物是全球生物多样性丧失的主要诱因之一,瑞士对防治外来入侵物种的工作已卓见成效,但是,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十分必要。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棕榈树(德、法)外部链接是位于阿尔卑斯山脉南部的瑞士提契诺州的标志性植物,在私家花园与公园里随处可见。得益于当地近乎地中海式的气候,棕榈甚至在林间也开枝散叶、不断蔓延。该州推广旅游项目的负责人一致认为,此树种十分宝贵,令当地旅游产业如虎添翼。

然而,在提契诺州自然历史博物馆(Museo di storia naturale del Canton Ticino)工作的Brigitte Marazzi却持有异议,在她看来,原产于东亚的这种棕榈是当地亟待解决、迫在眉睫的一个问题。“棕榈体现了提挈诺州异域风情的一面,来自阿尔卑斯山脉北部的游客漫步林间时欣赏到不断繁生的棕榈,常常感到兴奋不已。然而,很多人都不知道该树含有剧毒。”瑞士植物物种信息数据中心-Info Flora(多语)外部链接的这位科研人员肯定地表示。

棕榈蔓延迅速,不断扩充领地,严重威胁了本土物种的生长,Brigitte Marazzi解释说,“这是过去可能被我们低估了的一个问题。”

侵入瑞士的棕榈树

棕榈是瑞士现有的近800种外来物种之一。与大多数人们有意或者无意引进的动植物不同的是,“提挈诺州”棕榈树被认为是外来入侵物种。

威胁生物多样性

棕榈是瑞士现有的近800种外来物种之一。与大多数人们有意或者无意引进的动植物不同的是,“提契诺州”棕榈树被认为是外来入侵物种。

“被定义为‘入侵’物种的植物、动物及菌类可能危害人类与牲畜的健康,危及基础设施以及当地整体的生态体系。”瑞士联邦环境署(多语)外部链接生物多样性研究专家Gian-Reto Walther指出。从全球范围看,外来入侵物种导致土著物种的生存空间与养料资源不断“缩水”,当地生态环境受到破坏,成为生物多样性丧失的主要原因。

保护生物多样性

“生物多样性”一词指的是地球上生命呈现形式的多样性、动植物物种种类的丰富性、物种内遗传多样性以及不同类型的栖息地。

5月22日是国际生物多样性日(多语)外部链接。为了与名曰“使命B”(Missione B)(多语)外部链接动议相呼应,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的母公司-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 SSR)诚邀公众在自家花园和阳台上打造新型绿色空间

信息框结尾
图表
(swissinfo.ch)

警惕外来松鼠泛滥

根据我们手头现有的2006年的唯一一次统计,瑞士的外来入侵物种有107种,如今要远超这一数字,Gian-Reto Walther指出,“近几年里,我们注意到新型物种的侵入,其中包括蚕食健康树木的光肩星天牛(Anoplophora glabripennis,多语)外部链接,大家也不要忽略瑞士门户面临的外来物种的威胁,已在我们邻国现身的亚洲大胡蜂(多语)外部链接就是一个例子,还有灰松鼠,这些松鼠的‘安营扎寨’造成了当地松鼠的灭绝。”

入侵物种不断增多与全球货运和人员流动不无关系,瑞士联邦环境署的这位专家解释说。每一物种都有其来源渠道。“我们认为,亚洲大胡蜂是随园艺用的陶瓷花盆而潜入欧洲,而虎蚊(意)外部链接很可能是通过从亚洲进口的二手车胎而入境。”

“双向”入侵

鉴于位于欧洲大陆中心的地理位置,瑞士尤其防不胜防。“如果一种入侵物种进入欧洲,我们无疑也会难以幸免。”Gian-Reto Walther指出。

然而,相对于其他国家,瑞士也有其得天独厚的优势,他接着表示,“瑞士是欧洲几支河流的发源地,这些河流流向国外,一方面,我们遇到的外来水生物种入侵的问题不太严重,但是从另一方面看,我们对于瑞士出境物种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事实上,我们不应该忘记,入侵物种的问题具有双向性。

原产于瑞士与中欧的一些植物也令其他大陆的国家头痛不已,瑞士植物物种信息数据中心的Brigitte Marazzi举了千屈菜(德、法)外部链接一例,该药用植物已被列入世界百大入侵物种(英)外部链接名单。“千屈菜是瑞士潮湿地区的典型土著物种,作为观赏植物被引入美国,在那里,该种植物找到了适宜的繁生环境,成为令美国人挠头的一大难题。”

distesa di piante erbacee con fiorellini viola

在瑞士“循规蹈矩”的千屈菜在美国却不断“展土开疆”。

(Ruud Morijn)

“值”6百万瑞郎的小昆虫!?

为了应对外来物种的入侵,瑞士政府将重点放在防治上,2016年,瑞士政府通过了《抵制外来物种入侵的国家策略》(多语)外部链接

各州采纳的手段也硕果颇丰,得益于及时采取“根除”行动,日内瓦州成功地消灭了能够迅速覆盖整个水体表面的外来入侵物种沼生水丁香(意)外部链接。今年3月,弗里堡(Fribourg)州宣布在消灭光肩星天牛的战役中取得胜利。2011年,瑞士首次出现了光肩星天牛(点击此处外部链接观看瑞士法语电视相关节目)。

“有时候,打胜仗也是可能的,但是却代价不菲。”Gian-Reto Walther承认。为了消灭弗里堡州的光肩星天牛,他们不得不砍伐掉700株树木,治理经费达260万瑞郎。在苏黎世州,在出现该昆虫的虫害区,灭虫开销也约达330万瑞郎。

"公民应该了解自己想要购买植物的原生地及其蔓延性,辨识并且根除新型入侵物种"

Brigitte Marazzi,瑞士植物物种信息数据中心

引言结束

法律虽严格却远远不足

根据植物保护条例,各州必须对一系列外来植物尽快采取干预,甚至个人也应该允许执法者进入自家花园清除外来入侵物种。

对于特定入侵物种,比如说豚草(德、法)外部链接,瑞士立法严格禁止培育以及进行销售,比各邻国要严厉得多,Gian-Reto Walther确认道。

瑞士联邦环境署的专家接着表示,尽管存在禁令,然而在解决森林与农业领域以外的新型外来入侵物种繁生的问题上,现行法律(意)外部链接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例如,我们没有通过法律规定园丁不能进口其他国家定性的入侵物种。目前,瑞士禁止销售的入侵物种屈指可数,然而,对于其他不在‘黑名单’上的外来物种,消费者享有知情权。”Brigitte Marazzi解释说。

瑞士植物物种信息数据中心的这位工作人员认为,引起公众重视并且令他们负有责任感至关重要。“公民应该了解自己想要购买植物的原生地及其蔓延性,辨识并且根除新型入侵物种(多语)外部链接,我们也期待个人的参与,我建议大家能用本土物种来扮靓自家的花园。”上个星期,瑞士政府已经进行讨论,试图通过法律规定个人必须全力以赴以期防治外来入侵物种(多语)外部链接,包括提供经济支持。

在瑞士首都伯尔尼,一群自愿组成的植物学专家队伍在各大公园内进行定期巡逻,目的是鉴别外来入侵物种以及引起市民重视。

国际合作

正如全球其他问题一样,干预手段不应仅局限于地方和区域,从国际层面来讲,在《伯尔尼公约》(多语)外部链接(保护野生动植物以及生物群落)以及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多语)外部链接框架下,瑞士对保护本土物种积极投入。

1994年,瑞士认可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要求,到2020年,各成员国应该更新自己领土上的外来入侵物种名单。“这将令国际合作不断完善,向其他国家学习,交换各自经验,我们可以更为有效地解决问题。”Gian-Reto Walther坚信。


(翻译:薛伟中)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