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用数据说话


年纪轻轻就失业?上大学不总是出路


作者:Duc-Quang Nguyen,感谢Veronica DeVore的帮助


高等教育文凭本身并不能保证可否找到工作 (Keystone)

高等教育文凭本身并不能保证可否找到工作

(Keystone)

近20年来,全世界持大学文凭者人数一直在稳步上升。就连在瑞士这个史上接受高等教育人数向来低于欧洲其他国家的阿尔卑斯山国,这也是个不争的事实,而且就业者中,有大学文凭的人也更多。这些数据告诉了我们什么?

高等教育不再像以往那样曾是一种淘汰与精英体系,而成了全球性大众市场。2000-2011年间,经合组织各成员国内有高等教育水平(或大学)学历的成人比例上升了一成还多:

最近的一些行动显示出,政府也相信教育、就业与收入之间具有紧密的联系。近几十年来,各国政府都通过提高对大学的拨款和协调大学文凭体系-例如欧洲的博罗尼亚进程(Bologna Process)-等方式,增加国民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这样做有着令人信服的原因:在经合组织各成员国内,2011年持高等教育文凭者的平均失业率为4.8%,而未接受过中学教育者的失业率要高达12.6%。收入方面的差异更大,2008年经合组织成员国内,受教育水平偏低者与受过高等教育者的平均薪酬相差了75%。

根据国际标准,成人教育水平可以划分成三类:

 “高中以下教育”:完成了义务教育

 “高中教育”:义务教育之后,一般从15、16岁开始。它包括职业教育及为进入大学作准备的普通教育(英国称为A水平,瑞士称为高中文凭)

 “高等教育”:大学、学院、应用技术大学

有无限制?

既然鼓励高等教育对个人和国家财政都有好处,那么高等教育是否有招生率限制呢?过多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成人可能会造成他们的技能与市场需求间的失衡,导致他们找不到工作,或接受相对于本人学历来说要求过低的工作。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英)资料,2010年发达经济体中资历过高现象的平均发生率为10.1%,比2008年高出1.6%。加之对高等教育需求的增加,令成本稳步上升,逐渐由公共来源转向私人或学生资金来源,使投入高等教育的年轻人还未从追求学业中取得任何财政方面的好处,就已背上财务压力。

考虑到各地高等教育的增长状况,以及自2008年金融危机后遍袭欧洲的青年人失业大潮(西班牙和希腊超过50%),这个问题的相关性就尤为突出。

比起瑞士、德国和奥地利,希腊、西班牙和葡萄牙显然面临着严重的青年人失业问题,而前三国至今未受到太大影响。这两类国家在该问题上存在差异,最简单的解释是它们的整体经济状况不同。欧元区危机给西班牙、希腊和葡萄牙造成了更大的打击。然而许多欧盟国家青年人失业问题挥之不去-例如西班牙在危机之前就已深受其扰-都暗示着,仅靠经济增长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人们也应注意到,德、奥、瑞也是广泛实施学徒工制度的三个国家。

受教育水平与失业率之间的关系

那么,在作国家间的对比时,“更高教育带来更好就业机会”的说法能被证实吗?假如是这么回事,那么大学毕业生越多的国家,青年人失业现象就应该越少。下图基于2011年经合组织的资料,显示了一些国家不同受教育水平与青年人失业整体状况的相互关系。失业状况的衡量很精确,只考虑了“尼特族”(NEET,即不升学、不就业、不参加培训的青年失业人群)。

下表显示出,在持大学文凭的年轻人与青年人失业整体状况间没有明显的关联。其实恰恰相反的是,德国和奥地利是欧洲国家中接受大学教育青年人数最低的国家,两国的青年人失业率却非常低。

既然德、奥、瑞三国相对来说受青年人失业困扰最小,又同是学徒工制度最发达的地方,那么学徒工制度会不会是这个问题的答案呢?

 下图第一眼看上去,似乎在高中教育(即学徒教育或为高等教育作准备的普通教育)与青年人失业现象之间没有很大关联。在奥地利、德国和瑞士,年轻人中半数或以上都达到这个受教育水平。然而在意大利和希腊,高中教育也很普遍,但青年人失业率却仍然很高。

 高中教育可以包括为进入大学而做的普高学习以及学徒培训,遗憾的是,从资料中很难区分这两种途径。不过根据2009年的经合组织资料,瑞士和奥地利两国最高学历为高中的毕业生中,四分之三走的是学徒工这条路,而非接受普高教育。希腊类似数据中这一比例为30%左右,美国则几乎为0%。在这些国家的职场中,学徒工制度不像在奥、德、瑞劳动力市场上那样受欢迎。

不过,在未完成高中教育的年轻人比例与青年失业率之间确实存在关联。这方面瑞、德、奥三国又显得很特殊-在所有欧洲国家中,这三国中仅完成义务教育的年轻人人数最少。

最后,在完成义务教育后,给年轻人提供任何形式的进修类培训或教育,似乎都对解决青年失业问题起到关键作用。即使高等教育在近几十年变成大众市场,职业教育仍提供了另一个明确选择,正如一些国家政府的初步行动所显示的那样。举例来说,欧盟最近就发起一系列基于职业的行动倡议(多语)来应对青年人失业问题,比如要求各成员国实施学徒制与职业教育的结构性改革,及支持学徒工在欧洲的自由流通。

世界银行也有同样的认识:“在跨国对比中发现,保留有效的双轨制学徒工体系的国家,即奥地利、丹麦、德国和瑞士,展现出由学校向职场的更顺畅的过渡……比起其他国家而言,青年人失业率更低,再度失业期也低于平均水平,”报告写道。

如今其他国家也开始以瑞士的学徒工制度来构建自己的职业教育模式,虽然瑞士可以以此为豪,但高等教育热也追上了这个阿尔卑斯山国。部分由于瑞士像世界其他地方一样,出现大学毕业生人数的增长,学徒制也变得越来越不吃香,尤其是在某些技术领域。而从1986年起,瑞士接受职业培训的年轻人人数就未再增长过。

分析备注

青年人失业问题与青年人受教育水平的衡量分不同年龄组进行。然而青年人教育水平百分比只随着时间慢慢变化。

本次分析原本可以包括进经合组织附加成员国的资料,这么做也未影响到全局。但出于可读性原因,只选择了一部分国家。

虽然各国教育水平可以分成三类,但各国对这三类教育水平(尤其是学徒制度)的要求与政策存在极大差异。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