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甲烷排放 瑞士初创企业:“治理”牛打嗝也能减缓气候变化!

瑞士奶牛

在瑞士风景如画的牧场上自由自在生活着的这些牛也是温室气体的重要来源。

(© Keystone / Gian Ehrenzeller)

改变牛的食谱会有助于抑制地球变暖吗?一些瑞士公司开发了饲料添加剂,他们声称这样可以降低甲烷排放量,但是这种理论尚未获得各方认可。

奶牛牧场是风景如画的瑞士的代表形象:绿草茵茵的原野,点缀着星星点点的野花,奶牛的脖子上挂着牛铃,悠哉悠哉地闲逛,远处壮丽的阿尔卑斯山脉构成了这幅风景画的背景。但是每年,这些牧场要释放出百万升的甲烷。以100年的时间单位来看,这种温室气体对大气的影响是二氧化碳的28倍(英)外部链接,使其成为气候变化的重要诱因。

农业科技公司Mootral(英)外部链接的总部在日内瓦附近,该公司的战略项目负责人Michael Mathres说:“如果你将世界上所有的牛都计算在内,它们会是全世界第三大的[温室气体]排放者,位列中国和美国之后。”他进一步说,在寻找解决气候变化对策这方面,农业和食品工业的重要性被低估了。

根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的数据外部链接,畜牧业贡献了温室气体排放量的14%,其中三分之二是来自于牛。

ch emissions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switzerland breakdown

肠道导致的气候变化

牛有四个胃室,其中第一个叫瘤胃,那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微生物,可以发酵食物,使其更容易被消化。在消化过程中,甲烷形成,并在牛打嗝的时候通过牛的口鼻逸散出来。

平均来说,一头牛大概每分钟打一次嗝(英)外部链接,每天要从它的口鼻排出大概500升的无味气体甲烷。

Mootral Ruminant是一种基于大蒜和柠檬的产品,计划今年年底进入市场。该公司声称,把这种产品加入牛的食物,会有助于将甲烷排放量降低30%以上。

另外一家瑞士公司Agolin也销售一种饲料添加剂,由丁香和香菜种子制得,名为Agolin Ruminant(英)外部链接。据Agolin公司的总经理Kurt Schaller说,这种添加剂的营销定位是可以提升奶牛的牛奶产量,提升牛群生产效率,进而降低甲烷排放。他说Agolin的产品可以将甲烷降低6%到30%。

Shaller说,饲料添加剂的工作原理是改变牛的瘤胃中的细菌环境。根据他公司的研究,与对照组奶牛相比,吃了Agolin Ruminant的奶牛的瘤胃中含有特别的细菌和原虫。

根据Shaller说,大约一百万头牛,食用含有Agolin Ruminant的饲料,它们主要在欧洲。

Mootral公司表示,自己的产品通过抑制一种高产甲烷的有机体“甲烷杆菌”来降低甲烷产生。支撑这一论断的研究由一家英国的制药研究公司Neem Biotech资助,这家公司协助开发了Mootral的产品。

ag emissions

agricultural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 breakdown

付诸测试

关于饲料添加剂,其他的研究和试验得出了什么结论呢?

对于Agolin Ruminant产品,一项测试表明在使用添加剂的6周中,活体动物的甲烷排放量确有降低。(来自Agolin的技术总监Beatric Zweifel,该研究的作者)。而另一项研究则发现甲烷排放降低效应在大约为期三周的实验中逐渐消减。

Agolin公司的Shaller说,一项在活体动物上进行的更大规模试验取得了良好结果,但是具体结果要在即将发表的文章中才能公开。

Agolin的结果赢得了Carbon Trust(英)外部链接的认可,这是一家位于伦敦的环境咨询公司。2018年,Carbon Trust给Agolin颁布了一份证书,授权使用它产品的饲料公司可以宣称降低温室气体的10%。

瑞士联邦农业研究中心Agroscope(多语)外部链接的一个研究团队研究利用压缩亚麻籽和研磨油菜籽作为牛饲料添加剂。两者都可将总体甲烷排放量降低7%,相当于生产的每公斤牛奶所带来的排放量降低了15%到17%。

但是Agroscope的副研究员Daniel Bretscher则评价,他并不看好利用添加剂来降低温室气体排放量。他并不属于该中心饲料添加剂研究团队。

Bretscher说:“改变[反刍动物的本质]不能仅仅通过简单的工程,这就像是提升汽车的效率”。 他进一步说,改变已经延续了千年的工艺流程可能会导致不好的副作用。对于Bretscher来说,降低排放的重点应该是“减少动物食品的食用量”。

农民和资金

瑞士农民联合会(Swiss Farmers’ Union)外部链接的能源与环境负责人Fabienne Thomas说,农民们一直对饲料添加剂领域的研究和产品开发保持关注。但是她说,农民对政府有可能强制要求使用饲料添加剂表示担忧,因为他们相信过多的政府强制规定会损害他们的生计。

“这是个价格问题,”Thomas说。“如果你设立更多的要求、更多的法规,那么生产成本就会更高。这样的话,你就更没法与其他欧洲生产商竞争。”

使用饲料添加剂会得到瑞士政府补助吗?瑞士联邦农业部负责气候行动的科学官员Daniel Felder说,目前尚未有削减甲烷排放量的饲料添加剂产品被批准获得联邦补贴。目前有产品在申请过程中,Felder说,“但是申请资质不足”。

Felder说:“我认为这样的计划被批准尚需时日。”他提到了几点需要考虑的因素,包括农场间使用牛饲料的不同、饲料生产过程,以及监控温室气体排放量降低的面临的种种挑战。

潜力何在?

政府是否将饲料添加剂列入降低排放的措施,这取决于进一步的研究结果。但是Agroscope公司的Bretscher说,想要确定甲烷研究成果是否有统计学意义很难,因为个体动物的甲烷排放量并不相同。而用于测量甲烷的系统,像是封闭腔或是捆绑在牛身上的移动监控装置,都会带来统计上的高不确定性。

Bretscher同时指出,任何温室气体排放量的降低效果都会被生产饲料添加剂所用的能量所削减,同时肥料管理也会带来更高的排放量。他又说,经过一段时间后,牛瘤胃中的微生物会适应饲料添加剂带来的变化,导致它们进一步失效。

农业部的Felder说,在农业上降低温室气体的最大潜力在于进一步降低动物数目。

他说,在1990年代,瑞士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曾大幅降低,当时农业政策规定给予那些满足某些环保标准的农户直接补贴。这导致牛数量从190万头降低到160万头。

实际上很困难,Felder说。

“为了满足可持续性发展以及气候目标,我们必须要少吃肉,降低动物类食品的生产量。”

气候变化:聚焦农业

即将于2021年生效的新版瑞士CO2法案(多语)外部链接,首次包括了农业的温室气体减排目标。

根据农民联合会的Thomas所说,农民们已经通过作物轮转外部链接来管理排放,摒弃通过覆盖土壤来锁住二氧化碳。除此之外,他们还可以通过瑞士二氧化碳排放补助计划,用折扣价购买固氮肥ENTEC 26外部链接之类的产品。

而一项由瑞士公司雀巢和联邦农业办公室资助的甲烷减排项目“Climate Friendly Milk”(多语)外部链接,则鼓励为雀巢供应牛奶的瑞士农民将奶牛的生命周期从一般的3个300天泌乳期提升到至少5个。雀巢发言人Marianna Fellmann说,这会将每公斤牛奶的温室气体排放量降低5%,如果所有瑞士的奶牛饲养者都参与,那么每年将可减少大约15万吨的二氧化碳。

她说:“这相当于[新]农业减排目标的15%。”

信息框结尾


(翻译:樊桦)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