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疫情和社会 疫情挡不住爱情

Un homme regarde son téléphone en rêvant à des femmes

网络解决了禁闭政策和谈情说爱之间的矛盾。

(swissinfo.ch)

一对在网上结婚的夫妇,两位见不着面的恋人,还有泡在约会网站里消磨时光的单身男女。新冠病毒压力之下,不得不保持的社交距离令情侣和寻爱者们开始寻找不同以往的爱情之路。

病毒只能迫使我们保持物理距离,但爱和渴望并不会消失。在疫情严峻之时,爱的表达方式变了。这里,我们就为你讲述病毒阴影下爱的故事。

远程婚礼

沃州的一位女教师Samantha说:“我们必须要有创造力。” 当笔者在婚礼的前一天通过电话联系到这位年轻新娘时,她正在与未婚夫Hugo一起敲定婚礼的最后细节。然而,同往常的新人相比,他们最大的担心有些与众不同。“我们最怕互联网出现问题。” 新冠疫情迫使他们不得不通过视频会议举行婚礼,结婚地点就是他们位于沃州小村Savigny的自家花园。

院子里,一对新人Samantha和Hugo Milo在证婚人的见证下举行婚礼。证婚人之间保持着规范的社交距离。

(ldd)

3月16日,瑞士政府宣布了半封闭的防疫部署,以阻止疫情蔓延。Samantha和Hugo很快得知,他们原定于3月27日举行的婚礼无法按原计划举行。这一消息无疑令人失望。“因为我的预产期在7月底,所以我们希望在孩子出生前结婚,以正式确认我们的结合,也让我们的家庭获得法律的保护。”Samantha说。

疫情期间,有三类人可以获许结婚:将不久于人世的人、高风险人群,以及8月前将成为父母的准夫妇。“我们属于后一类,这是三种例外中,唯一令人喜悦的情况。” Samantha说。沃州民政处专门设立了一个网上结婚平台。

Samantha和Hugo于是决定转向远程婚礼,并将婚礼方案调整到“数码版本”。婚礼步骤和政府建议的“保持社交距离”的防疫措施毫无冲突。Samantha说:“我们绝对不可能因为自己结婚而把他人置于危险之中。” 参加婚礼的客人会收到邀请,请柬中包含了视频会议的链接和一根巧克力棒。

“我们绝对不可能因为自己结婚而把他人置于危险之中。”

Samantha,新娘

引言结束

然而,由于法律上的规定,远程婚礼并不能这么简单:证婚人和新人的父母必须现场出席婚礼,并在结婚文件上签字。Samantha说:“我们在花园里摆了三张桌子,每张之间都有两米的距离,一张我们自己用,一张给我的父母,另一张给Hugo的父母。”

通过Zoom软件,联网受邀的28位客人,以便他们通过家中电脑屏幕参加远程婚礼,这一技术挑战之大可以想见。为了排除技术问题,新婚夫妇想了个办法:“我们创建了一个WhatsApp群,以便有技术问题的人能够互相帮助。”

4月15日下午4点,新娘和新郎必须登录到民政处的结婚平台。“我们将有10分钟的时间完成民事婚礼程序。希望有足够时间宣读完我们的誓言。”Samantha说。官方仪式结束后,没有拥抱、握手或聚餐。这对新人说:“我们会与客人继续连线,一起吃巧克力棒,我父亲负责拍照,之后大家才会离线。”

在大喜日子过后的第二天,笔者通过视频通话再次与这对新人连线。他们高兴地说:“尽管情况特殊,我们仍然经历了想象中魔幻般的婚姻,而且我们婚礼的形式是如此地前所未有、与众不同!”婚礼上,屏幕里的客人们有的穿上隆重的服装,有的为了打趣,在居家服外面套上件西装。Hugo笑着说:“通过屏幕,一样可以传递情感。”

但无论如何,歌颂爱情的典礼上还是缺少了一面:那就是肢体的接触。 “这一点,我们将在疫情过后补上。而且,我们通过屏幕向家人和朋友投去了由衷的飞吻。”新婚夫妇说。

Laetitia、Amélie和Elie-新人的朋友一家通过屏幕见证了婚礼。

(ldd)

被病毒隔绝的伴侣

“我们各自住的地方相距不过20分钟车程,但我们就是不能见面。” 自从瑞士开始实行半封闭式防疫以来,26岁的Francesca *和她34岁的男朋友Leo *就处于这样的状态。

Francesca在日内瓦生活学习,Leo则是伯尔尼的工程师。因为大学停课,同时大多数公司开始远程办公,两人便回到了提契诺州各自的父母家,提契诺州是瑞士疫情最严重的地区。

Francesca说:“Leo与属于高危人群的母亲同住,而我和我哥哥现在都住父母家。我哥哥在洛迦诺医院工作,护理新冠患者。”这种情况下,为了不增加感染风险,这对恋人不可能再约会见面。“对我们来说,这是很自然的事情,甚至都用不着讨论。”Francesca说到。

从地理位置上看,两人之间的距离比平时更近了,但从物理距离上讲,他俩从未分离这么长时间。Francesca说:“我发现,和以前因为离得远而见不到面相比,现在这种情况更难。”

“我们各自住的地方相距不过20分钟车程,但我们就是不能见面。”
Francesca*

引言结束

尽管见不到面,两位情侣还是找到了谈情说爱的办法。一个多月来,他们通过视频见面以解相思。为了制造一切如常的气氛,他们甚至开始一起追剧,当然是各在各家。“我们先共享屏幕,然后用手机视频通话,这样我们就可以看见对方,一边看剧,一边评论。”

直到目前,这对恋人表现出了足够的耐心。Francesca坦言:“但不管怎样,我还是希望,在我们看完现在这部250集连续剧之前,我和Leo能够重聚。”

单身男女怎么办?

隔离期间,单身人士的日子尤其艰难。封闭措施和浪漫约会毫不“兼容”。36岁的Laurent在伯尔尼做大型活动承办工作,但是他住在法国疫情尤为严重的大东部地区。自疫情暴发以来,由于政府下了大型活动禁令,Laurent突然无事可做。

“我的目标不是找女朋友,而是通过聊天以解无聊。”

Ali*

引言结束

封闭在家又是单身,Laurent于是下载了Tinder和Happn两个约会应用程序。“主要是为了打发时间。”他说。他不会违反法国实行的严格禁令。“禁令开始至今,我只遇到一位有意思的对象,我一直在和她聊天。我们计划等疫情过去,一起做一次冒险之旅,但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有健康的身体。” 目前,两人满足于视频交流。

弗里堡州的护士Ali *也是Tinder的一位用户,他说:“我的目标不是找女朋友,而是通过聊天以解无聊。”新冠病毒的阴影之下,仍有几名女性向他提出见面的愿望。“人们还是不习惯把自己关在家里。他们缺少情感慰籍,宁愿冒险,也要给自己找点儿乐子。” 但于他而言,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尤其因为他和病毒感染者有接触。

“有耐心者事竟成”:交友网站Tinder发布这样的广告,以号召用户暂时不要约会见面。

(Tinder)

“我觉得这阵子收到的邀请比平时多得多,”32岁的伯尔尼女士Raphaele *一直在使用交友网站Parship。她讲到,由于不能见面,网站用户们则会花更多时间进行在线交谈。在这种情况下,Raphaèle更愿意暂时放弃使用该平台。

通话多,行动少-这也是约会网站统计数据显示出的趋势。虽然Tinder网站没有专门的瑞士数据,不过自3月初以来,该网站全世界的用户对话量增加了25%。在3月29日周日-许多国家执行防疫禁令的这一天,该网站更是创下了纪录:一天之内,30亿份个人资料被用户浏览。这实为前所未有。

这类交友平台的首要使命是扮演丘比特的角色,为人们找到现实生活中的灵魂伴侣。不过现在,这些网站必须呼吁交友者们推迟见面,而更多地进行网上交流。用户们看来还比较能适应这种情况。Happn网站就用户疫情期间的使用习惯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54%的用户打算通过FaceTime这类网上平台实现初次约会。

可见,新冠病毒可以为约会设置障碍,但无法阻挡寻爱的脚步。

*此处为化名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外部内容

数字化技术彻底改变瑞士山村生活

数字化技术彻底改变瑞士山村生活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