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的女性艺术 你应该知道的5位瑞士女艺术家

Eva Aeppli1955年创作的炭笔画《Nyon》

Eva Aeppli1955年创作的炭笔画《Nyon》

(Eva Aeppli, Foto: SIK-ISEA, Zürich)

2019年,瑞士多地将举行一系列女艺术家作品展,目的在于把公众的关注吸引到女性艺术家身上。这可谓是当务之急:19、20世纪的众多女艺术家早已被世人所淡忘,在瑞士也不例外。通过这一系列报道,我们向你介绍那些值得被再次发现或者直到死后才华才被发掘的女艺术家们。


Eva Aeppli (1925–2015)

2006年,Eva Aeppli在巴塞尔汤格利美术馆(Museum Tinguely),她身后是其名为《十大行星》的作品。

(Keystone / Georgios Kefalas)

从20世纪50年代起,Eva Aeppli开始创作自己个性浓烈的作品。出生于瑞士阿尔高州Zofingen的Aeppli在巴塞尔长大成人。1951年,和第二任丈夫-瑞士鼎鼎有名的艺术家让·汤格利(Jean Tinguely)-一道,Aeppli首次前往巴黎。就这样,她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定居在了法国,最终于2015年在法国离世。

Aeppli的艺术作品形式多样,但鲜明的性格贯穿始终。无论是偶人、编织物,还是富有张力的绘画,以及惯用的深色系 – 她的艺术品一直在表现人类贫瘠、禁欲的状态。

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Aeppli创作外部链接了一系列表现头骨、面孔,甚至是尸体的大幅绘画。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现实:集中营的残暴和百姓的苦难对这位女艺术家笔下的人类构象产生了巨大影响。

一些评论家把Aeppli的艺术误读为悲观和黑暗的反映。她富有表现力的作品也并不应和当时的艺术风潮。波普艺术、新现实主义才是那个年代艺术届的宠儿。

不管怎样,Eva Aepplis的艺术始终传达着自己的道德信号。上世纪80年代以来,她的作品得到了公众的接受及认可。


Clara von Rappard (1857年 – 1912年)

《孩子房》,Clara von Rappard创作的、无日期记载的布面油画。

《孩子房》,Clara von Rappard创作的、无日期记载的布面油画。

(Bundesamt für Kultur, Bern)

自画像,布面油画,1894年

(Kunstmuseum Bern)

Clara von Rappard(多语)外部链接是瑞士19世纪末最有影响力的女性艺术家。她在伯尔尼州的Wabern和因特拉肯长大成人,从师于众多知名画家,研习素描及油画技艺。对于那个时期的女性来说,这绝非寻常之举。Clara von Rappard最受人青睐、展出次数最多的作品当数其木炭素描和色粉肖像-19世纪90年代,曾在柏林及巴黎展出。

当年,评论家非常赞许她的才情。除了肖像画,Clara von Rappard还创作了不少风景和壁画作品,素描和图案画也是她的专长。其印象派风景画从同时期的其他作品中脱颖而出:画中伯尔尼高原地区的山脉有的被浓雾萦绕,有的被白雪覆盖,光影效果精彩且富于变化。

直到20世纪20年代,Clara von Rappard赢得了广泛关注。但之后便完全被公众所遗忘。直到1999年,她的作品才得以再次展出。2012年,因特拉肯美术馆(Kunsthaus Interlaken)为纪念她逝世100周年举办专场展览。


Binia Bill (1904年–1988年)

Binia Bill画的静物,《无题》

Binia Bill画的静物,《无题》,日期不详。

(max, binia + jakob bill stiftung)

这张照片摄于20实际60年代,那时的Binia Bill亦不再从事艺术创作。

(Max Bill, max, binia + jakob bill stiftung)

1904年,Binia Bill(德)外部链接外部链接出生于苏黎世。这位女摄影师曾在巴黎学习大提琴演奏,而后迁居柏林,在那里的Itten学校研习摄影。回到瑞士后,她曾出任多家刊物的自由摄影师。1931年,她同建筑师、艺术家Max Bill结为连理,后者的艺术作品对她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这位女艺术家的摄影代表作以旅行、她与现代主义先锋艺术家朋友的交往,以及后期的私人生活为主要素材。而Binia Bill的静物画则多以肖像和花卉题材为主,视觉语言独特,颇具20世纪30年代的气质。

尽管Binia Bill举办过摄影展,其作品也获得了一些艺术奖项,但是这位女性一直活在丈夫的阴影下。自从儿子Jakob出生后,她便放弃了创作,在家操持家务。2004年,阿尔高州美术馆为她举办了个人作品展览后,Binia Bill才终于获得了应有的关注。


Marcello (1836年–1897年)

Marcello在19世纪80年代创作的铜像'La Phyte'。

Marcello在19世纪80年代创作的铜像"La Phyte"。

(Musée d’art et d’histoire Fribourg)

L. Dumonz的铜版画"Marcello",创作于1864年4月。 

(The Picture Art Collection)

Adèle d'Affry出身贵族家庭,在弗里堡和尼斯度过青春时光。17岁时,她就被雕塑艺术所吸引,并前往罗马,从师于瑞士雕塑家Heinrich Maximilian Imhof。1856年,她与Castiglione Aldovrandi的公爵Carlo Colonna结婚,新郎不幸于当年去世。

Adèle d'Affry(多语)外部链接外部链接一生挣扎在艺术生涯和女性角色的矛盾中。年轻丧偶的她选择拒绝第二次婚姻,并决定以男名Marcello的名义闯荡雕塑艺术的世界。两年后,她定居巴黎,后成为享有极高声誉的雕塑家。1867年,她的作品在巴黎世界博览会上展出。慕尼黑和维也纳也分别于1869年和1873年展出了她的作品。

1879年,年仅43岁的Adèle d’Affry因肺结核在意大利去世。但她给世界留下了无数的雕塑、文字和图画艺术作品。



Anny Meisser Vonzun (1910年–1990年)

Anny Meisser Vonzun作品

Anny Meisser Vonzun作品:Ebbe (布列塔尼),1975年,丙烯风景画。

(Stiftung Leonard Meisser und Anny Vonzun, Bündner Kunstmuseum Chur)

女画家Anny Meisser Vonzun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丈夫-画家Leonhard Meissner-的影子下度过。她在瑞士圣莫里茨长大,并在巴塞尔和苏黎世的艺术学校求学。1937年,她的作品在库尔首次获得展出机会。

Anny Vonzun和Leonhard Meisser在他们位于库尔Prasserieweg的家中。

(zvg)

Anny Meisser Vonzun专攻静物和儿童肖像,终生以人物画为创作主题,作品题材极少涉及家乡壮观的山景。倒不是因为她画不出上恩嘎丁著名景观的气魄,而是因为这不是当时人们眼中的女性创作题材。除此之外,她也想把这个领域留给自己的丈夫去施展才华。

人物画在20世纪下半叶开始在艺术界失宠,并逐渐被新兴风格所取代。而Anny Meisser Vonzun也随之被人们所遗忘。2010年,一本专著出版,以纪念这位女艺术家诞辰100岁周年。

女中豪杰 瑞士女艺术家:生在150年前,如今依然现代

作为19世纪末的女性艺术家,Martha Stettler可谓披荆斩棘闯出了一条事业之路。尽管她才华横溢,又拥有家人的全力支持,但是她必须不懈奋争才得以在艺术史上留名。目前,伯尔尼美术馆正在举办Martha Stettler作品回顾展。一起去重温艺术家的故事和才华。 ...


我们通过全面的数据分析,对瑞士博物馆中女性艺术家的可见度进行了详尽调查。我们已于6月7日公布调查结果。如果您希望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报告数据,请在下方注册。

信息框结尾


数据调查 瑞士博物馆忽视女性艺术家

与女性相比,瑞士的艺术博物馆更倾向于展出男性艺术家的作品。根据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和瑞士法语广播电视台的统计,在2008年至2018年间,在博物馆举办展览的女性艺术家的比例只占26%。

标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