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共享经济与公投 优步作为出租车?且看瑞士民意如何

手机Uber APP

在火车站前打开Uber APP,可以方便叫车。

(©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美国公司优步(Uber)以电商平台形式在瑞士开始了共享经济模式,新商业型态创造的新经济,从一开始就让人眼睛一亮,也得到以商业自由化为标竿的政党支持。然而,谁获利、谁又该负起对消费者的责任、打破传统雇佣关系等问题,近年引起瑞士社会关心。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新商业模式带给社会的挑战

自六年前起,Uber开始风行于苏黎世,日内瓦、巴塞尔和洛桑接连跟进。使用Uber服务的消费者在Uber-APP上,清楚可见附近有哪些司机,随叫随到、价格低于一般出租车,也无须额外支付小费的服务模式,受到了消费者的青睐。

Uber在瑞士兴起的故事与世界其他国家的版本一样,填补了区域性消费者的需求,也为当地出租车业带来极大的挑战。在低价竞争之外,当地警察接到的报案增加,劳工工会也接连收到投诉案件,新的商业模式尚没有明确法规可循,雇佣关系与理赔等等问题也逐渐浮现出瑞士社会。

2019年起,Uber更是在瑞士开始了送餐服务,在平台扩张与获利的同时,民众与立法机关也开始质疑,Uber在瑞士是否还能以网路平台的方式营运,谁该担负起面对消费者与劳工的责任。

瑞士社会亟法律规范

Uber提供运输移动作为服务,然载运乘客属于瑞士出租车管理法(Taxigesetz)的范畴。但苏黎世州2017年即接到538件民众的相关报案,以无照驾驶为多,但当时并无法可依。面对Uber进入瑞士后的各项法律层面的挑战,也凸显了各行政区各自面对新商业模式的处理困境。

移动中的车辆与劳动人口,跨区后到底该受哪一个行政区的地方法律约束,令瑞士政府机关伤透脑筋。瑞士行政区自主的特性,在执法上却出现各区不一的情况。以苏黎世为例,Uber不具雇主责任,加入平台的司机也无须持有出租车司机的证书。相比之下,一般出租车公司雇用有照司机,也必须提供受雇司机各项社会福利与保险,实有不公平之处。重视法律规范的瑞士社会亟欲追上法律条文与新商业模式间的落差。

面对国家电视台的街头采访(德)外部链接,就有持牌照的出租车司机表示:“若加入Uber就能在瑞士以开出租车为业,那么失业的人都来加入Uber就行了,这对有照的司机来说非常不公平。”

Uber司机属于自由职业,车身也无任何执业标示,与一般小轿车无异。此外,在受理报案案件时,警方也无权使用Uber司机接客所用的Uber-APP来查验工作。这些行政执法上的难处,更使得呼吁苏黎世州制定新法管制Uber的声量提高。将Uber这类新兴载运服务列为礼车服务管理范畴(Limousinen),也因此成为今年2月9日苏黎世州公投的一大主题。

Uber面对瑞士各州行政独立的劳资案例

听来像是乌托邦才有的“共享经济”,在现实的操作中已经显现”获利并不共享”的事实,在道德与法律两个层面都引来非议。尤其主张共享经济的组织,在收取派遣工作的商业获益时,但没有同时肩负雇主责任,反倒成为非法工作的漏洞,这是苏黎世支持立法派的强烈主张。

消费者的价格考量与司机的工作保障权,成了Uber在瑞士存在与否争议的两极。2015年3月日内瓦州禁止Uber在该州执行其运输服务业务,瑞士联邦法院也同意此一临时禁令。这几年来Uber持续提出上诉,2019年11月日内瓦州再次明确规定Uber必须履行雇主合约,若不能以公司名义雇用合作的司机,则将被停业。

当时Uber也扬言离开日内瓦,但这被日内瓦出租车业主视为工作权保障的胜利。位于美国加州的Uber总部最后决议,将支付为Uber工作的日内瓦司机的社会保险与意外保险(AHV/IV)。

瑞士中央劳工意外险主管单位SUVA(德)外部链接明定,在受理与Uber合作司机的意外事件时,Uber在此类案件中须负起雇主的责任。在洛桑州Uber也曾与一名合作司机闹上法庭,最后法院判决Uber必须赔偿该司机18’000法郎。

日内瓦Uber司机的心声

在官商激烈争论中,工会与左派政党力争更好的工作条件时,日内瓦近500名Uber司机也曾发起过一个连名请愿(德)外部链接,这些司机争取属于自由工作者的身份。他们大声疾呼:要是Uber关门,我们就失业了。

只是,在提交连署书后,日内瓦行政机关给予的回覆仍是:Uber司机并非自由职业者。

苏黎世以公投决定司机的未来

2020年2月9日的苏黎世州公投,排在第一议案的人员运输管理业法律修正案(PTLG),实为将公投做为行政与立法冲突的解决方案。

苏黎世州议会在2019年三月时,将Uber一类的新经济类型列入出租车与礼车服务管理范畴内,受法律管理。但行政部门认为,在法条约束下将会遏制新型行业的创新发展,无益于刺激商业创新。行政与立法无法达成协议,于是诉诸民意,以公投结果来决定。

此次公投提出议案的团体也强调,法条应该强制规定Uber这类平台的司机应接受训练并取得营业执照。人员运输并非货物运输,应更重视公路交通安全等相关规定。此类平台同时也具有雇主责任,自当不在话下。

司机不只是司机,在人员运输议题背后,更必须重视职业背后的法律道德责任。这也是支持修法方提出的观点。

议题背后的立场与讨论

Uber议题所凸显的是瑞士社会面对社会发展时,长期以来的二元讨论,一是:新兴行业受法令束缚而无法创新;另一观点是在法律框架下应一视同仁负担所有企业责任。在瑞士的多党政治里,不同主张的政党为不同诉求的选民而服务,各党也发声凸显立场,争取选民支持。

在新苏黎世报NZZ的一篇选情报导中(德)外部链接,倾向开放市场机制的自由民主党FDP主席Hans-Jakob Boesch表示:“在一次火车班次临时被取消时,我因为这项服务才赶上了一个重要的邀约。”自由绿党GLP的议员Cristina Wyss-Cortellini也支持:“Uber这样的叫车模式用手指就能轻易操作。”这两位政治人物的发言,都是表态支持苏黎士州政府行政部门不修法的立场。

自由民主党党主席近一步补充:“外州的出租车司机没有在苏黎世州登记,也能参与市场竞争,他们将会更有优势。”该党对此公投的基本立场为市场竞争日趋激烈是常态,更好服务品质供应者将会胜出。

年轻选民也认为,Uber叫车服务让喜欢夜生活的人有更多乘车的选择,移动更加自由。支持此论点的民众认为Uber是世界潮流的一部分,瑞士也应该跟上。

瑞士人民党SVP原支持修法将安全与管理视为第一要务,然而在日前也改变了对此议题的立场,转为支持自由市场经济的论点。

直接民主深入市民生活实际面

苏黎世是瑞士最大城,交通运输载量为全国第一,也是Uber进入瑞士的第一个据点。日内瓦禁令对苏黎世州会产生多少影响,在公投结果之前,尚未有定论。

直接民主的成熟需要时间与议题,相互提升人民的参与度。瑞士的区域性公投主题相当多元,从社会住宅预算审理,到解决立法与行政冲突,各式题目都需要公民自主关心。生活处处是政治,想改变处境,在瑞士直接民主就是人民的利器。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