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国际民主日 面对权威化,民主还有救吗?

In der Türkei wird eine kurdische Politikerin von vier Polizisten verhaftet

在土耳其已是司空见惯:逮捕亲库尔德政党人士。图片:人民民主党共同主席 Sebahat Tuncel于2016年11月4日在迪亚巴克尔被捕。

(Reuters/Sertac Kayar)

915国际民主日(多语)外部链接,瑞士政治学家Claude Longchamp发现,目前世界上出现了威权化趋势,它虽然不会直接导致独裁专政,但是却瓦解了民主制度的柱石。

本文属于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外部链接#DearDemocracy。这一特刊是瑞士资讯讨论直接民主,广开言路的平台。文章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立场。

信息框结尾

“民主化”是一个广为人知的概念,它是指国家政体朝着民主的方向发展。它给出了两项承诺:更多的自由和更加富足。

就在不久之前,“民主化”的反义词“威权化”还鲜为人知,但是在“民主多样性”(英)外部链接的年度报告《所有人的民主?》(英)外部链接中,它却成了核心概念。这项史上规模最大的对比世界各地民主状况的研究项目,一共采访了全球3200名民主专家。

威权化趋势抬头表现在,2017年,在调查的178个国家中,有24个国家出现了民主程度下降的情况,与民主程度上升的国家的数字相同。

民主的潮涨潮落

苏联解体掀起了一股民主化浪潮。独联体国家纷纷转向自由民主制度,实行市场经济和政治上的多党制。

这一转变虽然带来了更多的民主,但是在许多国家并未实现经济腾飞。未来究竟向何处去?面对未来,悲观主义取代了乐观主义,占了上风。于是,人们寄希望于铁腕人物。

如果以人口数来计算,2016年以来民主程度下降国家的人口数第二次超过了民主程度上升国家的人口数,而且两者之间的差距十分明显。请参照下面1970年以来的民主发展图表。

Zwei Grafiken über die Demokratie-Entwicklung seit 1970

左图:民主程度下降国家的数字(红色)。民主程度上升国家的数字:断裂线(灰色)。

​​​​​​​右图:民主程度下降国家的人口数在世界人口中所占的比例(红色)。民主程度上升国家的人口数在世界人口中所占的比例:断裂线(灰色)。

(zvg)

无法解释

威权制政府以限制自由、新闻审查以及恐吓反对派为特点。

威权化意味着民主原则和权威政府首脑之间的结合。

“民主多样性”的年度报告附带了具体信息。2017年,言论自由权受到了最严重的威胁。在许多国家,自由集会的权利也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另外,受访者认为,学术自由也受到了威胁。

简介“民主多样性”

名称:民主多样性

规模:近年来国际上规模最大的政治学研究项目之一。

目标:准确测定各种民主形式。

工作人员:3000名学者。领导人员:20名教授。

测定工具:400个指标(200 个客观指标,200个主观指标 ,后者在评估中占5倍的比重。)

测定:全球200个国家120年间的民主质量。

出版物:瑞典Göteborg大学撰写的年度报告,另外还有一个全球公共免费数据库,包括互联网上的1500万个数据。。

目标人群:政治界、经济界、公民社会以及政治学、社会学和历史学等学科。

(来源: David Altman, 多样民主项目联合负责人)

信息框结尾

与此同时,威权统治者还限制法治国家原则,比如司法的独立性和遵守国际法等,这两点都是民主制度敏感的核心组成部分。

选举有所改善,但是没有带来民主

年报作者对选举的情况较为乐观。在国际培训计划和国际监督组的支持下,选举更为正规。选举中的主要问题是新闻自由,上面不是压制新闻报道,就是操纵民意。

目前相当普遍而且常被引用的现象是,即使是无懈可击的选举也无法保证民主制度的建立。因此,必须要把选举放到一个包括保障公民合法权利和政府监督的框架中去。

然而,这正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在最坏的情况下,会出现具有民主合法性的威权制度或者是拥有威权统治者的民主制度。

从自由民主到绝对专制

专家们对178个国家进行了统一评估,并把它们划分为四个级别:

● 完全民主制:包括选举权、充分的自由权利、受保障的平等权利、公民的踊跃参与和良好运行的公民社会等要素的自由民主制度。共有39个国家占世界人口14%的居民归于此类。

● 选举型民主制: 拥有正规的选举,但是自由民主制度的其他特征受到了限制。共有56个国家的占世界人口38%的居民归于此类。

● 选举型威权制: 也进行选举,但是选举的主要目的是,为一个在整体上不自由、不平等的社会提供执政合法性。共有56个国家的占世界人口23%的居民归于此类。

● 封闭型威权制: 也进行选举,但是选举只具有作秀的特点。既没有受到保障的自由权,也没有例如两党制和独立媒体这样的民主机制。共有27个国家的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居民归于此类。

如果简单地把国家划分为民主与威权两种制度,那么在去年,一共有95个国家具备民主的特征。2017年,有近一半的世界人口生活在或多或少具有民主特征的国家里。

欧洲的情况

在欧洲,封闭型威权制虽然已经成为过去时,但是,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塞尔维亚、科索沃和黑山还处于选举型威权制。处在这一级别的还有横跨欧亚两大陆的土耳其。10年前,土耳其、乌克兰和塞尔维亚还属于选举型民主制。这一转变显示了威权化的抬头。

今天,欧洲实行选举型民主制的国家有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摩尔多瓦、马其顿、克罗地亚、乌克兰、斯洛文尼亚、波兰和立陶宛。在10年对比中,民主程度下降的国家有匈牙利、斯洛文尼亚、波兰和立陶宛。在这些国家中,自由民主制度受到了很大程度的侵蚀。

阿尔巴尼亚在民主化进程中取得了最大的进步。2017年,该国首次晋升为完全民主制国家。

威权化往往在不经意间悄然而至,比如在塞尔维亚和匈牙利。

虽有瑕疵,瑞士民主仍是榜样

在国际民主对比年报中,瑞士取得了优异的成绩。瑞士的民主程度名列第四,仅次于挪威、瑞典和爱沙尼亚。

民主多样化的研究表明,公民参与是瑞士的决对优势。在这方面,瑞士在全球名列榜首,这自然包括直接民主制。另外,参与地区和社区的政治生活以及参与公民社会也为瑞士增分不少。

总体来说,瑞士遥遥领先于名列第五的乌拉圭的主要原因是直接民主制。让瑞士丢分的是地区自治。因为人手不足,地区自治已经无法正常运作。瑞士在地区自治一项中丢分很多,排名明显靠后,仅列第21位。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也是瑞士民主的软肋。在该项目的全球排名中,瑞士仅仅名列第八。主要原因是,对外国人的保护不够。在这方面,卢森堡和挪威堪称全球榜样。

在瑞士,卫星城和乡村变得暮气沉沉,这已经成为时代特点。对此,#亲爱的民主系列曾发表了系列报道(德)外部链接。积极参与民主生活的青年后备力量越来越少,这是埋在瑞士社会里的一枚炸弹。


(翻译:阎寒),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