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国际民主 瑞士民主在地球另一端的部分再现

Tim Wilson macht im australischen Parlament seinem Lebenspartner einen Heiratsantrag.

历史性场景:议员蒂姆·威尔逊(Tim Wilson)在澳大利亚议会上向他的生活伴侣求婚。后者坐在听众席上答应说“好的”。

(Getty Images)

经过多年争论,澳大利亚议会刚刚通过同性婚姻法案。澳大利亚选民40年来在该议题的全民投票中首次表示赞成,为议会的顺利通过做了准备。这唤醒了该国进一步改革的兴致。在过去,恰恰是瑞士“出口”到澳大利亚的民主,导致了那些全民公投的失败。

本文是#DearDemocracy的一部分,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外部链接特刊。

信息框结尾

澳大利亚首都领地(ACT)的氛围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么好了。ACT是1911年在澳大利亚贫瘠的腹地,在新南威尔士州(NSW)中的一块“飞地”上,依美国模式建立的。

1913年,首都堪培拉建立在方圆23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拥有近2500万居民的联邦政府在这里。议会两院也在这里。

就在这里,议会两院中较大的众议院,最近出现了这样的历史性场景。众议院的焦点,也就是在讲台上的蒂姆·威尔逊。这个自由党的执政党议员并未直接谈及议程上的同性婚姻问题。

最政治性的求婚

然而,他却身体力行地向听众席问道:“瑞恩·帕特里克·博尔格(Ryan Patrick Bolger), 你愿意嫁给我吗?”威尔逊的生活伴侣坐在那里。后者立刻说“好的”,并且接受了有史以来可能“最具政治性”的求婚。

“亲爱的国民,谢谢这个美好的圣诞礼物”,反对党、工人党一位议员这样评论。她指的就是,最近澳大利亚选民针对同性婚姻的全民投票(英)外部链接

80%的选民参与了这次以邮寄方式进行的咨询性投票。61.6%明确表示支持“与时俱进”。

在过去的几年里,各党派的代表一再试图使澳大利亚的婚姻更为现代化。一次又一次,这些尝试都未能跨过澳大利亚的“民主之栏”。政府系统是一个有趣、但同时又复杂的实体。

民主集团

“来自美国、英国和瑞士的启发非常重要”,在堪培拉的著名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任教的政治学家罗恩·利维(Ron Levy)说。利维还参加了12月初在堪培拉由瑞士大使馆参与组织的“澳大利亚和瑞士的直接民主”(英)外部链接活动。

澳大利亚的创始人1891年聚集在悉尼召开宪法会议,他们受美国的启发,在议会设置两院。此外,实行英国西敏模式的议会制度。其中,英国女王是国家元首,是人民的最高统治者。

而第三个重要启发则来自瑞士:即宪法修改的强制性全民公投。澳大利亚完全照搬了瑞士的这一模式。因此宪法修改只有在逾半数的公民和州都赞成的情况下才能实现,即双重多数。

用心传播

但是这个“选民与州双重多数”是怎么从瑞士来到全球的另一端的呢?这归功于亨利·A·塔尔登(Henry A. Tardent)。在伯尔尼的瑞士联邦秘书处的政治权利部门担任了多年负责人的汉斯-乌尔斯·威利(Hans-Urs Wili )追根溯源发现了这一点。

塔尔登于19世纪80年代移居澳大利亚。正好去的是前英国殖民地的昆士兰州。威利寻觅塔尔登在瑞士的足迹。这促使他去了塔尔登的出生地,瑞士西部的一个叫Ormont-Dessous的村落。

瑞士移民的历史充满了令人兴奋与冒险的故事。但威利从塔尔登那挖掘到的东西是独一无二的。塔尔登在新世界刚开始时是不起眼的,他起初是一个农民。在他成为昆士兰州工人党的党魁之前,是一名语言教师。

现在则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悉尼的宪法会议请求他翻译和解释瑞士的《联邦宪法》。

很明显地,塔尔登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因为澳大利亚的宪政之父接受了宪法修改时的强制性全民公投。

不仅如此,他们还接受了作为各州、大小州之间的平衡机制的多数州原则。

除塔尔登之外,还有第二个瑞士人扮演了重要角色:海因里希·斯彭德林(Heinrich Spoendlin)。他和塔尔登对自己的家乡极力赞美,澳大利亚人毫无保留地“复制”了瑞士的规则。斯彭德林不是一般人,他是瑞士改革家赫尔德里奇·兹维利(Huldrych Zwingli)的直系后裔。

“缓冲器”

自国家成立以来,澳大利亚人在44次宪法修改的全民公投中必须进行投票。注意:是必须,因为澳大利亚人有投票义务。任何在投票日无理由不去投票的,将被罚款约40澳元(约合30瑞士法郎)。

然而,这个世界上第六大国家的宪法现代化正处于非常困难的时期:在44次全民公投中只有8次达到了必要的双重多数(见专栏)。

澳大利亚历史上历次成功的修宪实例

自1901年以来,在针对若干次宪法修订的全民公投中,澳大利亚人仅有八次以相对多数的优势赞成修宪:

1906年:改革选举制度;


1910年:联邦制下各州之间财政平衡;


1928年:债务刹车法;


1946年:社会保险事宜纳入联邦政府职权范畴;


1967年:消除对原住民的歧视;


1977年:议会补选制;


1977年: ”领地“公民参与全民公决的权利(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所在地,即首都领地/首府堪培拉);


1977年:废除法官终身制。

(来源: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Australische Wahlkommission外部链接)

信息框结尾

关于同性恋婚姻的提案不是要改变宪法,而是要改革法律。 政治学家罗恩·列维(Ron Levy)指出:“澳大利亚首相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决定在新的婚姻法上进行全民投票(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用的是Plebiszite一词,而非宪法中的全民公投Referendum,两者是有区别的),因为过去40年来所有提交的相关议案都没有通过。”

列维介绍,这次的全民投票只有咨询性质,因此不具约束力。列维说:“但是,全民投票是摆脱政府政治僵局的一个可能途径”。在同性婚姻这个问题上,总理的政治计划已经实现。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自由党和保守派的资产阶级执政联盟在过去几年一直阻止同性婚姻的引入。列维说:“全民投票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

改革的春天的希望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和公法部副主任萨拉·荷斯科特(Sarah Heathcote)说:“我们希望现在可以利用这一势头,进行更多的改革。”

荷斯科特也参加了在堪培拉的活动,他特别希望宪法能承认原住民,即澳大利亚的土著居民。在1770年第一位欧洲人到来之前,大约有五十万居民属于土著居民,他们很早就居住在这个第五大陆上。

对此,大多数澳大利亚人和州应该予以投票支持。

两百多年来,白人移民对当地土著居民进行无情的迫害和边缘化。直到2008年,澳大利亚政府才正式道歉。

然而,鉴于宪法修改所要求的“选民与州多数原则”,迄今为止,各政党尚未成功地找到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共识,以解决原住民早就应该得到的宪法承认。

保留伊丽莎白二世女王

另一个遗憾可以追溯到1999年共和制替代君主制的失败。这次提案恰恰正是碍于瑞士出口的民主,因澳大利亚的多数州未通过而失败(英)。外部链接

而在此前的民意调查中,绝大多数的选民和议员都表示支持结束君主制。

列维表示:“现在,这个改革在以后几代的时间内都不会被列入在议程之上了。” 澳大利亚的最高统治者并不像瑞士那样是本国人民,而是居住在遥远的伦敦白金汉宫的英国女王。 这得到了“瑞士的”多数原则的仁慈的帮助。

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澳大利亚仍然具有至高地位。 她是否曾经为此感谢瑞士?这就不得而知了。


(翻译:朱家贤)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he citizens' meeting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