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数字媒体与民主 “假新闻的问题被过分夸大了”

Nick Lüthi beim Interview

“在数字媒体世界里,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媒体工作者Nick Lüthi说。

(Ester Unterfinger/swissinfo.ch)

作为最了解瑞士媒体状况的人之一,Nick Lüthi接受了瑞士资讯的采访。媒体数字化的进步在瑞士的民主体系中实现政治功能起着重要的作用。他还与啤酒市场进行了对比。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本文是亲爱的民主#DearDemocracy的一部分,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外部链接特刊。在这个特刊中,有一些外邀记者的撰稿,他们的言论并不代表瑞士资讯。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Nick Lüthi先生,瑞士媒体目前状况如何?

Nick Lüthi:人们可能会说:“不怎么样”;但如果仔细观察的话,还是会说:“还可以吧”。虽然近几年来,编辑部一再缩编,因为广告收入锐减;但与此同时,大型媒体集团为了加强数字化,做出了许多努力。一方面,编辑部为了更好地满足年轻的目标群体,增添了许多新内容;另一方面,也一直在努力,鼓励用户为网络内容而付费。

swissinfo.ch:瑞士媒体应不应该学习那些成功的国外理念呢?

最大的挑战在于,要为一个小的市场找到一个好的解决方案。

引言结束

N.L.:如果与模式和结构相关,那么瑞士理当向国际上的优秀案例学习,例如如何增强与读者的互动和如何组织流程等方面。但我们一定要顾及到市场的规模,因为适用于《纽约时报》的模式,不一定能成功地照搬到瑞士德语区,因为这里的媒体潜力最多也就是500万人。

最大的挑战在于,要为一个小的市场找到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案。

Nick Lüthi其人

45岁的Nick Lüthi是瑞士传媒的专业杂志《每周媒体》(Medienwoche)的负责人。他自1995年进入新闻业,在印刷、广播、网络等多家媒体工作过。Lüthi任教于卢塞恩记者培训学校和伯尔尼媒体及媒体管理高等专业学校。并就任网络瑞士媒体奖(德)外部链接评审团主席。

信息框结尾

swissinfo.ch:一些瑞士出版社,认为停印报纸、改由网络版刊发,是种不错的解决方式。这种趋势会对大众传媒的政治功效产生何种影响呢?

N.L.:一旦停印,就会令媒体丧失“存在感”。具体以《晨报》(Le Matin)为例吧。这曾是一份很受欢迎的报纸,在法语区的咖啡厅、餐厅里随处可见。但如今《晨报》已数码化,网络版可不能摆得到处都是。这就产生了区别,可能对某一代人,例如大于40岁的人就产生了影响,因为他们是通过这份报纸走向社会化的。

swissinfo.ch: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记者令报纸失去了重要性。因为报纸的空间有限,而网络空间无限。这会影响政治舆论的形成吗?

N.L.:报纸的封闭状态在持续被打破,这是一定的。然而也有迹象显示,网络媒体也同样有其局限性。读者必须学会如何看待和使用网络新闻。这既是家庭、学校和专业机构的任务,也是政治家和我们所有人的责任。有一点很明确:时代车轮不可能倒转,我们只能与时俱进,并尽力创造一个充满责任感的环境。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通过数字化媒体实现“政见的形成”。

swissinfo.ch:数码原住民宣称,重要信息总是会被人接收到,无论以何种途径。然而社交媒体越来越将记者所提供的内容,与未经证实的内容、小道消息和有意传播的假新闻混在一起。这会危及信息的民主化吗?

Nick Lüthi beim Interview

“忽然间高质量的世界新闻变得与那些断言和阴谋论一样受重视。”

(Ester Unterfinger/swissinfo.ch)

N.L.:所谓假新闻的问题,其实被高估了。这实际上是过于夸大了。无可争辩的是,确实有虚假消息,有人背后操纵故意放出来。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国总统选举时,马其顿的假新闻工厂试图将公民朝某个既定方向指引。但从对媒体角色理解上来看,这类阴谋在瑞士并不常见。

swissinfo.ch:这只是编辑部一方的态度,但读者总是会混淆信息来源的。

N.L.:是这样的。社交媒体平台的资料来源总是被人诟病,这也是它的难处之一。人们总认为脸书(Facebook)就是信息的发布者,而不去关注资料的原始来源。然后突然之间,具有高品质的世界新闻,与不知出处的断言和阴谋论就混在了一起,受到同样的重视。因此我们还要持续完善媒体的职能。瑞士已出现了相关建议。

swissinfo.ch:一个媒体要对其发布的所有内容负责。然而社交媒体只负责推送,不对内容负责。应该规定这些平台承担起更多的义务吗?

N.L.:最近几年的批评之声让社交平台有了这方面的意识。例如脸书就找了近40家合作组织,帮其甄别虚假新闻。近期有消息称,德国新闻社和集体调查(Correctiv,德)外部链接组织都将与之合作。但由此又掀起了另一场讨论:什么消息会被过滤掉?会不会有相应的政治倾向隐藏其后?

这是现实投射在数码媒体世界里的典型症候:第一眼看上去会觉得理性、有意义和可执行性,然后很快就会陷入下一个问题的泥沼。永远都没有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之道。

swissinfo.ch:社交媒体同时也拓宽了大众传媒的传播范围。那些总部位于国外的平台对瑞士媒体会造成什么影响呢?

许多瑞士的媒体机构已经陷入对大型平台的巨大依赖之中。

引言结束


Nick Lüthi认为,新媒体法大约将于2025年出台。

(Ester Unterfinger/swissinfo.ch)

N.L.:许多瑞士的媒体机构,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就已经陷入对大型网络平台的巨大依赖之中。显然,社交媒体自有其运行规则,不会顾及民主的功能和新闻的作用。脸书一直在调整推算公式,来决定信息流(Newsfeed)会显示何种内容。

那些过度依靠脸书的传播量而存活的媒体企业,就会很容易陷入到财务危机当中。即使是谷歌,在搜索引擎的操纵上也存在不透明的地方。 

swissinfo.ch:那么下一步会怎样?瑞士的啤酒市场在经历过大合并之后,迎来了具有创造性的小酿造厂用特色产品赢得固定客户的局面。在媒体行业中,目前还有许多小型和极小型企业,他们能够平行发展吗?

一个像“Republik”这样的起步企业,永远不能取代像《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这样的传统报纸。

引言结束

N.L.:这还是相当具有可比性的。目前新的东西很多,但大多是在利基市场,是为了满足粉丝的需求。一个像“Republik”这样的起步企业,永远不能取代像《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这样的传统报纸。

一个媒体体系的基本职能应该是陪伴人们的日常生活,告诉人们一些局部地区发生的事宜,鼓励公民参与政治等,这需要很多资源投入,不是那些“值得夸赞”的动议发起者所能做得到的。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