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民主中心 瑞士在这里研究民粹主义

Besucherinnen und Besucher einer Veranstaltung im Zentrum für Demokratie Aarau

并非学者的象牙塔:阿劳的民主中心定期邀请听众参加公开讨论。

(Zentrum für Demokratie Aarau / ZDA)

民主在世界范围内受阻。与此同时,独裁的民粹主义者却纷纷登上了政治舞台,引起了民粹主义研究的方兴未艾。在阿劳的民主中心,学者们研究民粹主义对民主制度的影响。

这篇文章是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外部链接#DearDemocracy的一部分。

信息框结尾

瑞士民主中心(Zentrum für Demokratie, ZDA) 是一家基础科学研究机构,它坐落在小城阿劳一处古老而宏伟的别墅里。来自不同学科的学者在这里研究当前瑞士、欧洲和整个世界的民主问题。 

中心主任Andreas Glaser向我们介绍中心的工作准则:“我们必须从一开始就把传统的基础研究与实际相结合。”

民主中心也研究那些引起公众争议而且学术难度较大的问题,比如电子投票和民粹主义。“作为法学家,我们不认同从唯物主义的角度来定义民粹主义的做法”,法学教授Andreas Glaser说,他与一名政治学家和一名教育学家共同领导民主中心。

Klassizistische Villa mit gelber Fassade - Sitz des Zentrums für Demokratie Aarau

阿劳市古典主义风格的别墅Blumenhalde:民主中心所在地。

(Zentrum für Demokratie Aarau / ZDA)

民主正面临压力测试

Freedom House和Economist Intelligence等机构进行的扎实而广泛的研究分析表明,盛行于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的强劲民主浪潮已经停止。更有甚者,民粹主义者最近在众多国家上台,他们称只有自己才“代表人民”,并公开质疑基本民权。

反民主力量的著名例子包括(联合)执政党和政客,比如意大利的联盟党(Lega)、奥地利的自由党(Freiheitspartei)、匈牙利总理维克托·欧尔班(Victor Orban)、波兰保守的民族主义政府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有趣的是,去年秋天入选德国议会的右翼民族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 AfD)竟提出了“依照瑞士模式,扩大直接民主”的纲领(德)。

民主中心的主要数据

民主中心共有45名工作人员,25个全职岗位。

中心每年的基本经费为230万瑞士法郎,分别来自阿尔高州、阿劳市、苏黎世大学和瑞士西北应用科技大学。

加上第三方资金,民主中心的年预算约为4百万瑞士法郎。

了解民主中心2018年-2021年的主要研究项目,请点击链接(德)外部链接

信息框结尾

民主中心新设立了研究重点(德),这就是欧洲民粹主义与直接民主的关系。Andreas Glaser称,初步的研究结果表明,扩大直接民主有助于防范民粹主义。“尽管激进组织和极端组织通过公民动议和全民公投获得了一席之地,但是与此同时,他们也被约束在民主制度中了”。

不同的框架条件

在民主中心,政治学家Tarik Abou-Chadie(德) 和法学家Nadja Braun Binder(德)负责协调新设立的重点研究项目。“我们研究直接民主的法律框架”,Braun Binder说,“通常它们在不同的国家会有很大的差异”。

例如由英国前首相戴维·卡梅隆倡议的英国脱欧公投(英)。因该公投仅具有咨询性质,因此就如何实施公投结果至今仍然争论不休。更有甚者,要求举行第二次公投(英)的呼声也日渐高涨。

Nadja Braun Binder拥有丰富的实践经验,直到2011年她一直担任瑞士联邦办公厅(多语)法律部的负责人,也就是说,她相当于瑞士民主的看护人。后来,她去德国完成了论文,并获得了在大学任教的资格。

随着民主研究在瑞士方兴未艾,她于2017年重返瑞士。民主研究的繁荣不仅体现在阿劳的民主中心,还可以在苏黎世大学、伯尔尼大学、巴塞尔大学、洛桑大学和日内瓦大学的政治学系管窥一二。

遗憾的是,一些机构视彼此为争取联邦资金的竞争对手,而不是合作伙伴。因此,瑞士学者之间的交流与沟通还不够。

直接民主孕育了讨论文化

然而,外国学者对此的观感却全然不同。年初,在Nadja Braun Binder组织的“民粹主义”学术会议上,国际学者这样赞扬瑞士同行:“因为定期参与直接民主的决策程序,所以你们特别习惯于讨论,而不是争吵”,一位奥地利学者说。

民主中心本身就是直接民主的产物。2017年在阿劳市的全民公投中,近60%的选民同意每年把78.5万瑞士法郎划拨给新成立的民主中心。阿尔高州也投入同样金额的资金支持民主中心。另外,还有来自兄弟机构比如苏黎世大学和私人的资金。

在政治层面,民主研究机构必须要不断面对质疑的声音。 不久前,阿尔高州州议会的两名议员就要求州政府不再扶持大学。面对质疑,民主中心在整个阿尔高州组织了巡回活动,参加者人数众多。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