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民主对比 “新加坡和瑞士是世界上两个最无聊的国家!”

Strassenszene in Singapur: Kids spielen auf ihren Velos.

新加坡在阚纳眼里是民主的催化剂。

(swissinfo.ch)

美籍印度政治学家帕拉格·阚纳(Parag Khanna)以他带有挑衅性的话题和书籍活跃于各个领域,无论是CNN、达沃斯的世界经济论坛还是社交媒体Facebook,都有他的踪影。听这位不知疲倦的人讲述新加坡的“淡定”民主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

直接、数字化和地方性:40岁的美籍印度政治学家及书作者帕拉格·阚纳致力于在全世界范围内促进民主的发展。

在他的眼中,新加坡这样的大都市正是民主发展过程中的引擎,虽然那里也是“家庭王朝”执政,但那里的公民每天都在使用他们的话语权。

阚纳也是一位瑞士及其直接民主的粉丝。他将这两个国家的体系统称为“直接信息国家”。在这样的政治系统中,针对政府和国家机构做出的决定,国民都有话语权。阚纳认为这也是新加坡和瑞士政体能够稳定持续发展的基础。

矛盾点

见面地点听起来很普通甚至有点“无趣”,在市中心的一个酒店大堂。

但是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酒店大堂:绿洲酒店一年前对外开放,在这座被绿植覆盖的大楼12层,俨然是一个世外桃源,明亮的大厅、热闹的都市景象,掩映在绿草坪、喷泉和瀑布之间,当然间或会有一张长椅邀请你入座。

并不矛盾:阚纳从全世界一个热点地区游历到另一个热点地区,但是他最爱的却是新加坡和瑞士这两个所谓“最无聊”的国家。

(swissinfo.ch)

“很不错的地方,我也是第一次来,”帕拉格·阚纳开心地说,他刚刚从德国归来,在那里做了为期4个月的访问学者,参与柏林Robert Bosch基金的科研工作。

城市是焦点

“大城市正是一个全球化的催化剂,”阚纳这样开始谈话:“像新加坡这样的’城市‘在许多如教育、交通和环保等重要问题上,最后一锤定音的是市长。”他虽然不是市长,但多年来一直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

1977年,帕拉格·阚纳出生在印度北部的坎普尔,阚纳选择新加坡作为有选举权的家乡并不是巧合,他和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生活在这里。

年轻有为

在阿联酋、美国和德国长大的他,拥有国际名校伦敦经济学校的博士头衔。

曾在世界经济论坛和布鲁金斯研究所任职,而且早在2008年,30岁的阚纳就被知名杂志《时尚先生》(Esquire’s)收录在75位21世纪最有影响力人士的名单上。

在此之前,在前美国总统就任之前,曾将他任命为自己的智囊团成员。自此阚纳便成为知名的“全球化问题”专家。他还曾在美国电视台CNN担任世界新闻评论员。

“欢迎来到帕拉格斯坦”

他在Facebook上的表现也非常“牛”,他的粉丝多达65万,而且每天都在增长。

他这样与粉丝们打招呼:“欢迎来到帕拉格斯坦”,把他的名字演变成一个国家的名字,这里俨然是他的领土。在他上载的视频中,可以看到,他总是出现在世界各地,而针对任何热门话题,他总是有一个最及时的回答。

阚纳之所以可以这样见多识广,不光是因为他有着博大的知识基础,更是因为他喜欢在世界各地,海角天涯地游历,并且每到一个地方,都愿意与人深入交流。

“在过去的15年我跑遍了100多个国家,并且试着去了解,所到国家存在的问题,和解决方案,”阚纳说。

他把自己在这些国家的所见所闻写在多本书中。在《联络地图》("Connectography"外部链接 )一书中,阚纳叙述了一个观点:地缘政治和全球化,现在早已不局限在国家结构上,而是延伸到经济、政治和精神上的联络。

谈到这个问题,阚纳还提到应该世界范围内在地方上加强民主观念,他走到哪里就把这个理念带到哪里。

走向“直接技术统治”

从表面看,他的另一本作品《美国的技术统治》(Technocracy in America)似乎与民主的概念形成了矛盾,这本书中,阚纳支持“技术统治”系统。

而这本书的题目是出版社定的,“我觉得有些容易令人误解,因为我根部不是想取消民主,而是要加强它。”

对他来说,他的家乡新加坡和瑞士是未来政治系统的两个榜样,“这两个国家与英美的代表制政府完全不同。”

只是表面上的矛盾

而新加坡对于阚纳来说,是一个矛盾体,这个他非常看好的国家,却在国际民主和自由排行上成绩欠佳。

“我认为这个排名使用了过时的方法,而且过强地受到传统民主的束缚,”阚纳这样解释。

在他的眼中,新加坡这个一党执政的城市国家治理得非常成功而且很稳定,因为新加坡政府的决定与民众的喜好时常挂钩,他们也非常注重使用现代的数字交流模式。

动荡之前

1965年新加坡作为一个独立的城市国家在东南亚混乱的政治和经济局面中成立,在过去的50年中它的确发展成一个有着成功社会模式和国际形象的国家。

但是这样的模式是否有着稳定的前程,阚纳不能确定:今后的几年,李光耀(1923-2015)所组建的家庭王朝将彻底解体,他的儿子李显龙将执政到2020年的下一次大选,而且新加坡的“话语权”还要打上引号,新加坡人虽然有话语权,但是直至目前还只是参考性质的话语权,多少要以统治家族的利益为基础。

严肃对待直接民主

因此阚纳除了在当地进行加强地方联络和数字化民主宣传工作之外,还照着瑞士的模式促进新加坡的直接公民权益。“因为在大选中没有话语权,意味着民主将成为统治。”

有意思的是,尽管如此,阚纳还是在新加坡和瑞士之间找到了共同点,他说:“瑞士特有的协调统一模式,巧妙地将所有重要政治力量协调在一起,实现了技术统治,这也正是瑞士政府所希望的。”这也可能会给瑞士带来“自相矛盾”的局面。

“无聊”

阚纳自认为是一位非常忠实的民主人士,他说自己是这种“无聊政治”的忠实追随者,这听起来有些别扭。

对此他解释道:“在民主上搞花样,就像美国总统特朗普那样,最后不会在人民那里得到任何反响。而像瑞士和新加坡那样,统一政治力量“放长线“解决问题,同时不断地与人民对话,这种所谓的‘无聊政治’,才是更好的政治。”

环游世界民主之旅

Bruno Kaufmann是瑞士资讯#DearDemocracy的国际通讯员,2017年10月中旬,他踏上了环游世界之旅,直至2018年5月,他将就4个大陆20个国家的民主状况进行系列报道。

他的旅程主要由瑞士民主基金会(Schweizer Demokratie)资助,在该项目中,Kaufmann的主要任务是促进国际合作。其他赞助机构还包括国际民主(Direct Democracy外部链接)和欧洲动议和公投研究所(IRI)。

#DearDemocracy将用多种语言报道他旅途中的见闻。

信息框结尾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