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民主系列 瑞士人的爱好:当主席

Bild in schwarz/weiss von Schlosswil aus der Luft

在这张未注明日期的照片上,Schlosswil的世界尚还秩序井然,也就是说,小村依然是自治的。然而随着2018年与Grosshöchstetten的合并,这已成为历史。

(swissinfo.ch)

把政治当副业:这是瑞士志愿兼职体系(Milizsystem)的理念。数千名瑞士政务负责人都有着自己一份普通的工作,他们只是利用业余时间或兼职从事政治活动。在兼职体系下,政治和选民本非泾渭分明,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却形成了一道屏障。请看我们瑞士志愿兼职工作年(德)外部链接的首篇文章。

白天,Markus Geist是瑞士联邦铁路(SBB)在伯尔尼的一位经理。下班后,他就要开车回家前往Emmental,为了研究区域规划,或者主持市镇大会。

作为Grosshöchstetten的副村长,Geist也是瑞士上千名兼职从政的基层(地方政治)工作者之一。此前,他曾在邻村Schlosswil担任村长。然而Schlosswil作为地方政区被撤销了,2018年初合并到了Grosshöchstetten。

瑞士志愿兼职体系的核心就是将本职工作与地方政治平行地结合起来。这构成了瑞士政治的基石,不仅仅在地方社区层面,在各州、甚至国家层面也是如此。

这篇文章是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外部链接#DearDemocracy的一部分。我们的特邀作者在这里表达他们的见解,后者不代表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立场。

信息框结尾

至少在理论上是这样的。然而在Emmental的谷口,现实却毫不留情地揭示出,志愿兼职体系已抱恙在身。在Schlosswil,要找到足够的人在村委会担任职务,已变得越来越难,Geist说。

这个小村的遭遇,绝非偶然。Geist自己是在10年前被问到是否有意参加村委会的,他同意去参加竞选。

通讯报道

直接民主 市镇居民大会

5个市镇,5种“特色” - 瑞士地方民主的脉搏 - 市镇(社区)居民大会是瑞士民主的基石。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有时间和兴致,可以在晚上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再纠缠于建筑许可或校规的反对意见的。这也是把以城堡为地标、拥有600多人的小村合并到更大邻村的原因之一。因为市镇合并,瑞士的基层政区数量由1950年的3100个下降到了2212个(2019年1月1日数据)。数十年政区数量的持续减少,让瑞士的社区联合会将2019年定为瑞士志愿兼职工作年。

在瑞士,当选的市镇政务负责人也应该继续从事自己原来的工作,这样才能避免形成一个突出的“政治阶层”。

政治家与民众之间,本不应有明确的界限,应该可以相互转换。志愿系统背后的理念其实类似于直接民主:权力要分配给众人,职务职责不应由少数就任者把持,而应由众多独立的公民所掌握。

然而,瑞士“联邦-州-市镇”三层政治体系最底层的市镇却爆发了生存危机,且愈演愈烈。市镇书记处定期举办的调查(德)外部链接最新一期显示,近一半受访者表示,为市镇的公职招工难,或者很难。

其原因之一就是地区政治正在丧失吸引力:许多基层市镇政务负责人都在抱怨,如今地方政区越来越成为各州和联邦的纯执行机构,当地机关几乎丝毫没有自己的活动空间。

志愿兼职工作年

瑞士2212个市镇的总会将2019年定为“志愿兼职工作年”,以期引发公众对瑞士志愿体系危机的关注。从1月到12月,将在瑞士全境举办各种活动。专业人士和观众之间的讨论应推进瑞士所急需的改革。

这点至关重要,因为志愿体系是瑞士特色能够取得成功的支柱。今年还计划推出多个出版物。如5月份出版书籍《兼职志愿工作在瑞士》。瑞士资讯swissinfo.ch作为项目媒体伙伴,将定期就这一题材进行报道。

信息框结尾

所以并不稀奇,许多人并没有兴趣在晚上开长会,只为了一点稀松平常的补偿金。这也导致,在富有争议的议题面前,乡人们会大声抨击,甚至破口大骂。

不仅在基层社区,志愿兼职原则遭遇挑战,在各州及联邦层面也是如此。­­­­­­­­­­­­­­­­­­­­­­­­­­­­在伯尔尼联邦大厦的穹顶之下,国民院和联邦院的兼职制度早已形同虚设如亘古神话。那些瑞士议会里想认真履行职责、仔细阅读文件,并与委员会积极沟通的人,根本不可能再有一份额外工作。

工作压力与日俱增的原因之一在于,国际规则正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密,这也是全球化带给瑞士国内政治的影响。

此外,行政机构的规模越来越大,工作内容越来越多。这也是政治家们自己造成的:议会提案逐年增多(德)外部链接,这也给兼职议员们带来了持续不断的新工作。国民院和联邦院的最新调查显示,他们平均要为政治投注80%(德)外部链接的工作时间。

志愿系统背后的理念其实类似于直接民主:权力要分配给众人。

引言结束

谁要想除政治之外,还从事另一项工作,那么一般都会选择工作时间比较灵活的。国民院和联邦院里律师和企业家的数量很多。其余的则多为协会、政党或工会工作,这样可以兼顾本职工作和政治职务。

这也不总是坏事。可能是如今的政治问题难免错综复杂,所以议员们实际上要将全部的工作时间都投入到政治事务中去。

在伯尔尼联邦大厦的穹顶之下,国民院和联邦院的兼职制度早已形同虚设如亘古神话。

引言结束

然而政治职业化也有其代价。职业政治家的一天大部分都与其他政治家在一起,他们要制定法律。然而与法律所适用的人群,他们就很少联系了。

政治家自己则很少会亲身体会到其政治工作所产生的结果。这导致的结果是:志愿兼职理论上设定的“政治家与选民之间本可轻松越过的界限”正变得越来越难逾越。

“工具箱”系列报道

瑞士是一个间接和直接民主的混合体,尤其是直接民主在这个国家可以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从联邦成立到现在,瑞士共发起过620次全民公投,打破了世界纪录。

在一个名为 #DearDemocracy直接民主特刊上,Lukas Leuzinger向您详细讲解瑞士的直接民主。

这位作者毕业于苏黎世大学政治科学系,如今他是一名记者,也是博客《拿破仑噩梦》的创始人之一。

信息框结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您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就是我们下一篇报道的选题

您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就是我们下一篇报道的选题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