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点菜式公民参与 取消夏令时:布鲁塞尔式民主算不算数?

Revision der grossen Uhr im Bahnhof Olten

如果欧盟取消夏令时,瑞士也将跟进。

(Keystone)

欧盟决定取消夏令时,该决定以一份网上问卷调查为基础。难道布鲁塞尔真的爱上了直接民主制度吗?恰恰相反,该决定暴露了欧盟领导人对民主参与权的误解。同时,瑞士对夏令时问题的处理,也反映出了“人民做主”制度尚有漏洞。

本文属于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外部链接#DearDemocracy。这一特刊是瑞士资讯讨论直接民主,广开言路的平台。文章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立场。

信息框结尾

一年一度:每年10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也就是今年的10月28日,瑞士将从夏令时进入冬令时。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调时,因为欧盟正在准备取消夏令时。

1978年,瑞士选民否决了引进夏令时的法律。尽管如此,三年之后,瑞士还是实行了夏令时(德)。外部链接

因为,在此期间,欧盟的前身,也就是欧洲经济共同体(EWG)引进了夏令时,这样一来,瑞士就沦为了“时间孤岛”,这为瑞士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于是,议会紧急决定以欧洲邻国的时间为准进行调时。尽管有人要求对该法案进行全民公投,但是没有收集到所需的5万个有效签名。

围绕夏令时进行的斗争显示了,一个国家的民主决策不是在真空中进行的。国际环境起到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因此民主决策必须要兼顾国际环境。

瑞士政府已经宣布,如果欧盟取消夏令时,瑞士将会跟进。

“这是人们的意愿,我们要执行”(德)外部链接,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在8月底宣布说。欧盟委员会围绕着是否取消夏令时面向全体欧盟公民做了一项网上问卷调查(德)外部链接。共有460万欧盟公民参加了“磋商”,结果非常明确:超过80%的人赞成取消夏令时。

2019年春天,最后一次调时

在此期间,欧盟委员会向欧洲议会和欧洲理事会递交了法律草案。依据草案,欧盟成员国将在2019年春天最后一次把时钟调到夏令时。

"如果选民说‘是’,我们就说‘继续做’。如果选民说‘不’,我们就说:‘往前走’。" 让-克洛德·容克2005年

引言结束

欧盟委员会主席的这句话语惊四座,因为该组织一向不把公民的意见放在首要位置。2005年,法国针对欧盟宪法进行了全民公投,容克说:“如果选民说'是',我们就说:'继续做'。如果选民说'不',我们就说:'往前走'。”(英)外部链接

法国说了“不”,荷兰也说了“不”,但是正如容克宣布的那样,宪法的主要内容被纳入了一项新协议,而且无需再对该协议进行全面公投(爱尔兰除外)。 欧盟领袖就这样地让欧盟公民轻松出局。

欧盟公民征集到了100万个有效签名,就可以行使欧洲公民动议权(多语)  ,向欧盟委员会提出诉求。但是,无论是签名人还是4亿欧盟公民都不知道,动议会得到怎样的处理。不论是增强跨国民主权利的法律有效性,还是在欧盟层面引进全民公投,种种努力都遭到了欧盟领导层的坚决抵制(德)外部链接

参与性的创新 瑞士直接民主:向俄勒冈州取经

如何让瑞士的直接民主更加民主?一项研究项目显示,全民公投之前,也就是在公民对政治议题形成决策的过程中,从各市镇抽签选出选民参与审议,就会改善直接民主。瑞士将会切实对俄勒冈州的民主模式进行试点,其目的之一也是为了抵制民粹主义的提案。 ...

政界决定取消夏令时

在此背景下,欧盟委员会主席及同事以没有法律约束性的网上问卷调查结果为依据,决定取消夏令时,不禁令人诧异。这可能是因为,与英国脱欧、移民以及欧元区统一预算等议题相比,尽管夏令时被广泛关注,但是在欧盟政治议程上并不占据重要位置。另外,在布鲁塞尔,支持夏令时的人也是越来越少。

欧盟委员会实行的是毫无风险的“点菜式公民参与”战略。公民可以参与决定那些只涉及日常生活且影响范围有限的事务,而且这种参与是不具备法律约束性的(德)。外部链接

让公民有选择性地参与政治生活只是问题的一方面,而欧盟委员会以代表性有限的问卷调查结果作为政治决策的依据,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本月最差调查统计”

这样的措辞已经很温和了。容克在谈到夏令时民意调查时说,“这是人们的意愿”。准确地说,在参加问卷调查的460万人-即略多于1%的欧盟公民-当中,有近400万人同意取消夏令时。

调查遭到质疑的原因是,参加调查者中有三分之二来自德国,而德国公民总数占欧盟公民总数的比例还不足五分之一。因为是网上问卷调查,所以经常上网的公民参与率更高。

“本月最差调查统计”

两位德国统计专家,多特蒙德理工大学的Walter Krämer教授和柏林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教育研究学院的Gerd Gigerenzer教授对欧盟网上问卷调查的代表性提出了严重质疑,并称之为“本月最差调查统计”。

信息框结尾

而且反对夏令时的公民可以更经常地参加问卷调查,而支持夏令时的公民缺乏参加问卷调查的动机。

瑞士议员深知,议会通过的法律草案最后必须经过选民的同意。

引言结束

公民参与的最大缺陷就是,无法形成具有法律约束性的结果。因为参与者多是对某一议题有强烈兴趣并想施加影响的人群(德)外部链接

尽管如此,欧盟委员会仍然重视问卷调查结果,这可能是由其自身性质决定的。最近,德国《时代周报》瑞士版主编Matthias Daum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德)外部链接,与半直接民主制度中的政治家相比,代议制民主制度中的政治家更加重视“人民”的意见。因为瑞士议员深知,议会通过的法律草案最后必须经过选民的同意。

不管事实是否如此,瑞士的议员很早就了解了民意。因此,他们不必根据民意调查的最后结果,也不必根据所谓的沉默的或不沉默的大多数的意见,去改变自己的立场。

与选民脱钩的欧盟政府

因为欧盟委员会等机构是间接选举产生的,所以就不能直接被公民问责。尽管如此,这些机构还是要考虑“民意”,因为它们希望从“为民做事”中得到一定的合法性。但是,由于不是被选民直接选举产生的,因此欧盟委员会等机构只能通过问卷调查来把握民意的脉搏,比如欧盟委员会定期进行的Eurobarometer问卷调查。


(翻译:阎寒),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