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与美国的民主 瑞士联邦制始于印第安人

1570年:5个易洛魁部落在如今美国的领土上成立了第一个政治上的联邦。该制度延伸至如今的美国与加拿大,也是瑞士成立各州联邦的楷模

1570年:5个易洛魁部落在如今美国的领土上成立了第一个政治上的联邦。该制度延伸至如今的美国与加拿大,也是瑞士成立各州联邦的楷模

(akg-images / Science Source)

美国与瑞士是世界上最重视直接民主公民权的国家。但两者之间的差别也很大:在国家层面,美国公民至今依然不允许直接参与决策。而深深影响现代瑞士联邦制的,却并不是乔治华盛顿,而是美国土著易洛魁人。

本文是#DearDemocracy的一部分,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外部链接特刊。

信息框结尾

“为纽约组织国民大会”、“将奥巴马医改引入缅因州”、“俄亥俄公民的便宜药品”:这是2017年11月7日投票(英)外部链接-美国9个州中将由选民决定的27项议题中的三个。

这是有其系统性的:美国修宪必须经过选民的直接投票,唯一的例外是在特拉华州。在50个州中至少有一半知晓公民动议和全民公决这一政治利器。

民主-世界之旅

瑞士资讯#亲爱的民主特刊国际民主通讯员Bruno Kaufmann自2017年10月中旬起,开始了他的世界之旅。直至2018年5月,他将横渡4大洲走遍20个国家体验民主的脉搏。

他的旅程主要由瑞士民主基金会(英)外部链接资助,Kaufmann在该基金会中负责国际合作部。该基金会的合作伙伴包括国际民主、直接民主领航员(英)外部链接公民动议和全民公决欧洲研究所(英)外部链接

#亲爱的民主特刊将用多种语言报道其民主的旅程。

信息框结尾

同样在地方层面,直接民主的公民权也发挥着重要作用:“公民的参政权是我们民主体系的中心要素,”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直接民主研究中心(英)外部链接主任Dane Waters说:“目前重要的投票议题集中在卫生健康、大麻自由化和动物保护等方面”。

自出生之日起被分开的孪生子

其实,现代直接民主-以公民动议和全民公决为标志的事物性投票为美国的日常政务打下了深深的烙印,这点在世界上令其他国家难以匹敌,除了瑞士。

所以很自然,这两个不同的、以州立国的国家在过去的年代里彼此间深深地影响着。“我们就像孪生子,自出生之日起就被带到不同的家庭抚养,但还是保持着紧密的联系,”瑞士政治学家Andreas Gross说。

我与他相会在宾夕法尼亚大道的华盛顿威尔逊中心(英)外部链接,与白宫近在咫尺。该中心是为了纪念1913-1921年时任美国总统的伍德罗·威尔逊而修建的。

Gross正在此进行研究,他的课题恰恰就是美国与瑞士的相互激励与借鉴。得益于苏黎世欧洲研究所的资助,这位民主专家将就此写一本书。“两者可以相互学习的很多,”这位苏黎世前国民院议员说:“在这位前总统及直接民主公民权的追随者的图书馆里,我可以找到与我的研究课题相关的所有文章和书籍”。

易洛魁人作为思想先驱

从历史角度来讲,瑞士抄袭了美国的联邦制;而美国又从瑞士那里接受了直接民主。“虽然这些都是当今政治体系中非常重要的元素,但它既不是美国人也不是瑞士人发明的,”Andreas Gross说。

如今已被证实,后来的美国之父本杰明·富兰克林是在从易洛魁印第安联邦制(英)外部链接中汲取了灵感,才起草了美国的第一部联邦宪法。

法国的民主输出

而直接民主的公民权则传自另一个国家。法国的饱学之士孔多塞(Marquis de Condorcet)是其创始人。他在1792年的国民大会上提出,“共和国以积极且乐于亲自参与的公民为前提”。

因此他提出公民动议的权利。尽管该项权利勉强“活”过了法国乱哄哄地那一段时间,就像孔多塞他自己(革命后即在狱中死亡),但直至今日法国的宪法也没有认识到公民动议这一项最强有力的公民权。

然而在其邻国瑞士,孔多塞的民主之果落地生根。首先几乎各州都引入了公民动议和全民公决(公民否决权),直至它们于1891年被写入联邦宪法。

瑞士的民主教育之旅

这一现代民主和平的、革命性(与之相反,大多数革命都充满血腥)的发展在19世纪末也吸引到了美国的记者们。他们在瑞士展开了一段民主的学习之旅。

记者J. W. Sullivan在他的文章和书籍中写到了“瑞士模式”的引人之处,并提出直接民主这一课题将为美国的政治改革辩论刻上烙印:“我们希望政府以论辩的形式上台”,保守的政治家Nathan Cree于1892年这样写到,并希望在美国的国家层面引入直接民主模式的公民权。

美国-瑞士的讨论 

然而直至今日美国的3.2亿民众也没有等到这项权利。“如果在联邦层面有直接参政的可能性、有选举否决权,那么特朗普之流就不会入流,”对此Dane Waters确信不疑。他与Andreas Gross一起于2017年10月在驻华盛顿瑞士大使馆参加了一个公开讨论会,讨论的主题是“直接与参与民主:这真的能改变美国吗?”

瑞士大使Martin Dahinden解释说:“瑞士的直接民主绝非出口产品(英)外部链接”,但是很好的灵感来源。

来自政府、议会和市民协会的众多代表参加了这次美国-瑞士民主讨论会,并做了发言。他们对瑞士给予公民动议充裕的时间限制印象深刻。从发起到表决,瑞士一般需要4-8年。

而在美国,直至选民投票,该程序最多持续不到一年。“这要靠政府、议会和公民的共同配合”,美国人权专家Julia Fromholz说。 

美国财务的透明度

在华盛顿的会议上也明确指出,美国实践公民权的一大优点就是透明度,特别是投票宣传时金钱使用的透明度,“我们必须公开我们所有的资助者,”Wayne Pacelle强调说。这位美国国家动物保护组织人类社会(英)外部链接的主席在近几年提出了50多项公民动议,并赢得了大多数。

这位成功的动物保护主义者在华盛顿对引入直接民主公民权持鲜明的支持态度:“我相信,我们的国家迈出这一步的时机已成熟,”Pacelle说。

只是:这条路还很漫长,非常漫长。因为与瑞士不同,美国修宪需要三分之二的多数赞同票,无论是自参议院还是在众议院。还有一个困难是,50个州中的38个必须批准这一改变。

世界民主之旅

瑞士资讯#亲爱的民主特刊国际民主通讯员Bruno Kaufmann的世界民主之旅路线。

(swissinfo.ch)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