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民主的黑暗面 瑞士也有被民主遗忘的人群

Schweizer Frauenstaffel über 4 x 100 Meter

瑞士400米接力赛健将Ajla Del Ponte、Salome Kora、Sarah Atcho和Mujinga Kambundji (从左向右),都有着移民血统。还有许多这样的年轻人,被瑞士的民主置之门外。

(Ennio Leanza/Keystone)

在一个实行民主制度的国家,人民都应该能享受到民主权益。然而用批评的眼光看,瑞士的民主存在一定漏洞,女性、年轻人、受教育程度比较低的人、低薪阶层在政治上受到忽略;而占瑞士人口四分之一的外国人在瑞士根本不能参加全民投票。

本文是亲爱的民主#DearDemocracy的一部分,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外部链接特刊。在这个特刊中,有一些外邀记者的撰稿,他们的言论并不代表瑞士资讯。

信息框结尾

任何一个国家的民主权益都不是从天而降的,那是一些勇敢的人通过努力奋斗而为自己、为他人获得的政治权益。

瑞士也作出过这样的努力,追溯过去:

大约100年前,瑞士处于社会和政治上一触即发的状态,革命的气息在空气中凝聚。许多人对于生活和工作状态心怀不满,尤其是工厂里的工人,倍感压力,他们感到政治家们袖手旁观,把问题全部推在自己头上。劳动人民的社会主义热血在沸腾,瑞士境内的阶级斗争在酝酿中膨胀。工人们参加有组织的罢工,逼迫政治层面做出让步。

比例代表制

虽然工人们的诉求未能全部实现,但是他们取得了一些关键性的胜利。1919年瑞士引进了国会中党派的比例代表制,从此开启了政治体系中的新时代,大党派按照比例获得国会中的席位。

具体来讲就是瑞士的建国勋臣自由民主党被削弱了力量,而社会民主党则得到了双倍的增长。

普选权 瑞士女性-1971年才获得选举权

本周末,瑞士的男性和女性公民将就四项不同议题进行表决。整整45年前-在1971年2月,瑞士男性终于投票通过了赋予女性选举权的提案。(SRF/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尽管瑞士拥有民主传统,但是却是欧洲最晚赋予女性选举权的国家之一。 ...

这样,以前通过多数票取胜的大选模式中那些无出头之日的党派代表,获得了出头露面的机会,但在无形中也将政治斗争尖锐化。

女性长久处于劣势

工人运动的另一个诉求就是女性权益,上层政治势力对此却置若罔闻。直到1971年瑞士女性才终于获得了选举权。也就是说,从瑞士联邦成立,瑞士女性在123年的时间里。完全被排除在在政治之外。

就算是今天,在许多政治机构,女性依然处于劣势。

外部内容

良性发展

在女性拥有投票权将近50年之后,瑞士女性在政治上的被接受程度有了明显的提高,这体现在越来越多的女性出现在瑞士各种政治机构中。

但是这也只是相对而言,按照瑞士全国人口的比例,瑞士女性在政治舞台上的代表比例要想达标,还要至少又一个50年的时间。

有些人认为50年太长,需要只争朝夕。瑞士女性联盟在过去的10年一直在要求国会中党派代表的席位要按照性别比例分配。

 

配额是唯一途径?

配额制(Quotensysteme外部链接)是减少机会不均和不均衡分配的一种制度,它规定了固定的最低数字,违规者将受到惩处。

这会为政治大选带来两个问题:一、阻碍自由选举;二、政治代表的参选意愿与性别、年龄、职业无关,不应受到固定数字的局限。

还有另外一种方法,比如要求各党派必须选派女性候选人(法国做法)。这就需要瑞士改变至今为止的大选制度。赋予外国人选举权就是一种改革,这已经在许多州开始实施。还有一种举措是采取教育措施。

信息框结尾

进入前十

无论如何,瑞士政府在去年12月的联邦委员选举结0果,已经接近女性联盟提出的要求。两名女性联邦委员同时当选,这样瑞士政0府-联邦委员会七人组和中,由以前的两名女性变为三名,与半数已经相当接近。世界上只有九个国家政府中的女性成员占多数,排在瑞士之前,瑞士排名第十。

关于女性在政治机构中的数额,需要用心“感觉”,因为它意味着公正、平等和认可等不可侵犯的基本原则,对于女性来说这些基本原则被考虑得太少了。

外国年轻人

瑞士的女性并不是唯一在政治层面受忽略的人群;瑞士40岁以下的人口占总人口的45%,而国会中只有13%这个年龄层的代表。

另外受教育程度较低和低收入人群在国会中几乎没有代表。

并非巧合

那么这一人群也很少参与投票;进入理事会级别;或者只偶尔出现在领导阶层就不足为奇了,因为政治、经济和社会力量一般都集中在各个相互紧密关联的关系网中,权力和影响在社会上的分配并非巧合,而且也无公平可言,而是按照自己的逻辑分配。

瑞士的外国人占人口的四分之一,但是他们没有参加全民投票的权力。瑞士对外国人入籍控制得比较严,这造成的后果是在瑞士生长的外国人第三代、第四代移民,虽已很好地同化于瑞士社会,却没有政治话语权。

民主以及任何一个社会制度都一样,都只会能循序渐进地实现。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我们袖手旁观,听之任之,因为历史证明,所有权势、话语权和权力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而是需要拿出勇气、毅力和论据去争取。

民主的黑暗面系列报道

在每年全国性的全民投票次数上,瑞士人世界领先,2017年瑞士以620次全民投票打破了世界纪录,尽管如此,在民主问题上,瑞士做得并不尽善尽美。

在这个系列报道中,我们邀请Sandro Lüscher用批判的眼光解析瑞士民主。他是苏黎世大学政治学系的学生,并是博客瑞士政事(Blog zum politischen Geschehen in der Schweiz外部链接)博主。目前他在圣加仑大学作为助理研究州大选制度。

信息框结尾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