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特色(16) 瑞士还是一个“男主外,女主内”的社会

An Gemeindeversammlungen sind die Männer meist in der Mehrheit.

瑞士各地村民大会的照片:男人多,女人少。

(Keystone)

女人与政治似乎永远隔着一堵墙。瑞士是一个实行直接民主的国家,人人都有权发表自己的意见。但是瑞士女性似乎表现得有些拘谨。瑞士某些地区的村子里依然用村民大会的方式,投票决定事宜,而女性似乎不愿在村民大会上露面—在瑞士东部楚格州的一个小山村斯坦豪森(Steinhausen)应该也是这种情况。但是在这个边远的小山村,女性却掌管着着村委会的大权。

信息框结尾

在作为临时开会地点的运动体育馆里,明晃晃的灯光下闪烁着比灯泡还亮的秃脑壳;西服衬衫被圆滚滚的肚子撑得紧绷绷的;咧开哈哈大笑的嘴唇上带着八字胡:这就是瑞士各地村民大会现场的场景,在民主的大熔炉中,男性起着主导的作用。

斯坦豪森也不例外,但是这里却又与众不同,因为在这个村的村委会中,女性占大多数。除了村长Barbara Hofstetter之外,村委会中还有两位女性在位。

村长Barbara Hofstetter对于村民大会的女性参与率40%表示满意,但是她说:“上台发言的人中,90%都是男人。”

究其原因

那么是什么原因牵绊了女性参加村民大会的脚步?一个在这个人口为1万其实已经可以算作城市的村里做的非官方民意调查,得出这样的结果:许多村民对村中的政治事宜不感兴趣。

“我在这里生活了30年,从未参加过一次村民大会,”斯坦豪森村中一位正在等车的55岁的女性说。另一位和女朋友坐在长凳上聊天的上了年纪的女性则说:“以前我有时候还去,后来就不去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年纪大了,晚上不愿出门了,而且话题我也不太感兴趣。”

一位坐在花园饭店里的37岁女性说:“我不去参加村民大会,我一点都不感兴趣。”

尽管如此,也要相对的看这个问题,因为在经历了30年的冷遇之后,2016年其,瑞士各地的村民大会又成为村民推崇的相聚交流之地。

与其哀叹不如行动

怎样解决女性不愿与会的问题,似乎并没有一副万能药,这位女村长也无从下手。但是她相信模范带头作用,至少在领导阶层会 有一些效果,她认为像她这样的女性完全可以为其他女性做好表率,鼓励她们参与到政治中来。

关于女性不愿参与村民大会这个现象,瑞士并没有可靠的官方数据,这是在瑞士村委协会的调查中得出的结果。

但是类似的数据依然可以查询,洛桑大学公共管理系教授Andreas Ladner针对瑞士村大会参与率较低的人群进行了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女性在参与地方村民大会的比率较低,在将近30%的瑞士城镇,女性参与率偏低,70%的地区女性参与率“合格”。

但是什么叫“合格”?对此Andreas Ladner说:“最好的情况是,男性与女性的参与率类似。”至少地区官方这样希望,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并非一定要实现50%:50%。

有关瑞士各地区村委会中的男女比例,也没有确切的数字,大一些地区的村委会中的男性比例占75%,专家认为小地方的这一比例也应该近似。

女性不是唯一

但是还有些人群在全村大会中参与率更少,比如年轻人,或者新居民的与会代表就很少。

楚格州的斯坦豪森小村:在传统房屋中新建了一座现代建筑。

(Keystone)

而女性的缺席,产生的影响蛮大,毕竟她们占了居民的50%。

在瑞士女性参与投票的比率也不足,但是这里的差距并不是很明显,根据大选调查的数据,只是46%和53%的差距。但是为什么在地方上会有这样大的男女差距呢?

原因调查

伯尔尼大学政治科学系教授Isabelle Stadelmann-Steffen认为主要原因是瑞士政治领域男女平等问题。瑞士女性自1971年才拥有投票和选举权。瑞士男性自然而然地认为自己有在政治上有行使话语权的义务,而女性的这一动机还相当薄弱。

瑞士女性公民在政治上很晚才得到与男性公民平等的权力,这也造成了经济上不平等,以至于瑞士所有年龄段的女性在社会和经济资源上都不如男性,这位女政治家认为,因此女性也比男性缺乏政治常识和兴趣及良好的人际网络。

时间少

另外很多地区的瑞士女性依然拥有顽固不化的“男主外,女主内”观念,所以她们经常拿不出积极参与政治的时间,她们就算出去工作,也要承担更多的无偿劳动,比如带孩子、家务等,她们会付出更多劳动或者经手更多其他种类的家庭琐事。

根据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村民大会上,演讲占了大部分比重,这也令女性望而却步。

女性不喜欢在公众面前讲话的特质,也加重了她们在政治舞台上成为少数派的可能性。

现实中的许多障碍

Isabelle Stadelmann-Steffen教授说:“其实瑞士的许多地区的村民大会,或许已经不再符合时代的要求,这是一种上百年前运用的民主形式,成立一个地方议会可能更有意义。”因为除了女性之外,许多男性也失去了参加村民大会的兴趣。

对于Barbara Hofstetter来说,今年12月的村民大会将是她担任村长的最后一次,从政20年之后,她决定不再参选今秋斯坦豪森的地方选举。

她的愿望是保持村委会中的高女性比例。她为自己设定的最后目标是:“我要让更多的女性登上选举名单。”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