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资讯台湾报道 台湾如何成为了数字民主的实验室

Studenten besetzten 2014 das Parlament Taiwans

2014年,台湾文化经历了一次转折。“太阳花运动”改变了岛上的政治生态。当时,台湾大学生在全岛举行反对游行。

(CommonWealth TV Taiwan (cw.com.tv))

英国反对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不久前提出,英国应“以台湾为榜样推动数字化讨论”。科尔宾认识到,数字民主实验正在这个地缘政治复杂的岛屿上如火如荼地开展,这在全球独一无二。实验中也出现许多雷区。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2014年,台湾文化经历了一次转折。俗称的太阳花运动外部链接改变了岛上的政治生态。当时,台湾政府欲与中国大陆签署贸易协议,台湾大学生在全岛举行反对游行。运动的高潮是示威者占领位于台北的议会办公楼。

瑞士资讯台湾报道的重点议题

邱学慈是《天下杂志》外部链接的记者。刘致昕是“报道者”外部链接网站的记者。他们于9月来到位于伯尔尼(Bern)的瑞士资讯编辑部做客。同期,他们还参加了报道节,并在瑞士资讯分论坛上做报告,分享他们对于香港和台湾新闻报道的研究成果(点击观看英文视频)。

10月,我的同事帕特里克·博乐(Patrick Böhler)将在台湾台中市与刘致昕公开讨论外部链接他们在瑞士报道的经历。讨论将在全球现代直接民主论坛(多语)外部链接的框架下举行,论坛将于10月2日至5日在台中和台北召开。

届时,我们还将在当地举办其他活动,语言为英语、中文和德语。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向帕特里克(patrick.boehler@swissinfo.ch外部链接)或者(renat.kuenzi@swissinfo.ch外部链接)报名。

全球民主峰会的目标是推动国际社会就数字化下的国际法、公民参与和民主发展的最佳实践开展交流。我们将呈现当前民主讨论的精彩内容。

明年,全球民主峰会将在伯尔尼召开。

信息框结尾

同情示威活动的民众为保护占领者,围绕议会办公楼组成了人墙。“这是一种人盾,24小时无间断,持续了一个月。”亲历这场运动的刘致昕(Jason Liu)介绍道。“里面发生的所有事情都通过直播向外界传递。”

在过去几周里,刘致昕和另一名台湾记者与瑞士资讯的同行共同报道瑞士民主。刘致昕今年32岁,是“报道者”网站的记者。如今,他已不再是激进分子,但他很愿意讲述那段对于他本人和整个台湾社会都十分重要的过去。

零时政府 (gov zero) 的极客

成功的占领运动和由此引发的群众运动使台湾政治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许多人都意识到:行政和政府必须更加透明,必须打造开放政府的新形式。

约2000人-许多人是软件和信息技术开发领域的学生或痴迷者-构成了一场新运动的核心,更合适的说法是新共同体。共同体的名字是零时政府 (GØV外部链接),读作gov zero。中间的“O”是数字0,象征新开始。

2016年,反对派赢得选举上台后,将这场运动写入行政纲领。如今,公民技术激进分子信奉的基本原则已在政府政策中确定下来,包括扩大参与权和包容性、公开政府工作等,最主要是增加透明度。

数字化、政治化的公众

vTaiwan(英)外部链接或许是最有名的项目:这是一个数字平台,可供人们就共同关心的政治议题进行讨论。民众参与进来不需要跨越很高的门槛。Join外部链接也是一个民众在线参与的平台。

如果有人认为基础设施或学校状况不佳,可在vTaiwan上发起在线请愿书。如果请愿获得5000人以上的支持,政府就要予以回应。科尔宾此前在推特提到的,应该就是vTaiwan。

台湾数字民主的其他关切还包括:台北和其他百万人口城市的公共预算,以及地方政府的财政透明化。

特别是地方政府官员的各项支出,应对全体民众可见。CoFacts (英)外部链接平台也很有趣,可以甄别真假新闻。

极客与政府机构

这场运动的一个关键人物是唐凤外部链接。她是杰出的电脑软件专家,gov zero的创始人之一,也是世界上首位负责数字民主的部级领导。作为内阁成员,她虽然没有实体部门,却是政府落实数字战略的实际推动者。“数字民主战略对日常政治生活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刘致昕说道。

解决方案既不来自政府,也不来自私有化企业,而是来自gov zero:公民黑客共同体扮演孵化器的角色,负责就软件开发公开招标,工期为6个月。

软件开发商在短期内完成软件制作,成品均为开源软件,便于分享传播。

Karte mit Taiwan, China und Hong Kong
(Kai Reusser / swissinfo.ch)

这些软件源代码是公开的,与私人公司的运作模式不同-比如瑞士邮政开发的、已被叫停的在线投票系统。

公开源代码可以方便所有懂行的人对软件加以完善。公民技术共同体在其他国家被边缘化或毫无存在感,在台湾却成为了民主运动的核心参与者。这些“电脑界的最强大脑”今天开发的软件,可能明天就被政府采用了。

民主调研室 今日菜单:审议民主

如果政治走向两极化,那么寻找到合适的解决方式将会变得越来越难,甚至面临发展停滞的风险。那怎么办呢?把不同的人带到同一张桌子上来,让他们一起冥思苦想! 这样奇妙的形式被唤作审议民主-就是大家共同商讨,寻求作出自身决定的可能性。这是Jonas ...

可预见的数字风险

2016年政府换届后,对中国大陆持批评态度的蔡英文成为台湾地区领导人。在此背景下,台湾的民主实验可视为应对的策略。

2020年1月11日,台湾选民将选举新一届政府领导人和议员。此次选举将成为数字民主实验的试金石。这些尝试是不是真正改变了选民的生活?能不能使民众信服?

同时还隐藏着另一种危险:如果数字民主遭到人为操控怎么办?曾与刘致昕和瑞士资讯记者在瑞士共事的邱学慈(Hedy Chiu)曾追踪台湾社交媒体上水军的情况。她在伯尔尼报道节上揭露,台湾政治家曾在选前收买水军,以在数字媒体上散布虚假舆论。

自太阳花运动以来,民众为抵制舆论造假和虚假新闻,要求实现极端透明。当我告诉刘致昕,唐部长答应接受我的采访时,他露出了笑容。

“她将明白什么是极端透明:她作为部长的一切行为,都必须公之于众,包括她的采访。”

瑞士和台湾数字民主比较

● 作为“老牌”民主国家,瑞士在数字民主方面却是落后生。
● 台湾虽是“年轻”的民主政权,但在数字民主方面却是领跑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别呢?
● 在瑞士,数字化进程是由政治家推动的。主要媒介是联邦网上服务窗口(多语)外部链接,旨在帮助公民与政府部门建立联系。另一个重要媒介是线上投票系统。这一系统在试验了将近20年后,在今年夏天被联邦政府叫停(多语)—暂时性的。
● 在台湾,数字民主源于2014年太阳花运动,是民众自发的。运动中产生了公民黑客共同体。他们的原则是:扩大参与和包容,公开政府工作,以及推进政务透明。
● 如今,软件专业人员开发数字民主工具,这些工具紧接着会被各层级政府采用。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