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直接民主 规避“民意”的10种办法

限制移民、保护阿尔卑斯山、带薪产假:一旦公投结果不如意,瑞士政府、议会、法院和有关部门总能独辟蹊径,创造性地想出规避“民意”的好办法。下面介绍几种惯用的策略。​​​​​​​

这篇文章是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外部链接 #DearDemocracy的一部分。我们的特邀作者在这里表达他们的见解,后者不代表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立场。

信息框结尾

当议会和政府认为选民的决定有问题时,它们有时候会反对公投结果,实行夏令时就是一个例子。尽管选民明确反对实行夏令时,但是政府和议会还是违背“民意”,在1981年引进了夏令时,就是因为瑞士的所有邻国都已经实行了夏令时。

在大多数情况下,政府、议会和有关部门会很微妙地处理那些有争议、有问题或自相矛盾的公投结果。我们为大家收集了几种最常用的招数。

招数  1:掺水

2014年2月9日,瑞士选民通过了“反对大规模移民动议“。根据动议(多语)外部链接,瑞士将对每年来瑞外国移民人数设定上限和配额,并限制向外国人发放居留许可的数量。

这就把瑞士议会置于了两难境地:一方面,必须在2017年2月前贯彻动议内容,因为动议规定了执行期限。另一方面,瑞士一旦对来瑞外国移民人数设定上限和配额,就违背了与欧盟达成的《瑞欧人员自由流动协议》。瑞士议会并不想解除与欧盟的协议,这也不是动议的内容,动议只要求重新谈判,而欧盟是不准备重新谈判的。

解决僵局的办法是:议会没有引进配额,而是引进了企业向失业人员管理部门通报空缺岗位的义务(德)外部链接。在议会看来,这就是执行动议了。

但是,正如瑞士媒体指出的那样(德)外部链接,移民配额与通报空缺岗位,两者之间毫无关系。通过“掺水“这种方法,瑞士议会只是在表面上,而并非真正执行了这项有争议的公投结果。

招数 2:造成既成事实

规避有争议的“民意”的另一种方法是,在实施过程中逐步造成“既成事实”,通过阶段性的小进步而最终到达目的。国有发电厂私有化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2000年,苏黎世选民反对对市政电力公司实行私有化和股份制。尽管如此,市政电力公司仍然继续向私营公司的方向发展。公司毫不掩饰, 在不久的将来,苏黎世市政电力公司将被私有化。 这也难怪,因为议会和市政府也在促进向这个方向努力,并通过法律上的微调来提高市政电力公司的竞争力。

招数 3:拖延

如果公投结果不如人愿,干脆就采取拖延的招数,带薪产假就是一个例子。早在1945年,瑞士选民(均为男性,女性尚未获得投票权)就已经通过了引进带薪产假的宪法授权(德)外部链接。但是,直到 2005年选民通过了《收入替代法》后,才真正引入了带薪产假。吸取教训之后,现在正在酝酿的“父亲带薪产假”动议特意规定了实施期限。

“Rothenthurm保护沼泽”(德)外部链接动议的实施过程中,也是能拖就拖。一些州故意不遵守最后期限,因为它们对联邦的干涉(德)外部链接感到恼火。

招数 4:固执

2004年,选民通过了对特别危险且无法治愈的性犯罪罪犯及刑事罪犯实行终身监禁的全民动议,简称"监禁动议"。但是,议会在执行时有难处,主要在人权方面有顾虑。

国民院法律委员会首先建议,不要制定执行条例。议会没有采取这个回避战略,有关的执行条例在2008年正式生效。

规避动议的实际上是法院,特别是联邦法院,到目前为止,地方法院宣布的终身监禁判决多被联邦法院驳回。2013年,联邦法院通过决议,只有当病状终身不得控制时,才对罪犯实行终身监禁。而法院的心理医生无法预测终身不愈,因此终身监禁只是形同虚设。到目前为止,只有一个终身监禁令得以生效,因为犯人接受了初审法院的判决。

招数 5:重新包装

2008年,选民明确否决了大麻合法化公民动议(多语)外部链接。尽管如此,还是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消费大麻。根据议会决议,从2013年起,持有少量大麻( 10 克以下)只需支付罚款(德)外部链接。也就是说,瘾君子支付100瑞郎的罚款后,既不会被检举,也不会面临刑事程序。2017年,在联邦法院一个裁决的基础上,苏黎世市法院、温特图尔市法院及苏黎世州警察局(德)外部链接决定,拥有少于10克的大麻将不再受到惩罚。也就是说,人们可以无需很多顾虑地购买并消费少量大麻。

另外,从2011年起,还允许销售并消费 THC含量低于1%的大麻(德)外部链接。现在,“CBD大麻”在商店和售货亭里热卖。人们正在热议向吸毒者有限制地提供大麻(德)外部链接并对大麻进行科学评估。 另外,可以基于医学原因(德)外部链接向患者提供大麻, 比如为癌症患者解除病痛。 目前,新一轮的大麻合法化公民动议(多语)外部链接正在筹备之中。 这可能会澄清人们是否仍然要坚持禁止大麻。

招数 6:发牢骚

刚刚贯彻了“民意”,就立即抱怨负面影响,并建议制定新法规。“反飙车动议”(德)外部链接就是一个例子。根据公民动议,公路飙车手将被处以至少一年的监禁,并被长期吊销驾照,车辆也将被没收。因为2013年的一项新法规执行了选民诉求(德)外部链接,所以动议人撤销了该动议。

可是,在严格的反飙车法推行了5年之后,执法力度就又被削弱了。议会要求取消最低惩罚(德)外部链接,因为议会认为,处罚力度过大,而且没有赋予法官以量刑自由。

招数 7:听之任之

实际操作不符合法律规定,也是规避“民意”的一种方法。堕胎合法化动议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1977年,瑞士选民否决了堕胎合法化公民动议。一年后,选民再次驳回动议。直到2002年,选民才通过了堕胎合法化动议。但是,实际上,很长时间以来,堕胎都没有受到法律的惩罚(德)外部链接。这是因为,在考虑了心理因素的前提下,有关部门对“医学指标”的解释非常宽泛。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从1988年以来,就没有人再因为堕胎而被惩罚。

1908年根据公民动议颁发的“苦艾酒禁令”(德) 外部链接( 苦艾酒的酒精含量很高),也没有得到认真执行。私底下,人们仍然酿制并饮用苦艾酒。苦艾酒直到2005年才正式合法。

招数 8:无限期地回避问题

1994年,选民通过了“保护阿尔卑斯山”的公民动议(德)外部链接,动议要求在10年内把跨越阿尔卑斯山的交通道路改为铁路。瑞士政府认为,动议违背了国际协议,因此联邦委员会通过许多不会为瑞士与欧盟关系带来麻烦的其他措施来实现动议。因此,直到今天,动议内容也没有得到完全实施。

招数 9:装聋作哑

有时候,有关部门干脆装聋作哑。有例为证:根据1982年的一项公民动议,伯尔尼州所有的湖泊必须要有公共滨湖路。而有些城镇30多年来毫无作为(德)外部链接,直到州政府强制它们执行动议内容。但是,因为州里面资金不足,州政府表示,可能要再等30或40年(德)外部链接才能建立伯尔尼州的滨湖、滨河道路网。

招数 10:留下漏洞

“反剥削”公民动议(多语)外部链接 (Minder-Initiative)旨在制止高级管理人员获得过多的奖金。 除此之外,动议还禁止向上市公司董事会成员支付遣散费和预付款。 瑞士选民于2013年明确地通过了该动议。

根据动议,瑞士政府必须在2014年3月之前颁布相应的法令,法令应于2015年生效,这只是过渡时期的法令。动议内容将通过新修订的《公司法》而得以实施。

但是,即使有了新法,公司也很容易规避“民意”(德)外部链接,因为法令有漏洞。比如,可以通过支付津贴的方式补偿管理人员因换工作而错过的奖金(德)外部链接。 这样一来,动议仍是形同虚设。

“人民并非老板“

瑞士选民可以通过公民动议来修改宪法。

下一个环节就是议会了。议会制定相关的法令或起草新的法律条文来实施公民动议。

立法机关在工作中有一定的自由空间。议会两院可以利用自由空间,采取比动议文本更为温和的措施,来实施公民动议。

这就需要高超的政治技巧。如果议会过于创造性地利用自由空间,动议者就会指责议会“稀释“法律或”无视民意“。

议会的自由空间是特意为之,因为它保证了各种政治权力之间的平衡。“人民不是老板,而是各种政治力量中的一员”(德)外部链接,伯尔尼大学宪法学教授Markus Müller说。


(翻译:阎寒),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he citizens' meeting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