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莉莉安·莫里·帕斯奎尔 站在瑞士的角度看待欧洲委员会

council of europe chamber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1949年成立的欧洲委员会选址斯特拉斯堡。

(Keystone / Patrick Seeger)

向来以中立著称的瑞士不是欧盟成员国,却参与治理现已成立70周年的欧洲委员会。代表瑞士在该组织工作十余年的莉莉安·莫里·帕斯奎尔(Liliane Maury Pasquier)解释了这一组织的运作方式。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欧洲委员会开展哪些工作?

莉莉安·莫里·帕斯奎尔:人们总是将欧洲委员会与欧盟混淆。即使是了解我工作的人有时也会说:“哦,你又要去布鲁塞尔了吗?”

欧洲委员会成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其宗旨是避免各国重蹈覆辙。它有47个成员国,包括除白俄罗斯外欧洲大陆上的所有国家。白俄罗斯是欧洲唯一仍然执行死刑的国家。

该组织以《欧洲人权公约》和欧洲人权法院而闻名,这使居住在欧洲大陆的任何个人,在感到自己的权利受到所在国家的司法制度侵犯时,可以捍卫自己的权利。

1949年以来,委员会通过并颁布了220项公约,包括《预防和打击暴力侵害妇女行为及家庭暴力公约》(《伊斯坦布尔公约》),《保护儿童免遭性剥削和性虐待公约》(《兰萨罗特公约》),以及数据保护、反对恐怖主义、反对人口贩运、器官贩运等各个领域的公约,其根本愿景在于保护基本人权。

瑞士资讯:瑞士在委员会中起到怎样的作用?

莉莉安·莫里·帕斯奎尔:(作为议会大会的参与者),瑞士不能制定法律,但是可以通过相关决议,这些决议将成为某些公约的基础。这些决议会以“建议”的形式发送给各成员国。我们估计,欧洲委员会略少于一半的公约都以这些决议为基础。

liliane maury pasquier

帕斯奎尔性格外向,现任社会民主党联邦院议员,她计划于今年年底退出政坛。她在欧委会议会大会工作长达12年之久,且于去年当选议会大会主席。

(Keystone / Anthony Anex)

瑞士资讯:欧洲委员会如何确保其公约得到执行?

莉莉安·莫里·帕斯奎尔:欧委会奉行多边主义。如果一个成员国不履行其义务,我们将为其提供支持和建议。欧委会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制裁程序。 (但)如果是出于保护该地区或其它地区的人民免受虐待的目的,我们是应该谋求改善当事国的情况,还是应该取消其会员国身份呢?欧洲委员会不是非政府组织,不奉行“责备和批评”的政策。如果我们取消当事国成员国的资格,那么受影响的该国民众将不再受到任何保护。

瑞士资讯: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之后,欧委会采取了哪些行动?

莉莉安·莫里·帕斯奎尔:大会投票通过了一项决议,对俄罗斯议员采取制裁措施,包括剥夺他们的投票权。在那之后的五年中,俄罗斯代表团不再出席议会大会,但与此同时,俄罗斯仍然是欧委会的成员国,并继续在其他机构中开展工作,这给整个组织造成了棘手的局面。

鉴于俄罗斯公然违反国际法,当时关于是否保留俄罗斯的正式成员国身份展开了一场辩论。考虑到如果俄罗斯退出欧委会,那么超过一亿人口的俄罗斯国民将不再受到公约制度的保护,因此,议会多数成员最终决定恢复俄罗斯代表团的投票权,这样俄罗斯能自主决定是否回归欧委会。

世界民主论坛

此次采访安排在于斯特拉斯堡举行的世界民主论坛(英、法)外部链接期间,这个一年一度的会议探讨了全球民主挑战和前景。2019年11月举办的论坛主题为“信息与民主”,聚焦假新闻导致的威胁,以及言论自由受到侵蚀等议题。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瑞士在欧洲委员会中的形象如何?

莉莉安·莫里·帕斯奎尔:对瑞士的看法总体上是积极正面的。首先,在欧委会议会中,我的前辈和同事工作都十分努力,为发展民主事业做出了积极贡献。我尤其要提及安德烈亚斯·格罗斯(Andreas Gross),他是欧洲委员会选举观察团制度的拥护者。  

事实上,瑞士是一个先验的国家,总体来说运作良好。 例如,瑞士的直接民主制有时值得其他国家学习借鉴,有时也是一种风险。在某些国家,尤其是随着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运动的抬头,选举中完全实施直接投票引发了不少的担忧。

瑞士资讯:欧洲各地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运动如何影响欧委会运作?

莉莉安·莫里·帕斯奎尔:他们在欧委会中有相应的代表,表达一些与众不同的观点,有时这些观点与欧委会的核心价值观相去甚远。我们试图限制他们的影响,但有时针对某个议题,成员国普遍参与度不高,可能会导致某些匪夷所思的决议被通过。

liliane maury pasquier

莫里·帕斯奎尔在斯特拉斯堡瑞士驻欧委会办事处

(Keystone / Lukas Lehmann)

瑞士资讯:在欧洲委员会工作期间,您对瑞士的看法有何变化?

莉莉安·莫里·帕斯奎尔:过往工作期间,有些事情对我来说是显而易见、毋庸置疑的。而如今再回首,我开始明白当时它们为何会受到质疑。

比如说,在瑞士的体制中,法官由政党提名。这意味着提名法官所属的政党或政治团体对其具有一定的影响力。我们最近在瑞士看到了这种负面趋势不断蔓延,一位法官的判决结果与人民党的价值观不符,于是人民党便向该法官施加压力。如果这种情况持续发生,我们将不得不对当下的体制进行改革。在欧洲其他国家,人们认为如果法官由政党来提名,必将后患无穷。

瑞士资讯:以经济利益为核心的瑞士新外交政策(多语)外部链接是否是正确之举?  

莉莉安·莫里·帕斯奎尔:目前(瑞士)最新的外交政策还尚未实施,但我对提议的改革感到遗憾。我认为这是错误之举,不仅不利于与交往国的往来效率,还可能会损害瑞士的形象。目前瑞士享有良好的声誉,以中立原则和不计回报的发展援助政策而闻名于世。如果采取以经济利益为核心的外交政策,我们有可能被看成打着平息战争、抗击贫困饥饿的幌子来为自己国家谋私利。作为一个小国,损害自己的声誉显然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