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社会不公 瑞士是一个均贫富的乌托邦吗?

施威茨州的Wollgrau是避税天堂

施威茨州的Wollgrau是避税天堂

(Keystone / Martin Ruetschi)

当许多国家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并引发争论之时,《纽约时报》的评论却盛赞瑞士是一个财富分配均衡的国家。与斯堪的纳维亚相比,瑞士是一个少了点社会主义但更成功的乌托邦。这样的评价对吗?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最近几年,社会不公已成为学术界、媒体、政界和坊间颇为热衷的一个话题,在瑞士也是如此。例如最近:青年社会主义者提出的“99%倡议”(德)外部链接,要求对利息、分红等资本性收入征收高于工作收入的税率。按照他们的话说:“要实现终极公平,限制巨富的特权”。

瑞士-平等的天堂

最近《纽约时报》刊发了作家、投资专家Ruchir Sharma的一篇评论文章,他在这篇题为《瑞士快乐、健康的资本家》(英)外部链接一文中,将瑞士誉为平等的天堂,并称与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相比,瑞士更富裕且同样公平。其原文是:忘记斯堪的纳维亚吧。瑞士更有钱,而且财富分配竟然很平均。”

系列:瑞士的社会不公

信息框结尾

那么瑞士有关“社会不公”的争论只是一个从法国或美国等国家“引进的热点话题”吗?瑞士真的就是平等的天堂吗?

这可要看由谁来回答问题了,大家的观点很不一致:

“瑞士做的不错,”圣加仑大学经济学教授Reto Föllmi(德)外部链接表示:“说什么中产阶级的实力在下滑,这不过是从美国引入的话题罢了”。

“我们瑞士的社会关系很稳定,”独立智库Avenir Suisse的Marco Salvi(英)外部链接说:“如果把退休金也算进去的话,瑞士的财富分配还要更平均一些”。

“瑞士是世界上财富分配(德)外部链接最不平均的国家之一,”伯尔尼高等专业学校的教授Robert Fluder(德)外部链接说:“拿收入不平等来说吧,它就位居中列”。

引言结束

这些观点不一的论断显示出该话题所具有的政治性和争议性。我们将为此推出一个更深入的系列(见介绍)。不过在开篇文章里我们首先收集了一些瑞士的数据和事实。

财富和收入分配

Reto Föllmi和Isabel Martinez所作《瑞士的收入和财富分配》(德)外部链接调查显示,瑞士的贫富差距并不是很悬殊,而且近百年间收入的剪刀差一直不大。不过有一个例外:“目前巨富的收入和财富在持续增加,”Föllmi说。


Grafik Föllmi

Grafik

然而Avenir Suisse的一份报告(德)外部链接则得出这样的结论,瑞士的收入分配相当稳定且均衡。

然而联邦的税务评估报告(德)外部链接显示,瑞士的财富分配在2003-2015年间拉开了距离。富人的财产在此期间增长了近43%,而其余四分之三民众的总财产仅增长了18.6%。这还未计入职业保险金。


Einkommen

Grafik

“研究结论是相互矛盾的,”伯尔尼高等专业学校的Fluder认为值得深思:“这主要取决于人们采用什么样的数据和定义”。因此他和同事要启动一项研究计划(英)外部链接,对新的数据库进行处理,并出具贫困监测调查。

Fluder说:“瑞士的收入差距也越来越大,虽然还不及德国和美国那样严重”,而且“医保费用与租金节节升高,但工资却没涨多少。所以对下层中产阶级来说,他们在瑞士会比较拮据”。

40%财富

这些因素很重要

税收和社会福利体系对社会再分配和最终的社会平等有很大影响。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自由化的瑞士再分配的功能较弱,税收比较温和,医保和养老体系不具备“劫富济贫”的再分配作用。

还有一些瑞士的特殊之处,也加深了社会的不公平性。

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战争国家的富人丧失了大部分财富,这间接导致了平等的加深(虽然穷人的状况也并未因此而好转)。而瑞士在战争期间贫富差距还在加大(德)外部链接

瑞士的住房自有率仅接近40%,是欧洲最低的。当房产价格不断攀升时,房主自然变富了。但在瑞士能借此获益的并不多。

瑞士用低税收(统一税)吸引了许多国外的富翁。这些明星和巨富在统计中也占一席之地。

瑞士降低了遗产税。与大多数国家相比,瑞士的遗产税较低,易于财富的保全。

资本收益在瑞士无需缴税。如个人因出售股票获益则不必为增值部分交税。而股票一般掌握在富人手中。

唯一一点促进平等的:“瑞士是少数收取可观财产税的国家,”Föllmi说。

秘方在此?

综合以上种种,瑞士竟然能够在社会平等方面名列前茅确实令人惊诧,它有什么秘诀吗?

Avenir Suisse在研究中总结出以下要素,或许对其他国家消除分配不公有借鉴意义:极其灵活的劳动市场;双轨制教育体系;(半)直接民主和分散型税收制度。

Fluder还提到一点:“最低工资并未和其他国家一样急剧下降,这主要是因为工会所提出的最低工资制度”。

Salve认为,瑞士的劳动力市场非常给力,所以它的问题才比别的国家少:“最重要的原因肯定是我们的就业率高”。此外与国际相比,即便考虑到昂贵的生活费用,瑞士的工资水平也依然很高。“有人挣的钱即使在瑞士不算多,放眼国际,他的工资也是不少的,”Salvi说。

Föllmi对此表示认同:“瑞士90%以上25岁的年轻人接受过完整的教育,不是职业教育就是高等教育。这在国际上是相当高的。”在瑞士接受过职业教育的人,其月薪依职业不同在 4500-5500瑞郎之间。“这是很稳定的工资,”Föllmi认为:如果一个国家许多人都没有接受过职业教育,都拿着最低工资在工作,那么薪资分配就完全不一样了。

最后的结论是:虽然瑞士可能并非平等的天堂,如《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所描述的那样。但与其他国家相比:瑞士还算是好的。

Video

Video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