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科尼馬戲團 瑞士人都知道的一位中國姑娘

Linna Sun 与鹦鹉在观众席上

2019年,科尼百年大慶推出的節目非常精彩,其中Linna一家的訓鸚鵡引起轟動。

(邵大海,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提起瑞士會想到什麼,大家的答案或許萬變不離其宗,而瑞士人的回答一定與你不同,其中經久不變的一定有一個“科尼”,它是伴著瑞士幾代人成長、已有百年曆史的馬戲團。在這個傳統瑞士馬戲團中有一個中國姑娘的身影,她就是馬戲團少東家Franco Knie jun.的中國太太Linna。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信息框结尾

2019年是科尼百年大慶的一年,科尼佔據了瑞士電視、報刊的大小版面。而同時他們今年的巡演也引起了很大的轟動,10月底 ,這一年的演出季即將接近尾聲。這一天是他們在伯恩高原地區圖恩小城的最後一天,當天他們將向法語區弗里堡遷徙。瑞士資訊swissinfo.ch安排在這裡,採訪科尼(Knie)馬戲團的第七代傳人Franco和他的中國妻子Linna。

天氣有些陰沉,天空中飄著綿綿細雨,一路過來的時候,整齊停靠在公路旁藍白相間的科尼房車群就已經逐漸映入眼簾,距離圖恩火車站不遠處的馬戲團營地更是被演出用的圓頂大帳蓬和整齊排列的一排排房車烘托出濃濃的馬戲味道。

因為是最後一天,馬戲團的營地上顯得格外寧靜,只有一隊幼兒園的小朋友在兩位老師的帶領下來營地參觀馬戲團動物園。孩子們身上穿著的明黃色醒目背心在灰濛蒙的細雨中顯得格外刺眼。當Franco和Linna從一排房車後面走過來的時候,小朋友和老師們沒有一個人注意到這兩位大名鼎鼎的科尼人,他們的目光集中在動物園裡晃來晃去的駱駝身上。

科尼家族

1803年弗里德里希·科尼(Friedrich Knie)創建了科尼馬戲團。

200多年來,科尼一直是歐洲著名馬戲團之一。 

1919年正式成立國家馬戲團。

每年從3月至11月是科尼的演出季節。

科尼國家馬戲團有限公司,是一個100%家庭企業,擁有來自15個國家的200多名員工。

Rapperswil的冬季住宅區和科尼動物園也屬於馬戲團所有。

信息框结尾

這就是瑞士人對待名人的態度,在台下為你大聲喝彩,而在生活中把你當成最普通的一員。

採訪在一輛專門用來會客的小房車裡進行,木桌木凳返璞歸真,將這對科尼伉儷襯得更加英姿颯爽。儘管這一天是整個馬戲團搬家的日子,全團人馬加上全部1500噸裝備材料都要按部就班地裝車轉移,但在他們臉上卻找不到一絲忙亂,這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

Franco有一張非常親和的面孔,40歲上下的年紀,臉上卻似乎尚未完全脫去童真,他是馬戲團的台柱,負責技術裝備和所有物資的運輸。他身邊的中國妻子Linna也是身著便服,一件寬大的淺色粗線毛衣讓她看起來舒適隨意,標準的娃娃臉上總是帶著微笑,雖然來自遙遠的兩個國度,但是從Franco和Linna身上,能一眼認出夫妻臉。

兩條鐵紀律

與他們的交談有些像老朋友聊天,作為一個大家族企業的核心人物,Franco很為科尼感到驕傲,他告訴瑞士資訊,科尼馬戲團是一個純家族企業,自負盈虧,不需要任何的資助。科尼還被譽為管理得最好的多文化團體,約240名成員來自十三、四個國家,有著不同的文化和宗教背景。而科尼家族在馬戲團中起著類似“家長”的作用,在這樣一個多民族的小社會裡,要想相安無事地生活在一起,必須有明確的規章。

現代人的古典馬戲藝術 瑞士國家馬戲團2019舞台精彩瞬間

今年是瑞士國家馬戲團-科尼(knie)- 100歲生日。科尼家族在瑞士可謂是家喻戶曉,因為他們陪伴了瑞士幾代人共同度過了童年,少年,青年,中年甚至老年。

每個演出季馬戲團都會從世界各地招募雜技演員,“我們馬戲團有兩條'鐵的紀律',就是不談政治、不談宗教,本著這兩條規定,馬戲團裡的各國演員都能夠和平相處,當然有時候也不可避免有一些小摩擦,但這也是人性的一面,”Franco說。

出生在馬戲團的人生

對於Franco來說,沒有一種文化是難以理解的,“這取決於你願不願意去理解,每個國家的人都有自己的文化習俗,在演出季節開始之前,我們都會為這些國際演員們講解在瑞士的須知,我們會盡量為演員們提供充分的信息,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為了方便溝通,我們也會安排翻譯,演員們一般在我們這裡生活8個月,他們會適應這裡的環境。”

作為出生在馬戲團的後代,是不是注定一生留在馬戲團,對這個問題Franco說:“並不一定,小的時候,我們並未被強迫一定要留在馬戲團,我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我覺得這是聰明的做法,因為強迫反而會令孩子叛逆。”他從小就喜歡擺弄電腦,後來學了信息學,他完全有可能有一份其他的工作。然而他還是回到了馬戲團,歲月如梭,“如今我已經在家族馬戲團中活躍了20年,我對馬戲團有一份責任感。”

對於他們的兒子小瑞以後是否會留在馬戲團還不能定論,“他今年13歲,在馬戲團出生,和動物一起長大,他現在在上初中,功課很緊,只是在假期的時候在馬戲團幫忙,對於以後的方向,他還沒有想法。”

說起太太Linna,Franco眼裡充滿笑意,他說:“我們是一見鍾情,現在已經結婚20年了,我們的婚姻幸福,我們彼此需要對方。”他們的愛情故事並不曲折,他們是在Linna作為中國優秀雜技演員來科尼客座演出時相識,演出任務結束後回國,Franco追到中國,把她追回了瑞士。

馬戲團的生活

每個人都有一份生活,這份生活或許簡單,或許繁忙,但是最後生活裡都會有一個規律可循。而馬戲團的生活又是怎樣呢?

Franco形容馬戲團裡的生活是“在路上,在運動中”,“我不能想像每天坐在辦公室裡8小時,我很享受這份自由,我們接觸很多人,我們看到的很多,我們輾轉於瑞士的許多城市,”至於在馬戲團生活有什麼缺點,Franco說:“我們總是要經歷聚散,每當一年的演出季結束​​,就是和演員們告別的時刻。”

馬戲團對於瑞士人意味著什麼,Franco說:“我們有我們的忠實粉絲,他們是看馬戲長大的,並把看馬戲的傳統一代代傳承下去,我們與我們的觀眾之間有著緊密的連接紐帶,馬戲團是瑞士文化的一部分,也是瑞士質量的代表。”

大型野獸

馬戲團近些年放棄了大型野獸的演出,但是這並未影響到馬戲團的受歡迎程度。 “大型猛獸的缺席,並沒有給我們帶來損失,的確有些觀眾會留戀那些大型動物的演出,我們用最大的愛心對待我們的動物,但是現在我們沒有那麼大的空間豢養大型猛獸,因此我們自願放棄了這類節目。“

以前Franco一家負責訓象,放棄大型動物參演之後,他們嘗試創新節目,比如去年他們推出了玄妙無人機光效節目,這是無人機全球首次出現在馬戲團。今年他們的節目是訓鸚鵡,也受到熱贊。

做自己

在Franco接受採訪的時候Linna一直靜靜地坐在旁邊,時而與丈夫相視點頭微笑,兩人之間的默契溢於言表。她已經結婚快20年了,馬戲團已經無疑是她的家,除了Franco和兒子小瑞(Chris Knie)之外,這個家庭還有許多其他成員,馬戲團每年迎來送往許多來自各種文化的演員,她把他們也看成是家庭成員。

雖然貴為馬戲團的“少奶奶”,但她對任何人都非常禮貌熱忱,每次遇到馬戲團的人,無論是工作人員還是演員,她都會駐足與他們聊幾句,臉上總是帶著發自內心的微笑。

作為一位瑞士名人,她常常會被人認出來,甚至在意大利和希臘都有過這樣的經歷。 “我們很驕傲,不是因為我們是名人,而是說明人們喜歡我們的節目,看到我們就會想到大象。這是人們對我們的肯定,對我們對動物的態度的肯定。”

名人合影 Franco和Linna的朋友圈

馬戲團的生活,用Franco的話說,就是在路上,在運動中,認識很多人。Linna說,無論是費德勒還是其他名流,與我們的交往都是自然、隨意和低調的。從這些照片中不難看出,Linna說得不錯。

像每位瑞士名人一樣,他們非常低調,Linna從不刻意做任何事情。 “我覺得我們整天在舞台上,曝光率已經很高了,不需要更多的曝光。瑞士是一個開放的社會,我自己也是本著開放心態對待人和事物。”

他們一家與費德勒一家非常熟絡,有時候兩家會聚在一起,“費德勒一家也很低調,平和,我們在一起也一樣聊聊家常,談談孩子上學這些平常的事。不光費德勒,我們和任何人的交往都非常自然,隨意。”

Linna曾是中國一位優秀的雜技演員,問她是否能想像如果不出國留在中國生活,她坦言無法想像,“因為從小就'不著家',我不能想像很長時間在一個地方生活。現在因為網絡的發達,已經不再那麼想家了。”

對於“融入”她覺得不必總想著融入這回事,“我覺得其實哪裡的人並沒有很大區別,主要是人的主觀意識,我會按照我的想法去行事,而不是因為我是瑞士人或是中國人。“

當被問到她覺得自己是中國人還是瑞士人的時候,她的回答亮了,她說:“我是我自己。我們在瑞士也會過中秋節,也會帶小瑞回中國了解中國文化。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要知道自己從哪裡來,現在在哪裡。“

那麼她是否把一些中國的元素帶入了瑞士的馬戲團,她說:“我就是科尼馬戲團的中國元素,這就夠了。”

百年來,科尼馬戲團伴隨著瑞士幾代人的成長,直至今天它還是瑞士人休閒生活的一個亮點。可以說沒有看過馬戲的人不是真正的瑞士人。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