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在汝拉州1/5的人月工资不过4000瑞郎 ()

在汝拉州1/5的人月工资不过4000瑞郎

瑞士汝拉(Jura)是继纳沙泰尔之后,第二个通过全州公决,决定在本州施行最低工资制度的州。就在几年前,这块土地还视“最低工资制度”为一个笑话,可现在,在实施了人员自由流动政策之后,不安的情绪在这一边境地区弥漫。

工会组织UNIA宣称,在汝拉,每5个人中就有1个月工资不过4000瑞郎。而这是联邦统计局公布的最低工资线。全瑞士的该平均比例为1/10。

在今年3月3日的投票中,选民的投票结果显示出其不安情绪,尽管政府、议会和经济界人士纷纷建议否决,但选民还是以54%的赞同率,通过了左派的倡议,决定把法律界定行业最低工资的政策,引入到该州所有的公司中去。不过,有普通劳动合同的公司除外。

汝拉州的生活费用

慈善组织Caritas负责“社会及债务部门”的Estelle Kamber向瑞士资讯表示,汝拉州育有2子的家庭一个月的开销如下(估算):

本州规定生存线:2900瑞郎;(债务追索部门提供)

以下均以瑞郎计:

房租:1300

医疗保险:700;

交通及外出费用:330;

税务:450;

零用:150;

总计:5830

(双职工家庭的育儿费另计)

“对于中产阶级来说,他们总是需要更辛苦地去工作,才能养家糊口,”Caritas汝拉州负责人Jean-Noël Rey说。稍有闪失,他们就可能付不起帐单,最终沦为负债者。

低工资地区

“说我们这里的生活费便宜,这只是一个骗人的托词。就是有此借口,几个汝拉的公司才向他们的员工发放如此微薄的工资,”UNIA工会主席委员会的Pierluigi Fedele斥责道,该组织对3月的倡议持支持态度。汝拉一直都是低工资地区,但最近几年,形势变得更差,他说。

“压榨工资的情况,出现的越来越多。比如在零售业工资不足3000,在旅店和工厂也是如此。有的服务于第三产业的人,全职员工工资却不足2000瑞郎!”

Pierluigi Fedele对人员自由流动政策大为不满,尤其是随之带来的在汝拉州压榨工资的趋势。在这里有6400名跨境工作人员,其中多为法国人。“那些训练有素的本地员工,是第一批受到人员自由流动政策(2002年)打击的人。自2009年该政策得以延长之后,那些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人,也遭受了降低工资的待遇。在一些几乎没有监管的行业,如工业企业里,为了赢利无所不用其极”。

非普遍现象

但这些分析并没有得到经济界人士的认可,他们对倡议持反对态度。“这并不是压榨工资,”汝拉州工商业行会(CCIJ)主席Jean-Frédéric Gerber说:“工资确实有所下降,但并不普遍”。

Jean-Frédéric Gerber担心一旦按照法国模式引入最低工资制度,会引发结构性失业浪潮,疏于培训的员工可能会被劳动市场淘汰,这将削减社会保障能力。“这一模式已经存在了。左派督促政府解决低工资的问题,他们从我们手里夺权,使我们无法依据行业差距而进行协商”。

尽管对投票进行宣传时打出的旗号是为了“社会主义、进步的汝拉青年”,低廉的工资会造成州和政府的财政负担。但如今的现实依然是,许多员工要靠社会救济生活,因为只有微薄的工资,难以为继。

事实上,目前三分之一的汝拉人要依靠社会救助,才能缴付医疗保险费。这一支出高达每年4000万瑞郎。不过具体数字州政府并未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透露。

如何实现?

为了对该倡议的“可实现性”做出质疑,反对派搬出了司法论据,并从联邦法院的判决中得到了支持:最低工资应向保险和社会福利的最低收入靠拢,也就是每月2500瑞郎。“州政府没有权力对行业最低工资进行限定,就像这个倡议所要求的那样,”Jean-Frédéric Gerber说。

2011年,纳沙泰尔州(Neuenburg)经选民表决,成为第一个限定“社会”最低工资的州。但至今尚未付诸实施。法律上的不确定性,令Caritas-这十几年致力于改变“穷忙族”命运的慈善团体,对汝拉州的倡议敬而远之。

“政客们裹足不前,雇主们纹丝不动。我们在督促汝拉政府尽快采取行动,”Pierluigi Fedele说。汝拉州的行动将会带来连锁反应,因为提契诺州也出台了类似动议,还有瓦莱州,即将就此投票。而沃州、日内瓦州的选民已拒绝了类似倡议。

左翼和工会试图将类似讨论带给全国,明年可能发起全民动议。据首次民意调查显示,3/4的受访者表示,将对瑞士工会发起的倡议表示支持态度,尽管这可能会改变瑞士传统的社会福利模式。

边境工人的失业率

根据专门监测汝拉山区边境工人统计数据的机构OSTAJ提供的信息,2012年第三季度汝拉山区瑞士境内失业率为2.8%;法国部分(Franche-Comté)达9.9%。

“钟表业的发展带动了大批的就业岗位,边境工也增多了,”UNIA工会的Pierluigi Fedele说。但该行业一旦遭遇危机,情况就会有所改变。2008、2009年危机导致瑞士汝拉山区失业率高达6.6%,因为这一工业地区完全以出口为导向。

“危机时期,边境工数量首次出现轻微减少。这意味着瑞士当地手工业起到了一定缓冲作用,”他说。自2006年起,该地区边境工数量几乎成倍增长,在2012年三季度达到41'000人。

工业较少受到监管

汝拉州只有10%的工业企业签订了普通劳动合同。“汝拉州经济企业大多由员工不超过20人的小公司构成,”汝拉州工商业行会(CCIJ)主席Jean-Frédéric Gerber说。

他们试图在工作时间和工资上向国家普通劳动合同靠拢,但有些特殊条款,如每年5-6星期的休假,尚难实现。


(译自德文:Peter Siegenthaler),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