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竞选资金


瑞士蓝筹股:美国员工青睐共和党


作者:John Heilprin


十几位美国第45任总统候选人背后那数十亿美元的踪迹,令其注定会受到密切的关注与曲解。(飞行器制造商Otto Dieffenbach III) (Reuters)

十几位美国第45任总统候选人背后那数十亿美元的踪迹,令其注定会受到密切的关注与曲解。(飞行器制造商Otto Dieffenbach III)

(Reuters)

瑞士各蓝筹股企业的美国员工们,多把他们的大部分资金押在唐纳德·川普当选总统,以及共和党的商业政策上。

在构成瑞士证券交易所(SMI)蓝筹股的20家主要企业里,那些身为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的美国员工至今已向2016年美国联邦大选周期捐赠了610万美元(约合4067万元人民币),其中55%捐给了共和党。

按照瑞士资讯swissinfo.ch对驻华盛顿政治反应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英)资料的分析,2012年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况-瑞士证交所上市公司的员工捐出的850万美元(约合5667万元人民币)里,有六成的捐赠对象为共和党候选人。

而在2008年的大选中,高达970万美元(约合6467万元人民币)的此类捐款则几乎在两党间平分。

资料显示,由各政治行动委员会(PACs)、个人与软钱(即不受联邦竞选财务法约束的竞选资金)捐赠人捐献的200美元及该额度以上的资金,应及时上报给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这些钱将会被分摊给25名总统候选人、2049名众议院候选人和433名参议院候选人。

2

引人深思的分歧

瑞士证交所上市企业的大多数捐款来自金融企业瑞银集团(UBS)、苏黎世保险集团(Zurich)、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瑞士最大的两家制药企业诺华(Novartis)、罗氏(Roche),以及农业化工巨头先正达(Syngenta)。然而若是对大选资金数据细究起来,则会发现这些瑞士跨国集团内某些美国员工之间一种引人深思的分歧。

瑞银、苏黎世保险与瑞士信贷等金融企业的员工似乎对亿万身家的房地产富豪川普及其他共和党人青睐有加,而为诺华、罗氏和雀巢(Nestlé)效力的员工则似乎更倾向于民主党政治家希拉里及其他民主党人。

“他们都在试图影响企业业务所在地的大选或是候选人。金钱通常会流向那些能够影响政策进程的人,”美利坚大学政治学教授坎蒂丝·纳尔逊(Candice Nelson)说道。她的研究侧重于竞选资金与选民行为。

在11月的最终投票到来前,在长达两年的竞选期内,已有数十亿美元涌向联邦大选、政治党派与外部组织。而各总统候选人至今共已筹集了逾9.93亿美元,2482名国会候选人筹集到的总金额则已超过12.8亿美元。

虽然与瑞士有关的逾600万美元捐款只能算是九牛一毛,但纳尔逊表示,由于围绕川普的投资及海外捐赠人通过克林顿基金会到底能产生大多影响等问题,海外资金大体上已经成了一个间接竞选重点。

“表明诚意”

尽管企业管理者与员工为了谁也不得罪,常常出现给各政治党派一视同仁、都捐一点儿的做法,“好表明自己的诚意”,但纳尔逊也指出,特殊利益集团与协会一般却会支持反映他们政策立场的候选人。

瑞士的新闻媒体则代表了对川普民粹主义诉求深深的顾虑(英),因而总体上更倾向于希拉里能够带来的经验-若是她能在美国选民首次接受黑人总统的6年后,成为美国首位女总统的话。

因为川普采取了非传统的资金募集方式-他承诺会不加限制地使用自己的私人资金,所以给他的竞选捐款金额便落后于希拉里。截至9月下旬,川普只募集了1.6亿美元,仅略超希拉里募集到的4.35亿美元的1/3 。不过,对于海外利益有能力加入其他组织,通过秘密金钱与受雇说客在华盛顿买影响一事,向来就令人分外担忧。

自1966年起,美国法律以“国内安全”为由,严禁外国人直接或间接捐款。该法禁止候选人在知情情况下接受外国人或海外企业捐助的款项。永久居民可以捐款,外资美国企业或跨国公司驻美分公司在特定条件下,可以开办政治行动委员会。

 

谁更有利于商业?

虽然共和党宣传的政策被普遍视为更有利于商业发展,但广为人知的川普曾离开共和党机构之事却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就商业范畴而言,他支持保护性关税,还反对美国继续留在总部设在日内瓦的世界贸易组织(WTO),这也使他的候选身份备受争议。

川普许诺,会以促进商业发展、增加就业机会与提高工资为目的,采用降税和削减管控等方式,令“美国得到助推启动”。

希拉里也被看成是支持商业发展的候选人。她想要增加对企业的贷款,还呼吁向联邦斥资项目投资至少2750亿美元,以巩固全美日渐破损的高速公路、桥梁、铁路、机场和其他基础设施。

大型制药企业普遍都尝试和希拉里套近乎,尽管她从未被视作药企的朋友,而她的竞选纲领也提出将价格与研发金额结合,从而降低药价的办法。与此同时,川普则强调要废除奥巴马的医改法案、促进保险公司间的竞争、同制药商谈判以节约资金,以及让消费者能够买到更多进口药品等等。

如果你不是美国人……

驻苏黎世瑞士美国商会(Swiss-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英)会长马丁·纳维尔(Martin Naville)特别指出,决定捐多少和捐给谁的并不是银行或大制药商,而是它们的员工,这些员工必须是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并且以个人或通过政治行动委员会的方式捐资。

“因为你若不是美国人,捐款便属于违法行为。如果你是外国人,你可以去游说,或者雇佣说客去告知或影响候选人,但绝不能向候选人捐款,句号。大多数款项也不是捐给总统候选人,而是给参议院和众议院候选人,”他表示。

虽然美国竞选资助法不限制大笔资金用于独立支出委员会(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和其他党派与组织外开销,然而这种制度却比瑞士某些最大欧洲贸易伙伴要透明得多。

纳维尔在谈及捐给某些欧洲候选人的瑞士捐款前景时说道:“这里完全不禁止外国人或企业做出捐款。由于有法律禁止腐败,各党派与候选人必须公布自己收到哪些款项以及怎样使用这些钱,却不需要宣布资金的来源。”

瑞士的最大贸易伙伴是德国和美国,其次分别为意大利、法国、中国、英国、奥地利、荷兰、西班牙和香港。不过据纳维尔透露,美国市场正在成为瑞士出口日益重要的“火车头”。

“人们担心好日子将会终结,”他最后指出。

瑞士透明度

由于美国有联邦公开法,因而在围绕重金涌入美国大选的喧闹之中,大笔款项至少还能有迹可循。

相比之下,瑞士民主的透明度就没那么高。欧洲重要人权组织一直就在批评瑞士,称其隐匿捐给政治党派与选举宣传的私人款项来源。

在欧洲委员会的47个成员国中,只有瑞士与瑞典两个国家没有制订公开法,对国内的政党与选举资金做出约束。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