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上海血统》第十三章 往上海 ()

《上海血统》第十三章 往上海

多年后,她那一天的模样一直留在他的心里。白色的衬衣和灰色的筒裤熨烫成整洁的线条,她的手插在裤子里,背朝着晚霞,乌黑的眼睛全是笑意。

——题记

抵达三亚把船安置好,办了一大堆手续,马丁一看时刻表,还能赶上从三亚到上海的最后一班飞机。上海,那是她的故乡,他一刻也不愿意留在海南,强烈的好奇心要他马上去找寻她的留言。

在机场,他买了面包和可乐,坐在登机口再次打开笔记本,用鼠标点击上海,出现一街道门牌——虹桥路999号,用google搜索,显示出是一所芭蕾舞蹈学校。

他知道虹桥路也颇了解上海,他猜那学校应该离她在上海的家不远处,毕竟在上海他居住了三年,直到小宝离开故乡。

1993年的那个初夏早晨,那是他在上海的第一个早晨,他被一个陌生的女孩狠狠地掌掴,他不知道她哪来的那么大力气,以至于他的脸一直到她出院后才消了肿。

清醒之后的一整个星期她没有说一句话,她的父母来探望她,母亲伤心欲绝,可是依旧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凌晨三点这个女孩会行走在高速公路上。她的母亲尽管伤心,可是对女儿的态度却相当强硬,总是反反复复说着一句话,后来从香港同事嘴里他才知道她母亲对她说:那么脆弱,就别做我的女儿,不说出真相,也别做我的女儿。

一天里的大半时间女孩只是昏睡,醒后就坐在床上看着窗外,微微蹙着眉头,也不好好吃饭,当天黑下来的时候她就去楼下的小树林里散步。她身体已无大恙,有的全是心病,院方正在征求家人的同意,打算把她送到精神疗养中心,实施抗抑郁治疗。

一个星期后的傍晚,他正在楼下的树林里散步,有点思乡。这里没有山峦与森林,地势平坦,总让他有陌生感,他甚至考虑提前回维也纳,母亲亲手做的糕点已经在邮寄的路上了,只有到了另外一个地方才发现家乡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温馨,无聊的欧洲乡下生活在他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个小小天堂。踱着步,就在这时他听见有人压抑着的哭泣声,趁着还蓝着的天,他看见那个女孩正躲在一棵树后。他考虑着走开,但是刚走远几步还是绕了回来,欧洲男人的绅士作风作了祟。

“对不起,你还好吗?你说英语吗?真不巧我没带纸巾。”

她被他吓了一跳,马上收起眼泪看着他不说话。

10秒钟,20秒钟,30秒钟过去了,他被她看得不知所措,于是打算走开。

“你能够抱我一下吗?”她用英语说,“一下就好。”

他犹豫着,看了下四周,没人,于是走上前把她轻轻抱在胸前,这是他第一次拥抱一个亚洲女人,她生就着完全不同的骨骼,那么小,那么脆弱,仿佛一用力就消失了。

如今他已经记不起当时他抱了她有多久,因为他当时根本就不能思考,如果没有那个拥抱,可能在他的记忆中她只是一个有着好看眼睛的女孩,可就是因为那个拥抱让她从此变成他人生中的一种承担,他要为她承担,承担起人生中所有的重量。
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开始简单地与他说话,只是对私人生活闭口不谈。她成了他在上海的第一个朋友,她带他去城隍庙吃小笼包,逛满是西洋假冒商品的华亭路,走满是法国梧桐的衡山路。他喜欢她带他出去玩,因为只有那个时候她的脸上才有隐隐约约的笑容。

一天傍晚坐在黄浦江边,她有点累了,把头轻轻地靠在他的肩膀上。

“马丁,你说我们为什么要活着?”
“为了爱。”
她支起身有点吃惊地看着他,“真的吗?”
“在我看来是。”
“如果心爱的人不见了,你会怎样?”
“会去航海,把自己交给大海。”
“没想到做医生的也会那么浪漫。”
“你有心爱的人吗?”他问了一个一直想问却不敢问的问题,他对她腕上的镯子有疑惑,今天他一定要抓住机会多了解她。
“你说人会不会一辈子就只爱一次?”她不答问题。
“不会。我20岁的时候遇见了第一个心爱的女孩子,我想把自己的一生都交给她。”
“后来呢?”
“后来,她去国外当交流生半年,回来之后就说分手。”
“原因?”
“我一直追问她,但她没有给我答案。”
“天底下最闹心的事情就是爱人留下的悬念。”
“后来的两年,有时候会从朋友嘴里听见她的名字,每次听见她名字,心里就会有绞痛。”
“再后来呢?”
“再后来就淡忘她了。”
“那你怎么会知道你会再爱呢?”
“会的。”
她开始不作声。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有没有心爱的人,我已经回答你好多问题了。”
她把头又慢慢地靠回到他肩膀上。星星闪耀在平静的海上,犹如深蓝色的盒子托着Swarovski的水晶饰品,让人心里有深沉的喜悦。
她又不作声了,他不知道她的脑袋里在想什么。
“这是北斗星,”她指着天空,“边上是大熊星座,再边上就是我,射手。你是什么星座?”
“天蝎。”
她笑起来了,“多么不幸啊,你知道吗?射手座手里的那只弓箭永远对着天蝎的心脏,和我在一起,你会多么容易伤心啊。”
“我不害怕你,我的心很强壮,我会保护你。”他转过头望着她的黑色眼睛。她有点吃惊地看着他,眼睛里面慢慢升起一层雾。
“马丁,”她声音开始低沉,“你真的会是我的守护神吗?”
“会。”
“为什么那么轻易允诺?”
“因为我知道我会。”
她把头又轻轻地放在他宽阔的肩膀上。



好景不长,没多久她便出院了。

她没有跟他说再见便走了,他是从护士那里知道的,问护士她走了多久,答不多久,他犹豫着要不要打她手机,因为心里着实为了她的不辞而别生气和失望。他站在窗口想了会儿,突然跑出医院,去了对街的酒吧要了两根塑料搅拌棒,一根粉红,一根蓝色,把上端的两颗星星拧了下来,然后打电话给她,她接了,听见他的声音有点恍惚,仿佛忘了他是谁,他问她在哪里?她说在路上。他问她要去哪里?她说回家。他问她是否还能见到她?她斩钉截铁地说不知道。他的心凉了,他要求再见她一面,她犹豫了一下同意了,俩人约定在淮海路的复兴公园。

上海的公园总是挤满了各式各样游荡的人,谈不上悠闲放松,公园在马丁眼里是城市里一座孤岛,上面充斥着有着各式各样意淫的人。

她站在大门口,他向她走近的时候,几乎有一百双目光望向他们,他的脸一下红了,觉得自己仿佛长了个巨大的鼻子。她疑惑地看着他,问:“我有东西落下了吗?我的治疗费用应该已经签单了吧。”

他又气又好笑,叫她把手给他,她疑惑着伸给他,他把一颗粉红色的星星放在她手心里,“清水小宝,你听着,这一颗星星是你的,”然后他亮了亮手里的蓝色星星,“这一颗是我的,你要保存好你的星星,如果你还想见我的话,”他的声音开始哏咽,“你就把你的星星寄给我,我会马上来见你。”说完,他把写着通讯地址的纸条一起塞在她手里。

她困惑地看着他不说话。“你听见没有?”他问她。“哦,”她短短地回答,“那我走了。”她突然转身就走了。

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他的一滴眼泪落了下来。他想,他是一辈子也见不到她了。

他熬过了半年的实习后回到了自己的故乡,生活开始波澜不惊地进行着,他没有她的消息,她忘了他。


登机时候到了,马丁盒上笔记本,坐到靠窗的位子上,这是他人生中第三次飞往上海。

1994年,那是在他们分开差不多一年后,那天下午他从诊所回到家,平淡无奇的一天,和平时一样,在他踏进门的一刻,他母亲正在客厅里熨烫衣服,父亲在隔壁的工作室里修理一辆二手车,他说了声“我回来了”,穿过客厅走到厨房拿了一枚苹果,一张印着施瓦茨伯格咖啡馆的明信片静静地躺在桌上,他翻过来:

“你还记得我吗?你说过你会是我的守护神。我在维也纳,准备停留一周,这几天下午我都在施瓦茨伯格咖啡馆,你会来看我吗?

小宝(附上粉红色的星星一枚,我记得那个约定。)”

一年了,他的生活一切安好,工作越来越得心应手,时不时地约会邻近村里的几个女孩,但是还是有寂寞有道不明的轻轻的苦闷。直到收到这一封信,似乎他才更了解自己,触摸着那颗塑料粉红色星星,他发现自己其实一直都在想她。他不能相信她居然还留着那颗星星,居然还记得那个有点幼稚的约定。

他一年来从来没有象今天那样高兴过!

施瓦茨伯格咖啡馆是维也纳上百年的老店了,在旧时是社会名流的聚集地,白郎宁夫人、雨果、巴尔扎克和简•奥斯汀都曾经在那家咖啡馆小坐过,而如今她也在那里,在等他。

他当晚就出发了,几小时后躺在维也纳城中一家旅馆的单人床上,他微笑着满足地睡着了。她和他居然在一个城市里。

第一天,他等她,她没有来。第二天,她没有来,他等到傍晚六时,悻悻地走出咖啡馆,犹豫着是否要买当天的火车票回去,突然他找出她寄来的明信片,发现今天距离她寄出明信片的日子正好是整整一周。她一定已经走了,他决定回家。

“马丁。”有人在背后叫他。

他回头。多年后,她那一天的模样一直留在他的心里。白色的衬衣和灰色的筒裤熨烫成整洁的线条,她的手插在裤子里,背朝着晚霞,乌黑的眼睛全是笑意。

“马丁。”她再次叫他,他这才回过神来,她就在他的眼前。

他们走过葡萄枝造型的水晶灯,一同坐在施瓦茨伯格咖啡馆里。她愈发漂亮了,眼睛里的阴郁没有了,里面是光明和冷静。她几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声音低沉,说话风趣,举止风流,只是那枚镯子还在腕上,Cartier的螺丝刀的爱。

他们简短交换了各自在过去一年里的故事,她上了高中,学业紧张,假期里都会外出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如何运行。这是她第一次来到欧洲,对这里的文化充满了好奇。

“咖啡在上海真正流行开来差不多是在80年代初,一开始很多人不喜欢它的口味,说那是咳嗽药水的味道。其实上海人如果不喜欢什么饮料,都说它象咳嗽药水的味道,对刚兴起的可乐那时候也这么说。80年代初,一开始流行的是上海自制的咖啡豆,后来是云南咖啡和雀巢速溶咖啡。雀巢当然更有面子,喝完了的瓶子上海人舍不得丢掉,常常装些其它东西摆放在咖啡色的玻璃橱里。”她向他解释,手里拨弄着法国大碗的牛奶咖啡,他把一个“莫扎特巧克力球”放在她碗边。

“这是什么?”

“奥地利的特产,外面是巧克力,里面是磨碎的栗子。”

她不客气地把它一口吃掉,继续到,“现在在上海喝咖啡还是很情调很隆重的一个词,一杯卡布基诺的价钱差不多是这里的两三倍。”她看着桌上的价目表。

“在这里,只是大多数人早餐的必过程序。”

“就象我们上海人早上喝豆浆。”

“这里的女人穿得不好。”她打量着周围,“总以为欧洲女人很风情,可是实际情况却是太平淡,中年妇女过于保守和随意,年轻人的流行是没有个性的流行,老年人中倒是能见到几个好品味。”

“外表不代表一切……”

“外表就是一切,”她打断他,“有什么样的内心就会有什么样的装束,每个人呈现自己的方式就是利用外表,但是一些人不懂如何扬长避短表现自己,一些人过于懒惰不愿意表现自己。对我来说,穿无趣衣服的人,他们的人生也会很无趣。奥地利女人,很无趣。”

他有点不高兴她那样评价自己国家的女人,可是她似乎又是对的。他在上海的那半年里,在他所遇见的有限的几个亚洲女人身上,他看见一种与欧洲不一样的活力和自主。亚洲女人喜欢精彩,欧洲女人喜欢安逸。突然,他对自己有趣的发现感到惊奇。

“旅行中很少有人穿熨烫过的衬衣,也很少有人穿雪白色,这代表什么样的内心?”

“整洁。我喜欢整洁的人生。”

“整洁?解释。”

“一切在礼仪范畴中,一切都在冷静地控制下。”

“你这样年纪的女孩子怎会有这样的想法,应该是渴望激情和爱情的年纪,怎么会向往冷静。”

“我不需要爱情,爱情给生活带来复杂。”

他听后有点失望,不知如何继续这个话题,于是又问,“告诉我你怎么会选择来奥地利?”

她把脸慢慢凑近他,黑色的瞳孔紧逼着他,“我想你了。”她绵绵地说。

他的心一动,就在快要相信她的时候,她一脸正色地说,“其实每年假期都会旅行,去不同的地方走走,以便日后决定要在哪一个洲哪一片大陆生活。”

“有没有满意的发现?”

“直到目前还没有,慢慢走,慢慢看,还有时间。”

“你想要什么样的人生?”

说起梦想的人生她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广告,”她斩钉截铁地说,“我要做一个很出色的广告人。”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创造不同的梦想和欲望,人就是为了这些而想要活下去的。我喜欢音乐,美术,文学,我喜欢无中生有,所以我喜欢广告,喜欢每个人在消费的时候那种快乐的笑容。你呢?”

“我想生活在大海上,虽然很多人说生活在海上会很无聊,因为每天都是同样的风景,可是每次在海上,我觉得时间停止了,只有风声在耳边,生活其实不需要有很多意义,有美好的回忆就好。很多时候,我只要闭上眼睛,就会看见所有想看见的美好。”

“好比说?”

“好比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和她美丽的眼睛。”

“很难想象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说生活就是捕捉欲望。”

“生活于我来说是闭上眼睛去感受美好。 ”

“听上去像山顶洞人,”她打趣,“我们一定是来自不同的世界,不同制造。”

“MADE IN CHINA。”

“说说你的童年,欧洲乡村的童年是怎样的。”

“我有一个大哥,两个双胞胎弟弟。我们住的山村有两千多居民,有条小溪还有一座2000多米高的山脉,四周森林环绕。我父亲是工程师,工作室就在家隔壁,母亲是家庭主妇照顾我们兄弟四人。小时候,我们兄弟常常打架,等稍微大些了,我得到了一辆山地车,于是就去挑战山脉,周末的时候骑车上山然后再从山顶俯冲下来是我最大的乐趣。我喜欢摇滚,村里会乐器的孩子常常聚在一起练习,我们组建过乐队,只是从来没有登过台。如果实在没有事情做,我就去森林里面逛,采蘑菇回去让我母亲鉴别,或者采薄荷叶回去泡茶。对了我最喜欢的巧克力是Milka……”他向她讲述他的童年和那些冬日里红绿色的圣诞,她听得入神,眼神里面有落寞还有羡慕。

“你呢?你的童年?”他最后问。

“我的?”她的眼神里面有迷惘,“我记忆里的童年父母都在外忙碌,暑期两个月和寒假一个月我都常常一人在家。我没有兄弟姐妹,我这一代大都是一个人的童年,也没有森林可以去探险。我爸妈给我准备了一个保暖筒,里面是我的午餐。除了看电视和找同样留守在家的孩子玩,我没有其它事情可做。每天起床后,我总是很焦急地把脑袋搁在窗户外面,观察对面房子里谁家的孩子今天在家,如果谁都没在家,这一天会很煎熬。很幼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什么叫做寂寞和忧郁,有时候寂寞得发慌我就会哭,可是哭也没用,我的父母还是很忙。”

“父母不能一个人在家一个人工作吗?”

“那时候中国的经济状态一个人工作难以养活一家。开学和过中国新年是我最大的快乐。我们是一个不喜欢独处也不懂得怎样独处的民族。”

随着她的描述,他看见一个超级忙碌的亚洲,人们无法独处,只能在一起求生,里面有尔虞我诈,有永不停歇的工作,还有灯光闪耀的交际场,那不是他的世界。

她说完,两人都不说话了。他看见他们两人来自不同的世界,似乎要往不同的地方去,交叉点在哪里?机会在哪里?他的脑袋开始飞速运转,他要找寻出一条路,让他们两人可以在一起,如果她也愿意的话。可是他不知道当下这一刻该怎么做,怎么说,他玩弄着手里的粉红色星星。

她抬腕看表。

“你什么时候走?”他心里开始难过。

“明天中午的飞机。我困了,可能是时差关系。”

他于是结了帐,把她送回酒店。路上经过杂货店的时候,她说要买一张明信片寄人,他在外面等她,她出来靠在门上很快地写完,贴上邮票就投在对面的邮筒里。

“给谁的?”他好奇问。

“给你的。”

他不多问她,心里开始忐忑,不知道信上她要对他说什么,难道她不要再见到他了。

把她送到酒店门口,她说了声“谢谢,再见”便消失在玻璃门后。他的心碎了。

那天晚上他失眠了,不知道是该放弃还是继续,继续下去的可能性是那么得小,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梦想,一万多公里的距离。其实,只要一个承诺,他可以为她付出所有的代价,可她说了,她不需要爱情。他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他们说好了在机场见,他很早就起床,带了千万个疑问,都关于他们的未来。他不敢问太多,他不想让她感到压力,他因为爱得太急迫才失去了初恋的女孩,他吸取了教训。伤心地,他来到机场,她不在,他查她的航班和登机口,发现,她的飞机在清晨就起飞了,他赶紧打她酒店电话,被告知她清晨就已经离开,她早设计好了,她不要见他了,一切都在她冷静的控制下。他突然想起那枚粉红色的星星,他从上摸到下,没有了,是天意吧,他一定掉在那家咖啡馆里了。

他再次回到昨天的咖啡馆,侍应生说没见到。一切结束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家里的,火车慢慢行进在绿色的旷野里,阳光洒在稻谷上,稻谷在风里烦躁地翻腾。透过窗户,他觉得自己生活里熟悉的一切开始变得超现实起来,一切都一尘不变地让人透不过气来。他想和她在一起,他要她,可是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做。就一天的工夫,他原本的生活就被摧毁了,他不要呆着这个地方了,去哪里都好,只是不想留在这个地方,这个没有她的生活里。

他推门进了屋子,母亲还是一尘不变地在厨房里忙碌,看见他回来,问他要不要吃苹果,他摇摇头,跌坐在椅子里,母亲走过来摸着他的头问他怎么了,他的眼泪落下来。

泪眼朦胧中他看见桌上的明信片,是她给他的。

“那枚粉红色星星我拿走了,为了下一次相见。小宝”

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一丝希望照亮了他的脸,他的嘴角浮起一个笑容。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