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上海血统》第十六章 性档案

《上海血统》第十六章 性档案

“Danny Scala,”她不给他犹豫的机会,“你愿不愿意娶我?愿不愿意做我一辈子都想要回去的那个地方?”

——题记

门铃声把丹尼从凝神里惊了回来,打开门一看是约好的佳美。

“你好。”他上前要去亲她的脸颊,平常不过的礼仪却把佳美吓得直往后退。

他换作握手,“你的朋友呢?”

“有位远道而来的朋友,蔷薇去接机了。”

“由明星去接机,那一定是很重要的人物了。”

“的确,是个上海名媛,这两年虽说淡出了社交圈藏在韩国的寺庙里,但提起她的名字,依旧重量十足。”

“我答应你和蔷薇的来访,是因为我觉得你我都是小宝生命中重要的人。我不是嫌疑犯,不是来接受你们的审讯,只愿意与你们分享我所知道的小宝和过去那段岁月里发生的事情。”

“Mr. Scala,请不要误会,这正是我今天来的意思,只想做个听众。要审判你恐怕我的英语也没到那个程度。”

“你想从哪里开始?”

“就从当初你和小宝是怎样结婚的?因为小宝是那样自由的一个人,婚姻跟她真的很难沾边,所以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促成了你们的婚姻。”

“好问题。究竟是什么促成了我们之间的婚姻,这个问题我是最近才得出假定结论。你恐怕很难相信求婚是小宝提出的。”

时光回到他们相识一年后的夏天。他从未有过奢望要她成为自己的某某人,他只希望她因工作停留在瑞士的期间能常常看望他,一起吃饭和看电影,这样的交往方式他一辈子也不会厌,一辈子都会珍惜。如果说真要有什么奢望的话,那就是也许有朝一日他们能一起去旅行,去到没有人的地方,天地之间就他和她,那样的环境下他就能知道她早上起床后是什么样子的,她换下雪白衬衣后又是怎样的,她早餐都习惯吃什么,不工作的时候都爱做些什么……于是,他准备进行一个小小的尝试,有一天他问她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去坐热气球?没想到她不加考虑头也不抬的就答应了。

和她相约在伯尔尼郊外的前个晚上他高兴得整夜未睡,第二天清晨睡眼惺忪地开着车行在蜿蜒的小路上,乡下的面包房和售报亭都已开门,天还未亮透着沉沉的宝石蓝,他把车窗放下,吹着口哨,放着他青春期时最喜欢的重金属乐队Halloween,“真是不同凡响的一天!”他在心里大喊。

她准时到,穿着无袖的白色蕾丝上衣,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她躲在熨烫衬衣背后的身体,见到了她瘦削双臂上恰到好处突起的肱二头肌,她很sporty。

他们随着冉冉升起的热气球飘向了天空,迎向逐渐在山丘上升起的太阳,牛群在小方格的草地上吃草,红色的火车“轰隆隆”穿梭进了绿色的村庄。她像个孩子一般雀跃,告诉他这是她人生第一次空中冒险。

“这不是我的风格,”她对他说,“通常我都喜欢分析,计算投资回报率,制订计划,然后严格实施。”

他不说话,心里很高兴他能够打破她的常规。

“你让我想要冒险。”她凑到他耳边轻轻说。

他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我想把广告公司卖了,在一处安定下来。觉得到处旅行飘荡的日子过去了,我有点累了。”

“你有什么新想法?”

“我想停下来整理过去的那些年,比如画画,画出我的思想,还想念书,学无止境,要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想停留在哪里?”他心里有点难过,她又要走了。

她转过头看着他,嘴角升起一抹笑容,他从未见过她笑得这样清澈和温情。

“想留在你的身边。”

他的情感被她炸开,他想大喊想跳跃又想一个人跑开躲起来思考,是的,他要思考,思考是因为他没有任何准备来接受这天大的幸福,思考也是因为他没有信心做她的停留港湾。初恋时的恐慌又回来了。

“Danny Scala,”她不给他犹豫的机会,“你愿不愿意娶我?愿不愿意做我一辈子都想要回去的那个地方?”

他开始颤栗起来,他想躲起来,他要想一下,又害怕眼前发生的一切不是真的只是一个梦,也许当热气球掉下去的那一刻,他会象往常那样在床上弹一下,然后就清醒了。是的,他一定要在梦醒之前说出那三个字。

“我愿意。”他说,但头脑依旧一片混沌。她的嘴角浮起一个更大的笑容。热气球就在这个时候落地了。天呢,不是梦,他的背脊升起一股寒气,他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发生了,可那巨大的幸福于他来说也是一个沉重的梦魇。


“就这样,我们结婚了。不可思议?”

“是的,不可思议。”听完丹尼的叙述,佳美觉得她的小宝是那样的陌生,她不知道该相信一个陌生的小宝还是相信一个陌生人的故事。“是因为爱吗?”

“爱需要一个理由,可能是因为一次完美的性事,一句打动人心的话语和让人倾心的外表。”

“那么你觉得是什么让你吸引了小宝。她从小就风流,从不见为谁那么认真过。”

“我仔细分析过。她这么一个中产阶级的孩子,从小往来的都是和她相似的人群。正如你说,她风流,于是她看了很多体验了很多,腻了。遇见我,与她的世界是那样的不同,她想要寻求一种平衡。”

“什么样的平衡?”

“公主对乞丐的施舍。你想,一个是什么都不缺的公主,一个是有过黑暗和痛苦经历的破碎小人。一个有给予的资本,另一个有索取的需求。同情和想要拯救是小宝爱的动机。为了达到这种新奇的平衡,她产生了一种想要相依为命的冲动,于是有了这份爱。”

“照理说,达到这种平衡应该婚姻幸福,为什么你们要分开?”

丹尼的脸开始阴沉下来,眼睛慢慢失去了表情,好一会才说到,“那种平衡是她的所需。她的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的自卑感更强了。我不相信自己能为这样一个女人所爱。我不想就这样作个乞丐,我要平等!于是,我有了一个对策。”

阳光退了下去,黑夜涌到空间里,房间里没有开灯,可是佳美还是看清了坐在对面那个人的脸突然很难看的扭动了一下,暗沉的眼睛复活了,透出杀气。

“什么对策?”佳美的声音带着震颤。

“背叛。”一个冷冷的声音。“背叛让我对她也产生了同情,于是我们变得平等。”

“小宝知道吗?”

“有一天她发现了。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她我们有个地窖,可是有一天房东来通知说洗衣房的排水管漏了,有水进了我们的地窖。她问房东要了钥匙,于是她看见了所有。”

“看见了什么?”

“我的性档案。我把所有在婚姻期间发生过性关系的女人按名字字母归类存档,有照片也有影像,这是我在这场婚姻中所有力量的来源……”

“你变态,畜牲。”佳美的眼角渗出泪来。

“不管你怎么说,是这些女人让我能够与小宝力量持衡,度过了愉快的日子,也是她们让我更爱她。”

“你这是畜牲逻辑。”

“佳美小姐,我不是在这里听你侮辱我,我只是在以我的方式,竭尽所有力量来爱一个女人。”

“难道没想过伤害她之后的后果吗?”

两人在没有灯光的房间里沉寂下来,佳美在想究竟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审判他,而丹妮在想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来了结自己陪伴死去的小宝。

“你也许很难理解我的做法,可是我觉得自己没有选择。你能感觉到不平等的爱又多痛苦吗?她的眼里是整个世界,而我的眼里只有她。她为自己的梦想忙碌,而我却在为她生存。她无所畏惧,我却天天害怕要失去她。总是想要挣脱这种局面,于是总是发莫名的脾气,当她无法理喻地看着我的时候,我的自卑感更重了。我也想要自由,想要和她一样自由呼吸,可我做不到,我的呼吸都在她的掌心里头。就像你给了一个乞丐一亿元,他不知道怎么使用,只是把钱藏起来,成天担心害怕。”

“我该走了。”佳美站起身,“不要给我那么多臭理由,你是个什么都不配的可怜的懦夫。”

门被重重地摔上,丹尼从椅子上慢慢站起身来,借着月光他触摸着那幅画——“死岛”,在岛的右面岩壁上,有着上下两列的停尸岩洞,在一个岩洞口早已有一具棺木,上面刻着字母“Bao”,而小舟上那具白色棺木上则刻着“D. S”,那是他名字的缩写。

摸着那两个凹凸的字母,他在黑暗里静静啜泣,接着他站在客厅的中央开始朗诵一首不知道从哪里得来却一直刻骨铭心的诗:

“死亡的冲动和杀戮的欲望。
这些咬噬性的小小伤口永远的留存在
我们光滑温暖并藏污纳垢的人生之上
发出恶毒而神圣的誓言
在母亲烂掉十年的骨盆上
你冰凉指骨给我的拥抱
依然温暖……”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