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第69届洛迦诺电影节


35毫米胶片 魅力再现洛迦诺


作者:Stefania Summermatter和Christoph Balsiger, 于洛迦诺


将胶片卷到片盘之前,进行最后一次检查:为了确保洛迦诺电影节期间影片正常放映,Davide Dalet与同事们对16和35毫米规格的所有电影逐一验收,他们在工作中一丝不苟而且不厌其烦。 (swissinfo.ch)

将胶片卷到片盘之前,进行最后一次检查:为了确保洛迦诺电影节期间影片正常放映,Davide Dalet与同事们对16和35毫米规格的所有电影逐一验收,他们在工作中一丝不苟而且不厌其烦。

(swissinfo.ch)

每年,作为传统回顾展的一部分,洛迦诺电影节都会上映数十部1635毫米规格的电影,以弘扬电影文化传统。在电影节拉开帷幕的前几天,瑞士资讯swissinfo.ch跟踪纪录了几位电影胶片专业工作者的辛勤付出,他们的努力不容小视,可是,这一职业可能会逐渐消失。 

巴迪·史宾瑟(Bud Spencer)在《他们称他为“快枪神手”》(Lo chiamavano Trinità)中的形象在灯光下似乎无懈可击。Davide Dalet戴着手套,电影胶片在他的指间不断滑动,他翻来覆去的检查着。首先凭直觉,然后仔细查看,最后再精心地把胶片缠到片盘上。他在查找画格里是否存在令人难以察觉的瑕疵:褪色、划痕、画面衔接不畅或者是缺少字幕。其目的?确保洛迦诺电影节选出的16和35毫米的影片均能完美无瑕、顺利上映。

距离电影节开幕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天时间,在规模有限的Fevi大楼下面的防空洞里,工作人员正在紧锣密鼓地工作着。仅仅在历史回顾单元–专为纪念年轻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多语)时期的电影特辑–今年将要上映的就有60部左右35和16毫米胶片的影片。如果细想一下,平均每部影片需要6卷片盘,每卷片盘长度有600米,所有胶片加在一起将超过250公里。“发行合格认证”(print certification)环节的负责人Marc Redjil及其团队需要对这些电影胶片检验,后再将其缠好到片盘上。

“对于每部电影来说,我们都需要填写一张验收表格,包括所有的技术数据,比如说,规格、放映速度或者字幕语言以及一系列可以接受的疵点,在将影片交还给其版权所有人之前,也就是电影节闭幕后,同样的工作还要再次重复进行,”Marc Redjil解释说,另外,他也为戛纳电影节工作。他们所从事的工作十分精细,需要极大的耐心。实际上,洛迦诺电影节上映的电影拷贝都是原版片盘,如同每个艺术作品一样,需要受到精心呵护。

怀旧情结,并着眼文化价值观

十年前,自从数字电影开始盛行,洛迦诺电影节就做出了一个明确的选择:即使上映的影片有重建的数字电影拷贝,他们还是继续为观众奉上原创影片,即采用片盘的“老电影”。“这不仅是尊重导演的意愿,也是出于怀旧情感的考虑,”艺术总监Carlo Chatrian解释说。多年来,他一直负责洛迦诺的老电影回顾展。“与数字电影不同的是,胶片电影是活生生的,实实在在地存在,但是也经受了时间的洗礼,以其特有的方式,通过其细小的缺憾和不足,令观众感受光阴的流逝。”

其次,也有政治原因:将35毫米规格电影搬上银幕并非只是审美享受,尤其还是考虑到文化价值观。“最理想的是,修复后的、数字化的拷贝应该和原版完全一致,然而在现实中,基于经济原因,这一过程有时却并未严格认真执行,拷贝与原片存在出入,有些情节都缺失了。”

有备无患

对于像洛迦诺这样的小型电影节来说,尊重原版意味着艰辛的付出。拿基本设施来说,“为了放映影片,胶片需要被展开,然后在一个非常大的片盘上卷好,”音像部协调员Elena Gugliuzza解释说,“然而,鉴于采用电影的原始拷贝,我们应该使用5或6个片盘。因此,放映厅里安装两部放映机就显得十分必要,它们可以同时运转。换句话说,如果荧幕上出现小点儿,第二台放映机需要播放影片的后续部分,以此类推。”

随着众多具有悠久历史的厂家的倒闭,老式放映机的维修愈发举步维艰,同时也费用不菲,这也是因为备用拷贝不再批量生产。“我们不知道将来是否还能找到所需的镜头或者是工作需要的照明。因此,我们储备了很多备用拷贝,”Elena Gugliuzza接着说。

然而,令人挠头的并非只是工作设备,尤其还有那些多年来人们在影院放映工作领域(从洗印间到放映大厅)所积累的经验和能力也在渐渐消失。

正在失传的手艺

洛迦诺Ex Rex影院的小型放映室历来用于上映历史回顾影片,在这间具有悠久历史的放映厅里,Pierre Ebollo正在调试两部年头已久的35毫米规格电影的放映机。他的一举一动都显示出对本职工作的热爱,但是,笑容满面的这位喀麦隆人一丝不苟,“我们的职业不断发展,现在需要我们迎合新科技,但是也不要忘记老技术。”另一方面,Pierre Ebollo对老式放映机和新型数码放映机都了如指掌,“从上世纪60年代起,我就从事放映员和技术工人的工作,最初是在喀麦隆,现在是在法国和世界各地的电影节上。”

事实上,电影节上仍有一些专业人士谙熟操作老式放映机。但是,10年之后又会是怎样一番情形呢?在瑞士,如同在其他国家一样,对于35毫米规格电影的放映工作已不存在特殊培训专业,瑞士影片档案馆馆长Frédéric Maire不无遗憾向我们解释说,“电影行业的这一发展存在问题,因为只要是一个小小的操作失误或者是一个机器试运转不畅就会破坏整部影片。”正是基于该原因,国际电影资料馆联合会(FIAF)正在考虑设立这一特殊专业。“胶片电影无疑是一个利基市场,但是会经久不衰,”Frédéric Maire强调。

拯救日渐衰亡的胶片电影

各种档案资料呈现了一个世纪以来的电影史,除此之外,仍有导演对拍摄胶片电影情有独钟。在戛纳电影节和柏林电影节,包括洛迦诺电影节,人们也时而会欣赏到使用片盘的当代电影,这完全是出于导演的个人选择。

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为了播放他的收宫作品《八恶人》(The Hateful Eight,2015年),甚至还让人在美国和欧洲的几个放映室里安装了70毫米胶片的放映机。跻身于世界名导之列,昆汀·塔伦蒂诺十分热衷于使用电影胶片拍摄作品,这也是他对当今数字化电影的一种“讨伐”。

公众会如何反响呢?Carlo Chatrian对此毫无顾虑:“洛迦诺电影节的观众们早已心中有数,他们翘首以待期冀欣赏35毫米规格的电影。”总之,银屏上逼真图像的无穷魅力以及放映机低沉连续的声音令那些痴迷影院的人不断梦想,至少对于电影节来说是这样。

期待第70届电影节

201683日到13,洛迦诺69电影节拉开帷幕,今年参赛影片中有许多瑞士本土作品。

在角逐金豹奖(Pardo d’Oro)的参赛影片中,有两部瑞士作品,一部是由年轻导演Michael Koch执导的《玛丽娅》(Marija),另一部是拥有瑞士-阿根廷双重国籍的女导演Milagros Mumenthaler执导的《湖之思绪》(La idea de un lago)。此外,瑞士法语区导演Frédéric Mermoud将在大广场(Piazza grande)为观众奉上其最新力作《莫卡》(Moka)。另外还有两部令人期待的没有参赛的瑞士电影:由Nicolas Wadimoff拍摄的《Jean Ziegler传》以及Jacob Berger执导的《杀鸡骇猴-拿一个犹太人开刀》(Un juif pour l’exemple),该片讲述的是二战期间瑞士与纳粹主义的故事。

洛迦诺电影节邀请了许多知名嘉宾:斯黛芬妮·桑德雷莉(Stefania Sandrelli)、亚历桑德罗·佐杜洛夫斯基(Alejandro Jodorowsky)、比尔·普尔曼(Bill Pullman)、肯·洛奇(Ken Loach)、霍华德·肖(Howard Shore)、华蕾莉亚·布鲁尼-泰戴斯基(Valeria Bruni Tedeschi)伊莎贝尔·赫波特(Isabelle Huppert)

为老胶片电影付出如此多的心血,这是可赞的、对传统的执著,还是可叹的、对发展的背离?你喜不喜欢老电影?为什么?期待你的留言。 


(翻译: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