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系列:无政府主义者在瑞士 / 6 瑞士人高喊:判他“死刑”

Comic-Zeichnung eines Mannes mit Bart, der mit einer Pistole zielt

在2名俄罗斯人抢劫银行、枪杀2人后,瑞士法语区的人对罪犯不再有一丝怜悯

(Andrea Caprez)

20世纪初面对无政府主义难民在客居国的胡作非为,瑞士令人吃惊地保持着长期冷静的态度。然而这一次,鲜血让他们忍无可忍:1907年在蒙特勒发生的银行抢劫事件,两名俄罗斯人先后枪杀了一名银行职员和一名路人。“判死刑!”瑞士民众呐喊着。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1907年9月18日的早晨,在日内瓦湖畔的蒙特勒上演着一出追捕戏,就像电影院里新上映的黑帮电影一样。

两个男人急冲冲地跑过Kursaal大街,“抓住他们,抓住他们!”行人叫喊着。邮差 Auguste Vuilliamoz成功地将一人扑倒在地。另一个则跑掉了,“像兔子一样”,目击证人说。

城市里的枪声

公证员Jules Favre勇敢地拦在路中央。然而逃犯掏出左轮手枪一枪打在了他的腿上,随即跑掉了。理发师Georges Bär从沙龙里冲出来,但他的境况并没有好多少,也被射伤了。

在Schopfergasse小巷里,马车夫Octave Pittet截住了正在逃跑的陌生人。一声枪响,一声哀嚎。Pittet倒在地上,肚子中了一弹。锁匠Alfred Nicklès毫无惧色穷追不舍,好在不幸中的万幸,他只是被子弹擦伤。

警察终于赶到,在Terribilini太太的鸡窝前逮捕了逃犯,那时他的子弹已打光。

在警局,两位嫌犯保持着顽固的沉默,尽管警察确信,他们就是俄国的无政府主义者。而与此同时,蒙特勒银行职员Oskar Gudel的尸体正躺在一大滩血泊之中。

Der erschossene Beamte liegt auf dem Boden der Bank in Montreux

身中俄罗斯劫匪3枪致死的银行职员Oskar Gudel倒在地上

( zvg)

目击者称,劫匪拿出5马克的纸币要换钱。当Gudel数钱的时候,近旁的劫匪朝他的脑袋开了枪,另一个则扑向打开的保险柜、把纸币塞到袋子里,然后挂在脖子上仓皇逃窜。

银行行长在接到电话报告后,完全惊呆了:“可怜的小伙子”,他悲伤地说,眼中含着泪:“可怜的Gudel!多么可靠的一个年轻人呐!”

要求直接处死

凶犯于当晚转送至洛桑鉴别身份。警察“使出浑身解数”才在几百人面前保全他们,因为当地民众威胁说要将其私刑处死。洛桑民众同样群情激愤,他们甚至迁怒于保护嫌犯的警官,对警察也动了手。

“就像在俄国一样,”第2天《自由报》(La Liberté)以此为题刊登了一篇披露案件细节的文章,并附上逮住其中一名案犯的邮差的采访描述。“一个看上去很可疑的家伙,长着一张黑社会的脸,正从街对面朝我这个方向跑过来。我毫不犹豫就冲上去堵住了他。其他目击者赶上来才向我解释都发生了些什么。一位手持铁棒的工人被这个无耻的抢劫犯激怒了,想动手打那个家伙。我必须把他拽到一边儿,才能让他冷静冷静”。

晚报对嫌犯的身份予以了确认,他们确实是俄国人。其中一位承认,他叫Maxime Daniekoff。另一位自称是Paul Nilista,也就是开枪的人。警察当时并没意识到,自己被愚弄了,因为Nilista就是改写的“Nihilist”(虚无主义者,或称虚无党)。虚无主义者追随着一种在俄国流传较广的政治-哲学思潮,拒绝服从国家、教堂和家庭的权威,倡导自由化、无神论社会。

人们从报纸上读到,这两位是“阴险的犯罪分子”,精心策划了抢劫,并且是真正的职业罪犯。在他们身上发现了金子、钱,一把匕首,现代化的手枪、弹盒和子弹,以及每人一个准备装赃物的袋子。

第二位牺牲者

愤怒的声音响成一片。据《自由报》报道,劫匪是“无政府主义者,他们的宗旨是要废除秩序和法律”。马车夫因伤致死的事实,激起了民众的强烈愤慨;媒体对受害人的描述极其详尽,也起到了同样的效果:

“他张开的嘴巴,似乎还在发出垂死的咯咯声;那半睁的眼睛,依然能够让人读出惊吓;还有那显而易见的伤痕,或多或少再现了当时的悲剧”。

因喊叫而死

面对手枪的威胁,银行职员Gudel曾高声叫喊。罪犯因此开枪了。“身受重伤的Gudel又喊了第二声,出于疼痛和惊吓,他尝试靠在柜台上。就在此时,他的下巴上方、耳朵旁边挨了第3枪,致命的子弹穿透了他的脑袋。”

这样的罪行,在俄罗斯时有发生,瓦莱州的《La feuille d’avis du Valais》报纸解释说:“(瑞士的)人们已经习惯于看到这样的短消息,根本就不会在意,因为那些都是在一个遥远的国度发生的。然而这次,悲剧不是发生在俄罗斯,而是在瑞士,就在我们身边,在蒙特勒。”

人们不禁自问:作为无政府主义者的“试验田”,让这样的罪行肆虐,瑞士还能忍耐多久?“对这样的抢劫犯来说,死刑是罪有应得。我们不应该让俄罗斯的恐怖主义者有这样的感觉:他们可以在给他们提供避难权的国家,即使犯下血腥的黑帮罪行也能够不受惩罚、全身而退。”

也有较为审慎的声音

这种铿锵有力的诉求一呼百应。在罪犯被投往沃韦监狱的路上,愤怒的人群高呼“死刑!死刑!”石块投在载有犯人的车窗玻璃上,发出碎裂的声音;发怒的公民用拐杖击打罪犯。

虽然基督-社会党的报纸《 L’Essor》警告说,“排外风”会影响到言论自由和政治避难权,它提出“强大的民众……不必排斥外国人,而是要让他们融入,至少也要影响他们”。


Frontseite der Zeitung Impartial von 1907 mit Zeichnungen der beiden inhaftierten Täter

邪恶的家伙:《 LÏmpartial》报给它的读者们展示的两位被逮捕的俄罗斯杀人犯

(zvg)

人们应该给外国人提供免费课程,讲述“我们民主的起源和原则,还有社会和个人的道德基础以及我们文明的基石”。

然而大部分人还是有不同看法:在很短的时间内,沃韦就成立了自卫队,用于保护地方的宁静和秩序,并向警察提供帮助。“我们要汲取沃韦的教训,”《La Liberté》反思说:“要让所有的贼人们都知道,我们受够了他们的冲动和暴力,这很有必要”。

终于确认

罪犯的口供漏洞百出、谎话连篇。然而警察还是渐渐摸清了“Nilista”的底细。他叫Nikolay Divnogorsky,26岁,已婚。因为他是托尔斯泰的狂热追随者,所以朋友们都管他叫尼古拉·托尔斯泰。

其母在俄罗斯提供的证词说,他的儿子曾去农村和农民们生活在一起,动员他们搞革命。之后他衣衫褴褛地回家了,声称要去学农。然后就消失了,几年下来音讯全无。

不知这位母亲是想保护自己的儿子,还是消息太不灵通。Divnogorsky实际上是圣彼得堡献身于“用行动宣传”的革命基层组织的联合创始人。该组织成员主要搞暗杀,并通过抢劫和敲诈取得的资金进行革命斗争。

好演员

然而Divnogorsky的身份被密探发现,他被关入了臭名昭著的彼得堡堡垒监狱。他在那里装疯卖傻,直至被送入医院。然后在同伙的帮助下逃往国外。

他的母亲称,当Divnogorsky还是孩子的时候,就经常头晕,之后罹患神经衰弱,这是一种在19世纪颇为流行的病症,其表现为抑郁性疲倦,类似于今日的过劳。

在瑞士被拘禁期间,他总说自己出现了幻觉。但给他进行检查的精神病科医生却得出这样的结论:他非常健康,且具有百分之百的行为能力。

法庭上的忏悔

1908年5月开庭。Divnogorsky的同伙宣称,他是制表的,名叫Maxime Doubowsky。两名被告异口同声,称他们只想抢劫银行,然后把钱送往俄国支援革命,他们从未想过会杀人。

“是枪走火了,我丧生了理智,”Divnogorsky申明:“我真诚地为那位年轻收款员的死表示遗憾。”然而这样的悔恨无济于事,他还是因蓄意谋杀被判处终身监禁。Doubowsky也被判入狱20年,虽然如实所述,他并没有在抢劫时使用暴力。

在监狱里,Divnogorsky企图自杀。“起先,他从地牢的楼梯上摔下来,却连一点小伤也没有受”,《L’Impartial》报道说:“之后,他又想把自己挂到牢房栏柱的柱脚上悬梁自尽,但人们把他及时地解救了下来。”

入狱7个月后,他终于成功地把他的床垫点燃了。“看守再次阻止了悲剧的发生,但燃烧所释放的毒气却导致Divnogorsky肺部感染,也造成了他的死亡”。1908年12月13日报纸上的一则短消息,将此举称之为《悲剧的后记》。


恐袭事件在瑞士

历史上,瑞士曾多次发生政治暴力事件,其数字远远超过人们今天的想象。瑞士境内的首例恐袭事件是针对奥匈帝国伊丽莎白皇后(又称“茜茜”)的。1898年,她被无政府主义者Luigi Luccheni用锉刀刺死。“茜茜”是无政府主义者在瑞士实施恐袭的首个、但并非绝无仅有的牺牲品。20世纪初,瑞士经历了一系列恐怖主义暴力事件。无政府主义者袭击苏黎世的银行、警察局、试图炸毁火车、并勒索工业家、实施爆炸事件、刺杀政敌。

大多数凶手来自国外,如俄罗斯、意大利、德国和奥地利,他们在瑞士获得了政治避难权。只有一小部分凶手是瑞士人,也大多和国外的无政府主义者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暴力分子所引发的恐慌往往远超实际产生的破坏。有的凶手非常拙劣,甚至在制造炸药时不小心炸飞了自己。

无政府主义者发动的暴力事件是瑞士面临的重要政治挑战。瑞士采取了驱逐和严加立法的措施。所谓的《无政府主义者法》在1894年加强了对使用炸弹犯罪行为的惩罚力度,并提出对预谋犯罪也予以法律制裁。

但与此同时,瑞士依然拒绝严化《难民法》,该《难民法》为政治逃亡人士提供了慷慨的庇护。

信息框结尾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