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系列:无政府主义者在瑞士/ 4 爆炸震惊日内瓦

Illustration der Attentäter im Hintergrund die Kirche
(Andrea Caprez)

瑞士,一座安静祥和的孤岛?至少肯定不是在20世纪初!1902年和1905年连续两桩爆炸事件令日内瓦紧张不安。凶手分别是来自意大利和俄罗斯的无政府主义者。

1902年12月23日,巨大的爆炸声把人们从睡梦中惊醒。惊慌失措的市民穿着睡衣就跑到了街上,爆炸声一直传到了日内瓦郊区。在圣皮埃尔大教堂的上空,白烟滚滚升起。这显然是场炸弹爆炸事件。

不明身份者在大教堂里点燃了炸弹。教堂入口处被炸开了一个洞,附近有319扇窗户被炸成了碎片。现场发现的一份被炸成碎片的米兰Secolo报纸显示,凶手可能是来自意大利的无政府主义者。

但是,在逮捕、审讯和搜查之后,警察依然一无所获。

只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爆炸案与三个月前发生的总罢工有关,那次总罢工一度在日内瓦引发了骚乱。

阶级斗争激化

10月,私营的有轨电车公司老板决定开除年纪大的员工,转而雇佣工资相对廉价的年轻人。

于是,电车司机发动了罢工。可是,老板态度强硬,双方矛盾激化,终于发展成了瑞士总罢工。15000名工人和日内瓦的大多数雇员都参加了罢工,要求电车公司重新雇佣被开除的员工。

局势进一步激化。罢工领袖被捕,罢工队伍与警察发生了冲突,政府派出了一支2500名士兵的军队维持秩序。尽管四分之一的士兵拒绝对罢工者采取行动,但是,现场还是发生了多起受伤事件。

铁腕手段

三天后,工会宣布停止罢工。随后,法院开庭审理罢工事件,审判结果激怒了工人:

参加罢工的外籍工人全部被驱逐出境,108名士兵被捕,17名士兵被军事法庭处以违抗军令罪。而联邦委员会拒绝了要求赦免的请求。

“这是上帝的意志,也是正义的意志。” 

署名:“这个人”

引言结束

爆炸发生后的第5天,司法部收到了一张明信片,上面写道:“这是上帝的意志,也是正义的意志。”署名为“这个人”。显然,警察很清楚寄件人的真实身份。

“这个人”是Carlo Marchetto使用的化名,不久前,他被当成流浪汉而遭到驱逐。警察对他展开了大范围搜捕,还把相片发给国内、国外的各大警察局。

只有财产损失,没有人员伤亡

12月29日,警察在纳沙泰尔逮捕了他。就连澳大利亚的报纸也对嫌疑人落网进行了报道。Carlo Marchetto不仅爽快地承认自己实施了恐袭,同时还供认他曾经多次进入瑞士的武器库进行行窃。他对熟人说,实施爆炸,是为了抗议法院对士兵拘捕参与罢工游行者的处罚。

其实,Carlo Marchetto并不是典型的军事无政府主义者。他的父亲是工程师,他本人也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会讲多国语言。他在铁路及隧道建筑局担任技术员,而正是在那里,他学会了如何使用炸药。

“幻觉和妄想”

专家证明,他在大教堂实施爆炸的目的是尽可能地制造最大的恐慌,但是,他并不打算危及任何人的生命安全。

尽管如此,检察官还是怀疑凶手的精神健康情况,并下令对此展开调查。心理学家在报告中指出,由于凶手存在“幻觉和妄想”,因此不具备刑事责任能力。就此,诉讼失效。于是,Marchetto以危害社会的精神病人的身份被看管起来,随后被遣送回了意大利。

住宅区里的秘密据点

然而,过了还不到3年的时间,日内瓦再次成为“炸弹爆炸案”的事发现场。尽管比不上大教堂爆炸案,但是,这起爆炸事件还是引起了巨大关注。爆炸发生在Rue Blanche街,这条街道位于Plainpalais的住宅区,由于那里聚居着大量的俄罗斯人,所以被称为“小俄罗斯”。

一座多户住宅的4楼发生了剧烈爆炸,随后,附近居民立即通知了警察。警察发现了一名前额流血的青年女子,她挡在门口不让警察进入住宅。

Polizeifotos von Anna Markin

"Anna Markin"。日内瓦警察一直没有调查出这位年轻俄罗斯女子的真实身份。

(Musée du Vieux Plainpalais)

警察冲进房门的时候,看到了一幅恐怖的画面。“天花板和墙壁上血迹斑斑,上面还粘着皮和骨头的碎片”,警察推断,现场肯定有人员伤亡。另外,警察还在房间里发现了造好的炸药、点火器和其他爆炸装置。

“在狭小的空间内,存放着许多可能引起巨大损失的化学物,奇怪的是,它们没有爆炸,”一家瑞士报纸在报道披露。

总部

“这处住宅是化学实验室、革命聚集地、假护照生产厂,同时也是印刷厂。”

《新苏黎世报》

引言结束

第二天,《新苏黎世报》报道:“这处住宅是化学实验室、革命聚集地、假护照生产厂,同时也是印刷厂。”根据住宅内的大量印章可以推断,有人曾经在这里伪造了大量证件。

刚开始,受伤的女子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后来她认真地答道:“我不小心踩到了炸药”。她叫Anna Markin,“几个小时之前,我刚刚从俄罗斯来到了瑞士。”警察要把她送进医院,但是她坚持自己“宁愿去监狱”。

没手的男人

与此同时,一位男子出现在州立医院,并声称,自己的几根手指被子弹打伤了。就在医生切除他右手的时候,警察发现,原来该男子是一名俄罗斯化学家,真名叫Boris Bilite。警察在他的住处缴获了4公斤炸弹、几米长的导火线、40个点火器以及大量关于指导该如何制造炸弹的书籍。

Boris Billitt在日内瓦住宅爆炸案中失去了右手。

(Bundesarchiv)

爆炸发生时,一些俄罗斯人匆忙地逃离了秘密据点,案发不久,他们就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部分媒体气愤地报道,流亡俄罗斯人“来到瑞士避难”,“可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却加入了恐怖主义政党,在简陋的住处里组建了印刷厂和秘密实验室”。一旦情势危急,他们就象“候鸟”一样飞走了。

关心的是祖国,不是瑞士

但是,总的来说,瑞士大多数媒体的反应可谓是相当冷静。要知道,秘密据点里囤积的炸弹量足以把“好几座房子”炸上天。“不出所料,实施爆炸的俄罗斯人的首要攻击目标并非瑞士,而是其他国家,”《新苏黎世报》理性地分析总结道。

“尽管Rue Blanche街存放着大量炸弹,但是,那里不是炸弹生产厂地,而是Billitt上课的地方。他在那里教授炸弹的制造及使用方法,而慕名来上课学习的人很多。”

就算那里是“炸弹工厂”,瑞士人也不必惊慌失措,因为俄罗斯人对瑞士的政治毫无兴趣,他们热忱地投身到俄国革命中去了。

Fotos eines flüchtigen Anarchisten

永远消失了:逃走的这个人可能是无政府主义者。他涉嫌参与秘密据点的活动。

(Musée du Vieux Plainpalais)

神秘的俄罗斯女人

Bilite和Markin分别被关在单人牢房。两人拒不交代自己的真实身份。特别是背景神秘的俄罗斯女人,她激起了记者们无穷无尽的想象力。

Anna Markin不是令人“目眩神迷的美人”,相反,她“身材矮小,行动笨拙,面部线条硬朗,走起路来像男人。她多疑古怪、沉默寡言。”

《日内瓦报》

引言结束

《日内瓦报》称,她不是个令人“目眩神迷的斯拉夫美人”,相反,她“身材矮小,行动笨拙,面部线条硬朗,走起路来像男人。她多疑古怪、沉默寡言。”但是,她就“像一个迷”,也许她是“莫斯科某个悲剧故事的女主人公”。

《新苏黎世报》也是同样的腔调,称她为“神秘的女人,也许是某个阴暗悲剧的女主人公”。据媒体报道,监禁使她“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她对每个想跟她说话的人“肆意谩骂”。

监禁了一个月后,法院停止了对她的审讯,这让日内瓦的俄罗斯学生“欢呼雀跃”。直到最后,检方也没能最终确认她的身份。

反无政府主义者

检方对Boris Bilite进行了精神健康检查,结果显示:“一切正常”。因此,他必须到联邦法院出庭答辩,联邦法院从1894年开始负责审理发生在瑞士的炸弹案(德)

Boris Bilite把技术问题作为自我辩护的重点。他声称,这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炸弹,因此,法院不能判他违反了炸弹法。

这个策略为他赢得了在场旁听庭审的记者们的好感。“站在我们面前的,既不是一个散布仇恨与希望的暴力主义者,也不是一个迷惑虔诚的流亡俄罗斯青年的使徒,而是一个半吊子学者,”《日内瓦报》报道。

“他长期生活在我们[瑞士人]中间,在很大程度上已经适应了我们的文化。他不做毫无意义白日梦,知道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可行的。[...] 因此,他没有做长篇大论,他甚至没有谈到一个热爱自由的民族长期为之奋斗的理想。”

温和的判决

Boris Bilite成功地把责任推卸到了潜逃的房客身上,因此他没有被作为主犯被判以5年的监禁,而是因“协助制造炸药”被判处了18个月的监禁。

但是,服刑期满后,他将被终生驱逐出瑞士。检察官-“无政府主义者的杀手” Otto Kronauer对这一判决结果并不满意。他坚持认为,法院因Boris Bilite在爆炸中失去了右手而对他心怀同情。

1907年,Boris Bilite申请提前释放,并请求不要把他驱逐出瑞士。在他看来,这是“一项特别严厉的惩罚”,因为他在日内瓦生活了好多年,不愿意离开朋友和熟悉的一切。瑞士联邦委员会态度坚定。与Carlo Marchetto一样,在被驱逐出瑞士之后,Boris Bilite这位炸弹专家从此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瑞士的恐袭事件

历史上,瑞士多次发生政治性暴力事件,其数字之多远远超过今天人们的想象。瑞士境内的首例恐袭事件是针对奥匈帝国伊丽莎白皇后(又称“茜茜”)的。1898年,她被无政府主义者Luigi Luccheni用锉刀刺死。“茜茜”是瑞士境内恐袭事件的首个、但并非唯一一个牺牲品。20世纪初,瑞士经历了一系列恐怖主义暴力事件。无政府主义者袭击苏黎世的银行、警察局、试图炸毁火车、并勒索工业家、实施爆炸事件、刺杀政敌。

大多数凶手来自国外,比如俄罗斯、意大利、德国和奥地利,他们在瑞士获得了政治避难权。只有一小部分凶手是瑞士人,他们大多和国外的无政府主义者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暴力分子在民众中引起的恐慌感通常远远超过了实际产生的破坏。有的凶手非常拙劣,甚至在制造炸药时不小心炸死了自己。

无政府主义者发动的暴力事件是瑞士面临的重要政治挑战。瑞士采取了驱逐和严加治理的措施。1894年的《无政府主义者法》加强了对使用炸弹的暴力犯罪行为的惩罚力度,并对策划犯罪的行为也处以法律制裁。与此同时,瑞士拒绝严化《难民法》,《难民法》为政治逃亡人士提供慷慨的庇护。

信息框结尾


(翻译:阎寒)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