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纪念达达主义100周年


瑞士是达达运动的发源地


作者:Christian Raaflaub, 于Zürich


苏黎世老城中的伏尔泰酒吧,100年前是达达运动的发源地。 (Martin Stollenwerk)

苏黎世老城中的伏尔泰酒吧,100年前是达达运动的发源地。

(Martin Stollenwerk)

今年,苏黎世为纪念达达主义艺术运动将举行庆祝活动,这是唯一一场从瑞士发起,在全世界引起震撼的文艺运动。当时,这场运动的中心是苏黎世老城中一间名为“伏尔泰”的酒吧。在今年的百年之际,这间酒吧与许多其他机构一起,安排了一系列大型纪念运动。难道今天达达主义还没有被忘却?

达达主义艺术品销售最多的竟然是50瑞郎纸币!上面印着瑞士女艺术家索菲亚·陶贝尔-阿尔普(Sophie Taeuber-Arp)的作品。达达艺术的代表作不仅仅是创始人雨果·巴尔(Hugo Ball)的有声诗:"Gadji Beri Bimba";达达艺术也不仅仅是些荒诞之举,而更多的是反映随机发生的及正在发生的事物,而达达最主要的思想是一切都要标新立异。

一切都从苏黎世Niederdorf城区的Spiegel大街1号开始。如今,那里在沉睡了多年之后又开了一家伏尔泰酒吧(Cabaret Voltaire),酒吧的正厅与100年前这里刚刚成为达达活动中心时几乎完全一致,墙上挂满了图画和拼贴图,还有诸多著名的达达艺术家的简历,某处有一架钢琴,旁边是人体模型支离破碎的组成部分。

就是在这里,1916年2月5日雨果·巴尔和他的女朋友艾米·亨宁斯(Emmy Hennings)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混乱中开办了这家看似花里胡哨的酒吧,这就是达达运动的起源,而达达(Dada)这个词在两个月之后才出现。

“他们筹划了数月,直到大约6月23日,巴尔穿上神父的礼服用一首有声诗发出了第一声哀叹,”现在的伏尔泰酒吧经理Adrian Notz这样讲述道。

其他的艺术追随者们(大多数是外国移民)立刻发出响应,这个位于Spiegel大街1号的酒吧随即成为他们的聚集地。一战之后,大多数达达艺术家返回了家乡,直至上世纪90年代这座曾轰动一时的老屋一直空置着,Notz说。

成功的私闯

达达主义者

达达运动是对第一次世界大战所带来的疯狂与无稽的一种文化性报复,国家博物馆这样写道,这场战争的荒谬成为这些来自国外的艺术家集体反击的原动力。

著名的达达主义创始人除了德国人雨果·巴尔(Hugo Ball)和他的女朋友艾米·亨宁斯(Emmy Hennings),以及德法双籍的汉斯·阿尔普(Hans Arp)和他的瑞士妻子苏菲·陶贝尔-阿尔普(Sophie Taeuber-Arp)之外,还有包括罗马尼亚人特里斯坦·查拉(Tristan Tzara)和马塞尔·扬科(Marcel Janco)及德国人理查德·胡森贝克(Richard Huelsenbeck)。

在纽约、巴黎和德国城市柏林、汉诺威和科隆,也有一些艺术家深受达达运动的影响。其中包括美法艺术家Marcel Duchamp、法国艺术家Francis Picabia和美国人Man Ray,法国人André Breton,德国人Kurt Schwitters、Johannes Baader、Max Ernst 和Johannes Theodor Baargeld。

艺术理论家们一致认为:如果没有达达主义,今天的一些艺术形式根本就不会存在。

艺术家Mark Divo(英)听说了此事,2002年2月2日他与10几个人“闯入了”这座古屋。“非常有范儿,所有人都穿上了正装,”这位50岁的艺术家在苏黎世一家咖啡厅中这样说:“人们带着吉他,在这里举办了一场音乐会。“

“后来不知什么时候警察就来了,我们说我们继承了这所房子,警察们听了很高兴,一起吃了小点心。没人知道这是‘私闯’,直到第二天他们才明白过来,”回忆起这一幕,他依然很兴奋。

苏黎世女艺术家Ajana Calugar也参与了那一晚的“侵占“活动。“墙上挂满了画、明信片、文字和粘得乱七八糟的世界地图,”这位36岁的艺术家这样回忆说。通过那次私闯,他们找到了通往这个亚文化艺术的入口。“这对我的生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她说。两年以后,她和Divo一起在纪录片“达达改变了我的生活”(Dada Changed My Life)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达达属于所有人

Divo喜欢达达运动的集体感。“这是一场艺术家发起的文艺运动,”他说。为了纪念达达运动,他计划在他的居住地布拉格举办一个达达讨论会,探寻从苏黎世发起的达达主义运动的颠覆作用。

2月6日Calugar在伏尔泰酒吧举行了一个“混乱日”(Chaostage,德)活动,“从音乐到演出,再到电影,不同的内容被一一展示,”她总结道:“没有固定规格。”对于她来说,达达主义“就是打破一切传统”,没有人能真正定义达达,“就连达达主义者也不知道什么是达达,只有达达上层(Johannes Baader,自称“达达上层“)才知道,但是他不会告诉任何人,”达达主义者Johannes Baader1919年曾这样写道。

Juri Steiner是瑞士国家博物馆“全世界的达达”展览的副策展人,同时也是创建纪念达达100周年网站和组织相关活动的协会主席。在他人生中的逆反期,他遇到了达达。

达达主义100年

2016年全年,瑞士计划在剧院、博物馆音乐厅或网络中举办各种活动,地点不仅仅局限于苏黎世,全面的计划可在这里查询Website zum 100-Jahr-Jubiläum(德)

位于苏黎世的伏尔泰酒吧将在一年中的165天举行庆祝活动,并展出一个名为”痴迷达达“(Obsession Dada)的展览。

另外一个在100周年纪念框架下的活动,是在艺术博物馆中的展览“重建国际达达”(Dadaglobe Reconstructed),及国家博物馆中的“全世界的达达”(Dada Universal)展览。

无论是展览、演出、朗诵会、讨论会、化妆舞会、城市游、研讨会、图书出版、座谈会,还是纪录片和网络视频、网络项目,庆祝活动构成了多姿多彩的景象。苏黎世城市和州以及联邦文化局为此提供有力资助。

释放出的艺术

“这种艺术喷发直到今天依然能能让人深有体会,”伯尔尼保罗·克莱中心(Zentrum Paul Klee)的前馆长,一位资深达达主义的专家这样说。达达对以后出现的艺术有了深远的影响。他把伏尔泰酒吧称为“前卫的纪念碑”。

“达达是第一个跨学科的艺术,”Adrian Notz说,达达主义的继承人是超现实主义者、流浪派、朋克和“垮掉的一代”,今天的阿布拉莫维奇行为艺术就与达达艺术有关。

“创造一个打破观众与艺术家之间界线的时刻,就发生在伏尔泰酒吧,”Steiner补充说,而达达心态在今天依然被视为一种“恶毒”心态。

被网络唤醒

达达百年纪念不仅发生在现实世界,在同样存在于网络空间。两个最大的纪念性的项目分别为“达达,达达”(Dada Data,多语)-一个四种语言的达达互动网站,瑞士广播电视集团也参与其中。另一个是数字达达项目-这是苏黎世艺术博物馆的一个数字化项目。

苏黎世艺术博物馆负责这一项目的Cathérine Hug在介绍达达字体作品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光芒:“达达主义的美妙之处在于,它可以感染所有人,有一种普遍性,”苏黎世艺术博物馆是瑞士最大的达达艺术品收藏机构。观众虽然了解达达主义的某些亮点,“但是一些文献和报刊杂志,有些甚至是概括了达达定义的资料,如今却沉睡于档案柜中。”因此,现在艺术博物馆正着手将这540件达达艺术作品搬上网。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能与达达专家Raimund Meyer紧密合作。

“遗产继承”

一些对达达主义持批评态度的人也在酝酿一系列抨击活动。政治家Regula Stämpfli在《巴塞尔报纸》上这样评论达达纪念活动:“如果这些活动被那个时代的达达主义者知道,一定会笑死。”Juri Steiner则反击说:组织搭建由各种事物结合在一起的平台,不一定非得一个达达主义者来做不可,而更重要的是,“继承达达主义的理念并告诉自己,这一艺术属于我们-尽管达达主义者不一定都是瑞士人。”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