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子页面

主要功能

经济利益和伦理价值 瑞士-烟草工业的绿洲?

菲利普·莫里斯公司的纳沙泰尔研发中心,这里正在研制替代传统香烟的“低危害”产品。

菲利普·莫里斯公司的纳沙泰尔研发中心,这里正在研制替代传统香烟的“低危害”产品。

(neuchatelville.ch)

面对传统烟草销售下滑的现状,烟草企业纷纷投入所谓“低危害产品”的市场争夺战中。烟草业在瑞士的根脉颇深,并享受政策上不小的优待。尽管如此,专家还是认为烟草产业衰退的大趋势无法逆转。

菲利普·莫里斯(Philipp Morris,PMI)公司为了新型“加热非燃烧型烟草”的开发不惜投入20亿美元资金。这款传统烟草的替代产品名为“iQos”,将于今年年底陆续投入市场,其特色就是能够防止烟草燃烧对人体造成的损害。厂商预计至2016年,该产品将售出300亿盒,而每年带来的利润为7亿美元。

在1990至2000年的兼并、收购潮之后,烟草国际市场被四家跨国集团所掌控,它们分别是:菲利普·莫里斯(PMI)、英美烟草(BAT)、日本烟草国际(JTI)和帝国烟草公司(Imperial Tobacco)。中国国家烟草专卖局负责烟草在中国市场的专营,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草管理机构。

至少这是该跨国企业自己的估算外部链接。Philipp Morris公司拒绝了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参观其纳沙泰尔湖畔Serrières研发中心的请求。在那里,逾300名科研人员从事着一项机密研究-努力研发替代老式卷烟的低危害香烟。

PMI公司的发言人Iro Antoniadou表示:“烟草工业正处在转型初期,当我们10年前开始研发潜在的低危害产品时,就预见到了这一趋势。”不过,在这一领域,鼎鼎有名的万宝路制造商并非没有对手。所有同行都在力争头筹:为了应对愈发严格的烟草管理办法,电子烟、加热型烟草产品、尼古丁吸入器或烟草蒸发器等一系列产品纷纷问世。

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日内瓦大学公共健康教授、stop-tabac.ch外部链接网站编辑Jean-François Etter外部链接分析道:“柯达公司就是因为没有跟上从传统胶片向数码照片的转变,遭到了致命一击。为了不再重蹈柯达公司的覆辙,为了避免旗舰品牌的没落,烟草公司不惜付出任何代价,而他们唯一的出路就是转向新科技。”

烟草行业的先锋菲利普·莫里斯公司(PMI,生产万宝路、切斯特菲尔德和母拉迪品牌香烟)占有(不包括中国在内的)28%的世界市场份额。它在瑞士有3000多名雇员,其中心机构位于洛桑,而重要的生产及研发地则在纳沙泰尔。这里目前有1500名员工,2012年生产出240亿盒香烟。该公司在瑞士生产的香烟80%以上都用于出口。

下坡路的开始

烟草行业的前景不容乐观:据经济研究机构Euromonitor外部链接提供的数据,  世界烟草销售自2010年开始出现下滑趋势,2013年,如果将中国排除在外,全球烟草的销售额下降了4%。今年,PMI公司预估其全球销售额将缩水2-3%。欧洲市场的下滑还会更加明显,在未来3年内,下降率将达到5%。

有些专家甚至预言烟草业末日已近。反对吸烟协会OxyRomandie外部链接的主席Pascal Diethelm强调:“花旗集团外部链接预计,到2045年,烟草工业将在不复存在。衰退已经开始了,生产商们50年前就开始研制混合型产品,但都无果而终。他们行业的核心产品依然还是传统烟草。”

而烟草制造商们显然对此观点不以为然。日内瓦日本烟草国际的发言人Guy Côté:“历史上出现过好几次烟草工业走低的先例。除了最近经济危机的因素之外,我们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世界人口的发展趋势良好,市场的开拓空间一直很稳定。”Jean-François Etter指出,这家跨国企业尤其看好非洲市场外部链接-那里人口增长极快;亚洲市场也为它所关注,因为那里的年轻人热衷效仿西方生活模式。

英美烟草(BAT)-世界第二大的烟草商(拥有波迈,登喜路,好彩品牌)-今年庆祝在瑞士汝拉州Boncourt建厂200周年。目前,英美烟草公司在瑞士拥有500名雇员,其中320人在汝拉州工作。工厂每年的卷烟产量为100亿盒,其中70%以供出口。集团总部位于伦敦,其子公司Nicoventures曾于2013年9月在英国市场推出电子香烟VYPE。

瑞士绿洲

据英国《卫报》估算,世界6大烟草生产企业的年利润在350亿美元。为了显示收益最大化的繁荣行市,并回报股东以更高的红利,企业除了提高价格、将负担转嫁给消费者之外,别无他法。Pascal Diethelm预言说:“但这并非长久之计:迟早有那么一天,生产商们会面临产量和利润的双重衰退。到那时候,金融市场就会放弃烟草工业。”

这不过是个假设,但足以让不少瑞士州政府不寒而栗。瑞士有优惠的财政政策和自由的管理制度,就像一块绿洲,深得烟草公司的青睐:其中最大的三家企业 -菲利普·莫里斯(PMI)、英美烟草(British American Tobacco)和日本烟草国际(Japan Tobacco International)-都在这里进行生产、开发及管理活动。

这对保持瑞士法语地区的经济活力意义非常。2008年以来,仅纳沙泰尔一个州就获得了近7亿瑞郎的投资、300个待遇很好的职位和6000万瑞郎的税收,这笔税额几乎占了全州企业税收总额的一半。该州日报《快报》(L‘Express)评论:“一旦菲利普·莫里斯公司撤出,我州将遭受严重打击,因为它在其他领域已经面临财政困难。”该州在联邦院的自由民主党议员Raphaël Comte对此表示认同。

第三大烟草商日本烟草国际(JTI,拥有骆驼,云斯顿,柔和七星品牌香烟)占全球市场11%的份额。它在日内瓦-其国际总部所在地-的员工数量近千人,而其在卢塞恩州Dagmersellen工厂也雇有300名工人。日本烟草国际在瑞士制造的产品90%销往国外。2013年,它推出电子烟Ploom,可在加热烟草时发出蒸汽。2014年6月中旬,该集团正式收购生产E-lites电子烟的Zandera有限责任公司。

5000个工作岗位受威胁

为了留住这些烟草公司,该州政要对其给予了高度重视。2012年,该州的国民院议员Laurent Favre外部链接维护烟草公司的倡议在国会获得通过:他要求继续给予烟草公司权利, 以向亚洲和中东地区出口含量超过10毫克焦油、1毫克尼古丁以及10毫克一氧化碳的香烟。

关键在于产量:这种高浓度的香烟占瑞士总产量的80%。 如果企业迁址,瑞士(或者说,至少是瑞士相关各州)将失去5000个工作岗位和几千万瑞郎的税收。

虽然这种产品不符合欧盟的相关规定,但又能怎样?目前,瑞士当局正在和欧盟商讨一项公共卫生协议外部链接

纳沙泰尔州自由民主党人Raphael Comte,2011年12月13日被推选为联邦院议员。

(Keystone)

Raphaël Comte毫不犹豫地支持议会的决定,他说:“欧盟没有权利指手画脚,对我们向第三国出口或不出口什么进行干涉。如果菲利普·莫里斯公司不在瑞士,它也会转去另一个国家生产。我个人还是愿意留住我们这儿的烟草行业及其专业人员。”

面对瑞士政界的态度,Pascal Diethelm感到十分不满,他说,除了安道尔和摩纳哥,瑞士是唯一一个没有承认《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外部链接的欧洲国家。“从道德上来看,这是说不过去的。所有的国家都联合起来抑制这导致每年6百万人死亡的祸源,吸烟是世界上非遗传类疾病的最大导因。瑞士不但不参与反吸烟战役,反而还从香烟买卖中获益。”

Pascal Diethelm认为,瑞士在道德上的处境很被动。

(Gidaz)

2013年,Raphaël Comte同社会民主党议员Didier Berberat共同在议会中提出一项质询外部链接,要求在烟草产品新管理法中,给予“低风险”烟草特殊政策。

如此行事,议员Comte就不怕被人当成菲利普·莫里斯公司的代言人吗?他回应道:“不会,我的立场是完全独立的。公众健康问题也在我的考虑之内,比如,我支持议会通过的限制被动吸烟的联邦法律外部链接。不过,在投票前,最好也要考虑政策对工业的影响。正因如此,我们同这家企业保持着经常的联系。”

从中,Pascal Diethelm归纳出一个典型的瑞士现象:“因为政治决定权很分散,所以跨国企业的地区势力非常之大。大企业是纳税和创造就业机会的大户,州政府很难拒绝它们。烟草公司不需要说客,政客们就是它们的公关。”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