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统一税前途未卜


瑞士阿尔卑斯山区:生存堪忧的避税绿洲


作者:Samuel Jaberg, 于伦斯(Lens)


克莱恩·蒙塔纳滑雪场内,一座待售的木制别墅,其目标顾客群是富有的外国”税收流亡者”。 (Samuel Jaberg, swissinfo.ch)

克莱恩·蒙塔纳滑雪场内,一座待售的木制别墅,其目标顾客群是富有的外国”税收流亡者”。

(Samuel Jaberg, swissinfo.ch)

德国传奇车手迈克尔·舒马赫、英国音乐天才菲尔·柯林斯、法国“猫王”強尼·哈立戴、夏奈尔的东家-Wertheimer家族、标致-雪铁龙集团的最大股东-标致家族... 他们都住在瑞士。这里有天堂般的美景,也是诱人的避税绿洲。可是,这一切也许不久将发生改变。

瑞士人即将就“是否取消外国富人在瑞享受统一税的优惠税制”进行投票表决。在统一税最为普及的瓦莱州,人们忧心忡忡,谈虎色变。

如果从罗纳河谷出发,走盘山公路去往克莱恩·蒙塔纳(Crans-Montana)滑雪场,那么伦斯(Lens)镇便是必经之路,它的很多房舍就坐落于山路沿线。如今,那里风景上的反差愈发强烈:山镇虽然保留着瓦莱州原本的传统风貌,但同时,别墅却多得连成了线,而且一座比一座抢眼。 起重机、豪华居所雨后春笋般出现,建楼“热的没边儿”:在这个小镇,有一栋上千平米的豪宅预计于2015年交房,另外还有4座“非常高档”的独立别墅也马上就要竣工。

尽管早在2012年3月,限制修建第二居所的韦伯动议(Initiative Weber)就已获通过,但是这一地区的建房热并未降温。Lens是个仅有4000多名居民的小镇,而这里的第二居所却多达3000座-早已超过了韦伯动议所设定的20%(第二居所占全镇总住宅单位之比)的上限。房产项目所瞄准的新顾客同以往相比大有不同:目前,伦斯和其他5个克莱恩·蒙塔纳滑雪场内的小镇正极尽所能,以吸引那些有意来这里长期居住的外国富人。

伦斯镇镇长David Bagnoud介绍到:“我们的政策就是要积极吸引来这些人,我同各地的理财公司和银行联络,请他们来参观,向他们介绍,我们这里同格施塔德(Gstaad)或韦尔比耶(Verbier)等其他滑雪度假区相比有自己的优势。”除了无敌的阿尔卑斯山景、充足的日照和丰富的运动及文化设施之外,David Bagnoud手里还有一张“王牌”,那就是:统一税的优惠税制。在这一税收制度下,在瑞士不从事盈利活动的外国人可以仅以支出,而不以真实收入和财产来缴税。

天降横财

Bagnoud镇长详细介绍道:“每年我们都有十几个新住户,而离开的居民有5、6个。在我们镇,一共有200多名享受优惠税制的居民,大多数是欧洲人。而在整个克莱恩·蒙塔纳地区,大约有500多个。”据2012年末的统计,在整个瓦莱州有1274名此类纳税人,紧随沃州,是瑞士征收统一税的第二大州。

统一税的执行标准

瑞士统一税制度以纳税人的生活地以及消费支出为衡量基准,不考虑纳税人的真实收入和财产。这一税务优惠政策只实行于居住在瑞士,而且在瑞士不从事任何盈利活动的外籍人士。运动员和艺术家也可享受这一制度上的优惠。

2012年,联邦议会决定严化统一税的执行条件。在州级及联邦税务层面,最低支出要以房屋租金(或租值)的7倍计算。 同时,只有年收入高于40万瑞郎的居民可以在联邦直接税中享受优惠。

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外国人在瑞士购买月租值5000瑞郎的房屋,那么他缴纳的税值要以42万瑞郎(5000瑞郎x 12月 x 7倍)的基础加以计算-相当于年收入42万瑞郎的普通纳税人所缴纳的税款。此外,税款的计算也会将汽车和私人飞机等其他支出考虑在内。

沃州税务局局长Beda Albrecht透露,对于州和镇来说,统一税所带来的实惠是不容小视的 。有钱的外国人每年缴税高达8280万瑞郎,占所有个人税收的4.35%。仅伦斯一个镇就收获了500多万税金。该镇镇长David Bagnoud确认道:“这差不多是我们每年支出的70%。所以说,这笔收入对我们至关重要,因为我们这个旅游镇虽小,却需要维护巨大的基建设施,像机械缆车、水上游乐园,滑冰场,等等。”

可是,这个本就受争议的政策,现在几乎寸步难行。统一税政策越来越受到国外的指责,特别是法国-在那里,出国避税的行为时常常被视为是对祖国的背叛。2012年,经合组织责成瑞士停止统一税政策。但“致命一击”也许会来自瑞士内部:今年到明年初,瑞士人将对左派提出的“在全国终止统一税”的动议进行全民公决。近几年内,5个德瑞州已经取消了统一税政策,它们分别是:苏黎世州、巴塞尔城市半州、巴塞尔乡村半州、沙夫豪森州和外阿彭策尔州。

灾难性的后果

在伦斯镇,人们甚为担忧。镇长David Bagnoud强调说:“在瓦莱,无论是滑雪场,还是各个市镇都通过统一税政策和财政均等化体系(保证瑞士各级管理机构间财政资源的平衡)获得了很大收益,如果“停止统一税”的动议得到通过,这对我们来说将是灾难性的。我们估计,它带来的后果将比韦伯动议还严重。”

据克莱恩·蒙塔纳金融顾问公司Fidag SA的经理 Daniel Emery介绍,在瑞士居住的外国富人中,很多已经开始考虑离开瑞士,还有的人已经做好准备,一旦“终止统一税”动议得到通过,便可立即应对。Emery说:“这些人,特别是其中最富有的,经常迁址。(为了吸引他们前来居住),国际上的竞争也很激烈:葡萄牙或者英国就为他们提供类似的、很优惠的税收政策。”

让Daniel Emery所担忧的,不仅是财政上的损失,还有对地区经济造成的阴影:“这些外国有钱人对克莱恩·蒙塔纳滑雪场的生存至关重要,滑雪场已经因为瑞郎的坚挺而蒙受损失。”David Bagnoud认为,大家都会从统一税中受益,这一政策的延续对大部分的国民都有好处。

在乡村,虽然政府表示公众的意见相当一致,但事实并非如此。很多伦斯村民都以匿名的身份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表示出反对统一税的态度。“我不想作村里的黑羊,”其中一位解释道:“我反对统一税,一方面是出于平等原则,另一方面是为了保护我们的(自然文化)遗产:这些巨型别墅是镇子发展失控的表现。”他警示地说:“建楼没有任何节制,楼盖得越多越好,人们根本没去思考怎样才是最理想的规模。现在主导克莱恩·蒙塔纳发展的是那些商务代理和房地产开发商。他们只顾短期利益,追求越来越大的利益。完全就是发疯。”

税收优惠和税收公平

在左派政党的支持下,一项要求“废除统一税”的公民动议在2012年10月提交于联邦议会。该动议题目为《停止百万富翁的税收特权》。目前,联邦议会正在审核这一动议。之后,便将对此进行全民公决。

瑞士联邦院已经对动议内容表示了反对,大部分右派政党议员认为统一税对于瑞士经济有着重要意义,是联邦制运转良好的信号。

而左派议员一方面指责统一税对于瑞士纳税人来说是一种不公;另一方面指出,各州对统一税的执行方式缺乏透明度。

低调的外国富人

这一话题在当地有多敏感?这从另一位村民的话中可见一斑:“村民们都闭口不谈这种状况。自从韦伯动易通过、土地法进行修改以后,这种紧张气氛更是严重。如果我们公开表明立场,镇政府就会让我们明白,我们是些理想主义者,想退回到上个世纪。在这儿,大家都认为错儿是别人的,从不愿去思考自己的问题。”

镇长David Bagnoud承认,村民们是感到了一定的压力。但是他说:“压力来自于经济层面。如果没有这些外来的‘财神’,村民自己会蒙受经济上的损失,失去很多好处。”法国人Claude Ferrier1986年就来到了这个地区,现在是“朋友”咖啡馆的老板。他也表示,人们确实忌讳谈论统一税的话题。他自己倒是不避讳公开表示自己的态度:“统一税给Bagnoud先生和小镇给带来了实惠。但是当地的商户并不会从中受益,比如我的咖啡馆儿,就没有一个外国富人光临过。我注意到,土地和房屋价格疯长,我的女儿们已经没法儿在伦斯镇住了。”

前网球运动员Amélie Mauresmo和Fabrice Santoro也是迁址于伦斯镇的法国人。谈到这两个法国同胞,Ferrier笑道:“在这儿,没人见过他们。我真的怀疑他们是不是每年在这里生活6个月。”

享受统一税待遇的居民是否在小镇居住至少半年?按法律规定,当地镇政府的居民管理办公室要对此进行检查。镇长David Bagnoud也只言片语的表示检查并不频繁。他说:“我们认识这些人,他们当中大多数是退休者,很遵守制度。但是我不能向你们担保,没有例外。至于Amélie Mauresmo,她很清楚规定。但她还年轻,活动很多,旅行很多。”瑞士资讯swissinfo.ch通过这位前网球手的基金会向她发出采访请求,但是没有收到回复。

全新的艺术中心

与其争辩不休,伦斯镇长觉得不如带我们去参观一下镇里的新发展,它们的实现都受益于统一税政策。其中,就有Pierre Arnaud基金会-一座刚刚揭牌的艺术中心。它据伦斯镇中心仅一步之遥,被视为是瓦莱州未来文化、旅游的重要基地。它是一座伫立于湖边、引人注目的玻璃建筑,修建费用达到1450万瑞郎,其中100万瑞郎来自镇政府的资助。

Pierre Arnaud基金会 (swissinfo.ch)

Pierre Arnaud基金会

(swissinfo.ch)

一些有钱的外籍居民参与了该中心的经费筹集。Pierre Arnaud基金会的负责人之一Véronique Nanchen确认道:“他们确实属于我们的顾客群。这些人来自于大的金融、文化中心,他们很高兴能在这一地区也拥有一座同样水准的文化机构。”Nanchen还透露说,是有一些伦斯居民不高兴,因为觉得自己的贯有的生活遭到冲击,但是绝大多数的人还是“以饱满的热情和兴奋欣喜的目光”迎接了两个月前开馆的文化中心。Nanchen还不忘夸赞:“伦寺镇气氛活跃,它做到了既维持住当地商户的经营,又能给外国居民提供卓越的生活品质。”

除了这座文化中心,其他长期项目还包括一家英语学校,计划最晚两年后开学。在2013年10月16日的全镇居民大会上,出席的202名居民几乎全票(仅一人弃权)通过了这一英语学校的计划。这位弃权的村民表示:“最近几年,伦斯发展巨大,我们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但是,如果有一天统一税遭到禁止,那这些豪华别墅和超级项目将何去何从?政府根本没有用预见性的目光看待问题,完全忽视了乡村经济,蒙受损失的就是旅游业。”

20年前,伦斯镇还有20多家农场。可现在,“仅剩的一家农场也要关门闭户了,” 镇长David Bagnoud最后透露。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