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编织艺术家


"当你观察霉菌,它也是非常美丽的"


作者:Isobel Leybold-Johnson于Wil


 (swissinfo.ch)
(swissinfo.ch)

化名“编织太太”(Madame Tricot)的多米尼克·凯勒(Dominique Kähler)有个与众不同的爱好-她热爱编织立体的食品。她的创作从香肠到整只的野鸡,甚至精美的英国茶点,都引起不小的轰动,令这位退休精神病医生颇为自豪。

65岁的凯勒在维尔(Wil,近圣加仑)她的办公室里跟我见面时,头上还戴着她的医生帽。当了40年的精神病医生与自然疗法医师后,她如今每周两天从事另一种医职:水蛭疗法。她和丈夫拥有瑞士唯一一家医用蛭培育公司。

在下一位病人到来之前正好有个空档,她把我引进厨房去喝杯咖啡。长着一头灰发,举止热情活泼的她,肯定很招病人的喜欢,而能透露出凯勒个性另一面的唯一线索,就是她那条编织出的海绿色项链-当然也是自制的。可若仔细观察,便能看出它更特别的地方:两只塑料青蛙被整齐地编在毛线当中。

事实上凯勒的创作经常有点不寻常之处。在编织精巧、外形硕大的立体猪头-猪嘴里还叼着水果-和塞满肉、奶酪和柠檬的冰箱里,你可能找得到一两个发了霉的香肠。

“我编织食品是出于这么一种道理,”这位编织艺术家说道:“我不想编织动物或者人。对我来说,试图捕捉生命是种不敬。所以我编织食品。”

为什么偏偏是肉呢?“首先,作为医生我具备良好的解剖知识。其次,动物死去你就得到它的肉,虽是死的却并未真正消失。它还是某种活物,我们可以吃,看着好看,也能织得出来。”

霉菌的魅力

霉菌对这位医生有着特别的魅力,它显示了生与死的界限,以及腐朽的过程。从最初的孢子到趴满苍蝇、发了霉的肉,凯勒觉得每个步骤都很有意思。

最近在瑞士电视台节目中露面时,她炫耀着一条编织出的发霉香肠项链,令主持人大感兴趣。

“当你观察霉菌,它也是非常美丽的。它像朵花,或红或绿,还有一圈白冠。当人们意识到它是什么时,会说‘啊,真恶心’,可我喜欢这种模棱两可。这总是关乎你如何看待事物的技巧。”

虽然凯勒编织立体食物作品才不过两年时间,但已赢得许多关注。编织似乎在瑞士流行起来了,她表示。

除了上面提到在某受欢迎电视综艺节目上的亮相外,她还成了无数杂志与报刊竞相报道的主题。

各博物馆也向编织太太发出请求。她编织的一些香肠目前就在苏黎世的Mühlerama博物馆展出。

鱼骨迷案

她那装满食品的冰箱正在温特图尔(Winterthur)的Novalana毛线店展出。不过在接受采访时,凯勒还在为自己编织的鱼骨伤心,因为有人从该店橱窗里偷走了这件作品。

后来借助社交媒体上发布的请求,这副鱼骨又被人送回展览橱窗。它的复归同当初的失踪一样扑朔迷离。

这副鱼骨和一条鱼是她最早的两件立体编织作品。在得到家人的鼓励后,她继续编织,范围也扩大了。

很难说每件作品要花多少时间,她透露,因为她手里总也不停:无论是乘火车时,照看一对可爱的外孙(她有两个女儿)时,还是在餐馆里等着上菜时。

她刚刚开始织一条血肠,这是在最近去英国学习用机器编织时得到的启发,她自豪地给我看她在用的可爱的棕黑色毛线。

凯勒生在巴黎,是地道的法国人,当年她迫于父亲的压力念了医学,但曾就读卢浮学院学习艺术史。在邂逅她的瑞士丈夫后,她迁来瑞士定居,40年前就已入籍。

凯勒一直就喜爱编织与各种织物-还有食品。

“我长在一个美食之家,我们都对食物有非常好的了解。瑞士就没有同样的知识,烹饪也逊色了许多。因为没有君王,就没有‘美膳’。我觉得自己还是有点儿想念这一切的,”凯勒坦言。

这就是为什么她的作品可能看起来像顿盛宴,但却有另一个好处-她可以编织英国维多利亚馅饼,因为她喜欢英式大蛋糕的传统,如此的享受却不会让体重增加一丝一毫,她面露微笑。

抗压妙药

凯勒有时间的时候还喜欢园艺活儿。不过她觉得编织是对付压力的灵丹妙药。

她提到鲁道夫.史代纳(Rudolf Steiner)的哲学-在默想时,需要花几分钟在脑海里想像某个画面。她编织时就会这么做:比方说,想像一个猪头,全神贯注在这个画面上,同时手里在编织。

她织的东西从来没有样图;她只是进行创作,每件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旅程就是目的地(The journey is the destination),”她引用道。每一件都是用心制作,凯勒觉得这便是人们这么喜欢它们的原因。“这就是艺术的秘密,”她说。

那么,这位精神病医生会不会建议编织疗法?

“当然啦。默想哲学也适用于病患。简单的事物往往正是最好的。”

编织趋势

编织太太的成功正逢编织手艺似乎在卷土重来之时。温特图尔Novalana毛线店的克劳地娅·西尔玛茨(Claudia Cirmaz)就是位狂热的编织迷。

她与凯勒结识,是因为凯勒来买织意式腊肠的毛线。这家店现正在展出凯勒的作品。

许多人专程来看这个塞满编织食品的冰箱,尽管出了鱼骨神秘失而复得的事,展出还是取得成功。

西尔玛茨注意到有两种编织者:以前从未接触过的年轻人,和停了20来年后重新拾起来的老年人。

人们会从钩针或帽子这类简单的东西开始,然后不断深入。

水蛭疗法

多米尼克·凯勒每周仍工作两天,提供医用蛭疗法。

这种古老疗法正重新回到现代医学界。水蛭的唾液很特别,一方面能令血液流动增加,同时还使血液不会凝固。所以它们可被用于显微外科手术,例如小血管的重接。

它们还可用于其它疗法,例如膝骨关节炎、网球肘、血肿和脓肿等。

此外,凯勒和丈夫一起经营着瑞士唯一的医用蛭培育公司,地址在圣加仑附近的维尔。

她已编写了两本关于这种疗法的书:《水蛭疗法手册》(德语,2013年)与《水蛭疗法》(法语,2009年)。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