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美国与瑞士医疗比较系列:花销篇 出国看病:美国瑞士哪家强?是否物有所值?

Calculating health care costs

医疗方面的实付费用可能会继续一路攀升,在瑞士和美国都是如此。

(Keystone)

近年来,随着中国人消费能力的不断提升,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投入了”出国看病就医潮“,享受高端的海外医疗服务,以全球顶尖医疗技术和完善医疗服务著称的美国和瑞士,自然也被纳入国人考虑范畴。

在美国和瑞士,人们在医疗方面花费不菲。在不同的情况下,账单上的金额也是千差万别。花费重金的美国人和瑞士人,是否真的得到了一流的医疗服务呢?

一些读者想要了解美国和瑞士的居民在医疗方面的支出、其中国家和个人分别负担的份额以及这些医疗开支是否物有所值。

瑞士和美国的医疗:有些读者就两个国家的医疗系统及其比较提出了一些问题,瑞士资讯swissinfo.ch将在本次系列报道中为您一一解答。

(swissinfo.ch)

为什么这么贵?

美国医疗支出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所占的比例高达17%,即人均支出超过9千美元(英)外部链接,亦有估计说人均支出将超过1万美元(英)外部链接。相较之下,瑞士的医疗支出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2%,人均支出超过6300美元。

美国医疗费用昂贵的原因之一,是医疗保险覆盖的范围多种多样。美国有众多不同的保险类型和选项,这就很有可能增加管理成本(英)外部链接,人们参与医疗服务的方式也多种多样。例如,直接去急诊室要比预约医生看病贵得多。美国《紧急医疗及劳动法案》(EMTALA Act,英)外部链接规定,公众无论是否有能力支付医疗费用,都有权利接受紧急医疗服务。但是,其目的仅为救助危急之中的患者,并不是普通情况下的医疗解决方案。

美国的医疗服务之所以如此昂贵,主要与两个因素相关:价格和患者。

在美国,诊疗和药品的价格都要高于其他国家。例如,美国一次磁共振(MRI)的平均价格(英)外部链接是1119美元(约为7404元人民币),而在瑞士,同样的检查只需要一半的费用,也就是503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3328元)。在美国,换个髋关节轻轻松松就花掉你2.9067万美元(约为19.2322万元人民币),但是一个新的瑞士髋关节只需要1.7112万美元(约为11.32万元人民币)。如果在美国进行剖腹产手术,平均花费是1.6106万美元(约为10.66万元人民币),在瑞士则只需要9965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6.59万元)。

选择不同的医院、不同的保险公司,也会导致看病花销大相径庭。各个医院会有专门的名录标出各项诊疗和服务的价格,但是实际收费则通常可以同保险公司协商(英)外部链接。变动不居的价格,以及复杂的计费方式(英)外部链接,这些都会提高医疗服务的成本。

一些美国人希望用更强硬的方式控制医疗成本,因此建议政府直接与制药公司就“医疗保险方案”(Medicare,美国一项针对老年人及部分残疾人的医疗保险方案)中的药品价格进行协商(英)外部链接。还有一些人仍在推行医疗保险体系扩大化(英)外部链接,他们希望可以建立一个由政府主导的全民医保系统(a single-payer-esque system),试图为降低成本全面施加压力。但是显然,这一目标在短期内不可能实现。

托尼·甘赛尔(Tony Ganzer)是美国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Cleveland)的一位记者,他曾经在瑞士工作和生活多年。他会在本次系列报道中为美国和瑞士医疗系统之间的比较提供帮助。

(swissinfo.ch)

谁为瑞士的医疗系统买单?

2015年,瑞士医疗系统的总支出高达777亿瑞士法郎,其中瑞士政府支付了138亿法郎(多语)外部链接,占总额的18%。其余的支出则由强制性基础医疗保险(35%)和家庭自付(28%)共同分担。

换个角度说,瑞士居民每个月需要为瑞士医疗体系支付782瑞士法郎(约为5234元人民币)。

所以,在经济上承受最大压力的是瑞士的家庭。因为除了基本保险费用以外,18岁以上的成年人还必须以“实际自付”(多语)外部链接的方式分摊其他费用,比如,基本医疗保险的标准免赔额至少为300法郎,也就是说免赔额度以下的医疗支出都要由个人承担;如果医疗费用超过免赔额,保险公司会支付超出部分的90%,但个人仍需支付另外的10%,最多可达每年700法郎。有些人还选择购买附加医疗保险,当然这也要额外付钱。

更多的医疗支出都在基本保险和附加险覆盖的范围之外。2016年曾有一项针对11个工业化国家的患者体验的大型调查(英)外部链接,调查结果显示,与其他国家相比,瑞士受访者在这类额外的治疗和服务上支出最多,很多人(46%)每年的支出都超过1千瑞士法郎(法,折合人民币约为6693元)外部链接

根据预期,未来几年人们在医疗方面的支出还会继续增加(英)外部链接最近的一个报告显示(英、西)外部链接,在过去的一年中,有20%的瑞士居民因为医疗费用过高而决定不去医生那里接受诊疗。

杰拉尔丁·王诗凯(音译,Geraldine Wong Sak Hoi),是一位在瑞士工作的加拿大记者,她会为此次系列报道撰写瑞士医疗系统方面的信息。她还参与了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事实检验“(Fact-checking)专栏。

(swissinfo.ch)

重金是否能买到一流的医疗服务?

瑞士的医疗价格虽然高到令人咂舌,并且还会逐年递增(英、西)外部链接,但是总体的感觉是,在高价的支撑下,瑞士的医疗系统是世界上最好的医疗系统之一。在“国际医疗政策调查”(International Health Policy Survey)中,三分之二(66%)的瑞士受访者认为,医疗质量为优秀或非常好,在参与调查的11个国家中名列榜首。大多数(59%)受访者表示,瑞士的医疗系统总体上运转良好,只需在细部稍作调整。相比之下,在美国只有19%的受访者对本国的医疗系统表示认可。

美国目前仍然是医疗创新和尖端技术的首选地。但是,美国整体的健康指标并不理想。

美国男性的预期寿命(英)外部链接为76.3岁,而经合组织成员国的平均数据是77.9岁。美国女性的预期寿命是81.2岁,而经合组织成员国的平均数据是83.1岁。瑞士男性和女性的预期寿命与经合组织国家的数据接近(男性为80.8岁,女性为85.1岁)。

美国的婴儿死亡率(英)外部链接为每千名新生儿中有6.1人死亡。瑞士的数据为每千名新生儿中夭折人数为3.9人,经合组织国家的中位数为每千人中3.5人。

2012年,美国的肥胖率为35.3%,而瑞士仅为10.3%,经合组织国家的中位数为28.3%。

肥胖及其他生活方式因素会增加罹患糖尿病、心脏病、高血压等疾病的风险,这些疾病治疗费用昂贵(英)外部链接,因此也会增加美国人的医疗支出。

与美国相比,瑞士可能在基本健康指标上表现更佳,但是其结果仍与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值相差不多。事实上,一些身居瑞士的人开始怀疑(法)外部链接,他们把辛苦赚到的法郎投入医疗系统,这是否物有所值。例如,一个经国家授权的价格监督机构分析了瑞士的健康指标数据(多语)外部链接,发现在死亡率、术后并发症、手术等待时间等关键领域,瑞士的医院表现平平。调查的结论是,瑞士的医疗质量只在中游,与其昂贵的价格并不匹配。

前文所述那项国际调查的作者得出了相似的评估结论。他们将调查问卷结果与世界卫生组织和经合组织的健康数据结合之后,评出了医疗系统绩效排名榜(英)外部链接,瑞士在11个工业化国家中排名第六。值得一提的是,在医疗效果方面,瑞士的得分也仅仅名列第四位。

所以,尽管大部分瑞士人似乎对自己的医疗系统表示满意,但是研究表明,他们花费重金,但只得到了相对良好的医疗服务,而不是一流的服务。如果您将花费金额视为服务质量的考量因素之一,那么美国人也没有得到物有所值的医疗服务。因此,美国现在仍在医疗改革的路上艰难而缓慢地前行。


(翻译:樊桦),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