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子页面

主要功能

耐抗生素 抗生素与病毒:道高一尺魔鬼高一丈

金黄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aureus,MRSA)可引发皮肤、伤口、骨骼和心脏瓣膜感染

金黄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aureus,MRSA)可引发皮肤、伤口、骨骼和心脏瓣膜感染

(gettyimages)

H.K.曾经是健康的,热爱他的工作。直到他亲身体验到,一种抗生素在他体内根本不管用。他休了病假,几周之后才恢复健康。

现代世界里,具多重耐药性的细菌已演变为越来越大的威胁,瑞士因此专门提出一项政策,以期对此加以控制。

开始时只是轻微的咳嗽。但数天不愈,而且越来越严重,计算机专家H.K.(化名)不得不光顾他的家庭医生。“他诊断说是一种反常的肺炎感染,”H.K介绍道.。因为炎症越来越严重,所以医生给他开了抗生素。

“但5天后,病情仍未好转,”H.K.说,他整周都高烧躺在床上:“最后医生给我换了一种抗生素。2天后好点了,看来这种药药效不错”。

并不是所有的患者都这样走运,每年因耐抗生素病菌而死亡的人不在少数。欧盟内部据估算每年约有25'000人死于该类病菌感染。

因此无论是国际上还是瑞士内部,都需要展开抗击耐抗生素病菌的斗争。世界卫生组织和瑞士都在制定监控抗生素使用的政策。

人类医学和兽医被“绑”在一起

抗生素的耐药性是一个大问题,这既关系到人类医学也关系到兽医,人畜之间还会相互影响。不过伯尔尼大学的科研人员表示,对此还未真正展开过研究。

细菌可以在人畜之间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接触相互传染。例如(食物中的沙门氏菌)。

从家畜身上分离出的抗生素耐药性细菌,有时会为人类医学带来很大困扰。“对动物展开的微生物研究,不仅对健康领域、对动物的生存有很大影响,对人类社会也是一样”。

(来源:伯尔尼大学)

问题具体来讲就是:在人类医学、兽医、饲料喂养中,过于经常、不恰当、无效使用了抗生素,用于对抗病毒性病症,抑或使用的剂量不正确,不能有效消灭细菌。其后果是:细菌很快生成自我保护能力,并得以存活,产生了抗药性。

“瑞士现在已有几个死亡病例,因为患者产生了抗药性而无法对其进行治疗,”伯尔尼大学传染病研究所的Andreas Kronenberg说。这位传染病学者是瑞士抗生素抗药性研究中心(英)外部链接主任。

漫不经心的使用

对苏黎世大学医院传染病科医生Annelies Zinkernagel来说,抗药性最大的威胁来自于革兰氏阴性菌,它对许多药物都有抗药性。因为抗生素在饲养牲畜、药物无处方销售中被滥用和误用,所以革兰氏阴性菌传播得很广泛。“有的放矢地使用抗生素,这很重要,”Zinkernagel说,许多从印度回来的游客,身上都带有具抗药性的革兰氏阴性菌。“免疫系统较差的人,所受威胁最大。但在携带多重耐药性细菌的人群中,也不乏健康的旅游者”。

因此Zinkernagel特别强调了某些措施的重要性,如在药物使用、卫生条件和预防疾病方面提出适当要求,多进行洗手消毒和接种疫苗等。

瑞士位居前列

全世界“随着流行病的肆虐”,抗生素的抗药性也变得愈发严重,抗生素抗药性研究中心的网站上这样写道。“目前普遍性的数据还没有,”Kronenberg说:“我们必须区别看待,谈论的是哪种微生物、哪种抗药性”。目前在瑞士大肠杆菌针对超广谱β-内酰胺酶(Extended Spectrum BetaLaktamasen,ESBL)的耐药率,已经呈每年1%的增长,“而在其他国家增长得更快”。在印度,这类抗药性的产生比高达80%。“这意味着,这类药只对1/5的人群有效”。

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瑞士政府为此特地出台了一项国家级“遏制抗生素抗药性政策(德、法、意)外部链接”,其首要目标是保持抗生素对人类和动物的长期疗效。“无论是人类的医生还是兽医,都要齐心协力,”Kronenberg说,不要相互指责。

该政策的目的是“保护本国人民,减少在全国的传播,减少在医院的感染率。在这方面,可以完成的目标很多,”Kronenberg对此确信不疑。

“一项中心措施就是在人类医学、动物医学、农业和自然环境中,对抗药性程度及抗生素的使用进行跨领域监控,”在联邦委员会的策略报告中这样写道。直至3月,该政策还将在相关利益集团和组织中进行听证,随后将出台具体措施,直至2015年底由联邦委员会批准。

世界卫生组织的计划

全世界都在努力对抗抗生素的耐药性。2014年世界卫生组织发表了至今为止最全面的报告。之后在世界上的许多地区,某些具有抵抗力的细菌正在令人警醒的范围内不断扩散。

在2015年5月的第68届世界卫生大会上,世卫组织将推出全球性的行动计划。如果抗生素的耐药性继续扩散,那么近百年来我们在医学上所取得的突破将化为乌有,而且会引发极为严重的后果,世卫组织警告说。

“如果不采取紧急的、协调性的措施,我们的世界将滑向后抗生素时代,那些我们几十年前就能医治的简单感染、和并不大碍的伤痛,就会再次变得致命,”世卫组织卫生安全部门副主任Keiji Fukuda说。

报告在114个国家的数据基础上产生,特别令人忧心的是针对救命药(Reserve-Antibiotika,万不得已才使用的抗生素)而产生的耐药性,在世界上的许多地区,这种救命药对大部分民众来说,已经失效了。

挽救生命

世界上第一种人工合成的抗生素是胂凡纳明(Arsphenamin),1907年被发现,并用于治疗梅毒。1928年偶然机会发现霉菌盘尼西林(Penicillin,青霉素)有杀菌的功效。随后青霉素的衍生物生成了第一种天然抗生素,至今仍得到广泛应用,不过许多细菌已获得针对它的免疫力。

自1910年以来,抗生素成为现代医学的支柱,它延长了人们的寿命,而且让人变得更健康。不过抗生素的抗药性却在很大范围内影响着病症的有效预防和治疗,特别在针对细菌、寄生物、真菌引起的感染时。

具耐药性的细菌可以引发尿道、肺部、血液循环感染,腹泻和淋病。耐甲氧西林的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或多重耐药细菌可引发医院内感染。

耐抗生素细菌可以令病情加重或推延治愈时间、增加死亡风险。携带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患者,其死亡风险要增加64%。抗生素耐药性也会令医疗费用增加,因为患者不得不长时间住院,而且要得到深度护理。

(来源:WHO)

例如碳青霉烯类(carbapenem)抗生素就对致命的医院感染越来越束手无策,这主要是因为克雷伯氏肺炎菌(Klebsiella pneumoniae)的抗药性。世卫组织还警告说,针对大肠菌群(Coli-Bakterien)感染而使用的氟喹诺酮(Fluorchinolonen),已引发抗药性的情况在世界范围内比较普遍。

该组织建议,只有在非常必要的情况下,才应该开具抗生素处方、并进行治疗;而且在有疗效后,依然不能停,要完成整个疗程。它还希望建立一个追究、监控抗药性的体系,提高卫生条件避免感染,并加强科研投入。但就是在最后一个领域,依然有所缺失。

兴趣缺缺

为什么近期许多医药企业不再研发新的抗生素,这其中原因很多,该行业协会Interpharma负责公共关系及传播的Sara Käch说。

“为了公众的利益,应该慎用抗生素,这就减少了医药生产者的收入。而且患者群也比较小,为对付同一种细菌,要想产生不同的药效,就需要生产不同的抗生素”。

细菌的多重抗药性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科学挑战。“不过近期无论是企业还是公共或私营的合作伙伴,都提出了一系列提议”。

例如“细菌的新药研究(New Drugs for Bad Bugs)”(英)外部链接提议,就受到了欧洲委员会和工业界的支持。该方案指出,最近30年,仅有2个系列的新型抗生素投入市场。另有一个较新的欧洲项目,也是为了推动抗生素的研究,称之为“DRIVE-AB”(英)外部链接

当然还有新的治疗方式。一月初,德国和美国专家发现了一种新型、天然的抗生素Teixobactin。专业人士透露,大概还需要5-10年的时间,才可以得到研发许可。

“这并不是说,抗生素不能为药企创造利润;而是说医药工业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研发新型产品,”化工、医药、生物科技企业经济协会Scienceindustries的Marcel Sennhauser说:“而且开发新药的管理非常严格、细菌也会变异,因此这是一项挑战”。

在西方世界,民众普遍缺乏一种敏感度,不清楚细菌到底可以造成什么危害,而且愿意为整治出钱的意愿也不是很强,Sennhauser说:“大部分人都相信,一切尽在掌握。他们对危险并不自知,这点和医院员工相比就差远了”。

患者H.K.也自他的抗生素历险中得到了点积极的东西:“那时候我瘦了8公斤,”他说:“不过一年后我又吃回来了”(笑)。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