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职业培训


在瑞士 避难容易求职难


作者:Veronica DeVore


自去年生效的移民协议使得突尼斯的年轻一辈远赴瑞士,开始他们职业生涯的镀金之旅。然而截至目前,参与率依然较低。 (AFP)

自去年生效的移民协议使得突尼斯的年轻一辈远赴瑞士,开始他们职业生涯的镀金之旅。然而截至目前,参与率依然较低。

(AFP)

昔日的突尼斯游泳精英远离故土,在日内瓦的游泳池重新接受职业培训,这可让人颇感意外。他边工作边学习,只为成为一名游泳教练-而这正是一项独特的移民政策的一部分。问题在于,到目前为止,他只是该协议极少数的受益者之一。

说起游泳,这位日内瓦实习生塞费丁·本·塔利布(Seifeddine Ben Taleb)一下子来了精神,如数家珍地谈论起游泳教学和游泳研究,他还设想,也许有一天自己会为祖国培养出未来的奥运冠军。自2010年以来,他一直在瑞士攻读体育专业的硕士学位。虽然他也梦想着能长期留在瑞士,但有关的法律限制让他对此不报奢望。因此,他非常珍惜能够留下来实习这一机会,因为这将为他在突尼斯的职场角逐中带来优势。

“(我听说,实习生)有可能留在瑞士,并从体系中受益,这样可以积累一定的经验,然后回突尼斯找个好工作。”塔勒布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突尼斯的雇主)会更加看重我的阅历,因为我有个外国文凭。”

该实习生计划始于2014年8月,为移民合作大项目的一部分-该合作项目意向众多,其中包括突尼斯政府同意加快处理并帮助该国在瑞士的寻求庇护者归国,等等。作为回报,瑞士提供150个实习名额,向其提供初级国际工作经验,学成之后可将经验带回本国,旨在帮助解决突尼斯教育和失业问题。申请人必须已经持有大学学位或学徒证书。

但是这一计划面临着难以克服的障碍:愿意接收突尼斯实习生的瑞士雇主可谓凤毛麟角。

影响力有限

瑞士国家移民秘书处(SSM)负责监督移民合作伙伴条款的具体执行。 “一般情况下,学员自寻工作,而我们则负责其入境及居留”,SSM的格雷瓜尔·科瑞特(Gregoire Crettaz)解释说: “问题是要找到空缺岗位,而从目前状况看,为这些突尼斯年轻人在瑞士安排工作岗位,绝非轻而易举。”

“当然,我们对私人企业的影响力也十分有限,”科瑞特不得不承认: “雇主提供空缺职位,必须自觉自愿,我们对此无法干预。”

塔勒布相信自己能够从实习计划中受益,因为他已经生活在瑞士,熟稔自己的领域,并可以脚踏实地地积累人脉。对他而言,自己找到的这个机会简直就像量身定做,不过,他也承认,其他大部分申请者都是外国人,因为瑞士本国的实习生选择很多,这种不规律的工作时间对他们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而塔勒布也意识到,对雇主们而言,放弃聘用瑞士本国或邻国的实习生而选择突尼斯实习生的确要承担一定的风险,更何况,他们还有工作时间等诸多限制。

“我认为瑞士雇主很难信任外国人,而且一年半的时间根本不够(聘用一名实习生)”,他指出, “他们知道在对你进行培训之后,却要面临任你离开的结果(因为即使实习结束,他们仍无法正式聘用你)。”

志在必得

科瑞特深知,该项目风险虽高,但成功的回报亦很丰厚。突尼斯实习协议是瑞士与阿拉伯世界国家在该领域的首次尝试,也是与突尼斯移民合作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鉴于此,他所在的秘书处会全力以赴,不惜超越处理此类协议的一般授权,不遗余力地游说各种可能的雇主以及居留瑞士的突尼斯侨民,以期增加实习生的就业机会。

“一般情况下,我们不会干涉。但这次,我们迫切希望计划成功。”

庇护之所

据科瑞特分析,自2011年阿拉伯之春抗议活动后,突尼斯等国对经济援助的需求与日俱增,直接导致突尼斯总统埃尔本·阿里(Zine el-Abidine Ben Ali)20余年的统治土崩瓦解。该国的政治动荡也导致越来越多的寻求庇护者逃往欧洲及瑞士。

科瑞特进一步指出,阿拉伯世界和非洲面临类似挑战的其他国家都在密切关注着瑞突移民合作伙伴关系的进程,因为他们知道这一项目的存在,并提交过相同的申请,要求他们的劳动者能有机会进入瑞士。

“我们首先要在和突尼斯的合作中积累经验,确保该项目的万无一失,然后才能推而广之,开展其他协议”,他总结道。

瑞突移民协议

该协议于2012年签订,2014年8月生效,协议声明,瑞突两国愿意共同努力,打击非法移民,促进社会经济发展,更迅速地遣返那些在瑞士请求庇护未能成功的突尼斯人。

作为该协议的一部分,瑞士同意每年提供150个突尼斯实习生名额,年龄需18至35岁,可在瑞士公司或企业任职,时限最长18个​​月。实习生工资必须按合法瑞士工薪水平支付,岗位必须与申请人学习专业相符。

截止本文的发表,已有四名实习生受聘,第五名待定中。

迄今为止,瑞士已与尼日利亚,科索沃,塞尔维亚和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达成类似的移民合作伙伴关系协议,但并不包括相同的实习生计划。

实习岗位的来源

移民局、瑞士驻突尼斯大使馆以及简称CTRS突尼斯侨民组织(法)等多方努力,求助于瑞士食品服务、农业及其它行业的各个雇主和协会,尽量使他们了解聘用突尼斯实习生的可能性。瑞士一家名为Agrimpulse的农业协会专门负责向各农场派遣瑞士本国或外国的实习生。该协会负责人莫妮卡·莎兹曼(Monika Schatzmann)在接到此项申请时坦言,他们目前尚未推荐或聘用突尼斯实习生,大多数的外国实习生来自东欧国家,如乌克兰、罗马尼亚和匈牙利。

其他可能提供就业机会的-如零售业-往往更倾向于接纳已完成瑞士本国学徒教育的实习生。酒店业确实会雇一些来自欧盟之外所谓“第三国家”的实习生,瑞士酒店业(Hotelleriesuisse)发言人科琳娜·塞勒(Corinne Seiler)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去年一年,他们为此类外国实习生签发了六到八个工作许可。然而,参加结业考试并要求毕业后继续到酒店实习的酒店学校毕业生多达1926名,这意味着欧盟以外的实习生占总数不到1%。

建立关系网络

面对着实习岗位资源稀缺的严峻形势,科瑞特认为,突尼斯实习协议若要成功,最大希望在于和两类企业的联手协作:在瑞士营运的突尼斯企业,可聘用自己的同胞;以及在突尼斯做生意的瑞士公司。他透露,在突瑞商会,名为瑞士联络(Swisscontact) 的开发组织和突尼斯当局的联合努力下,寻求潜在合作伙伴的集思广益行动正在或即将全面展开。

根据自身经验,塔勒布认为,如果更多像他这样已经身处瑞士的突尼斯学生可以在大学期间就了解到这一计划,其胜算会更大。此外他还认为,实习时间应该延长,这样,雇主将会更乐意投入精力来培养他们。

“我们了解瑞士的法律,”他坦言道: “我们没有权利在毕业后留下工作。不过,我们可以受益于这类实习机会,一年半后,我一定会返回突尼斯。”


(翻译:明前),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