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联合国实习生讨薪后续


无薪联合国实习生待遇可有好转?


作者:Simon Bradley, 于日内瓦


青年活动家们在日内瓦的联合国门外支起了帐篷,以促使联合国直面日内瓦不菲的生活开销问题。 (@UNPAIDisUNSEEN)

青年活动家们在日内瓦的联合国门外支起了帐篷,以促使联合国直面日内瓦不菲的生活开销问题。

(@UNPAIDisUNSEEN)

去年,无薪实习生的拮据窘境成为各大报章头条。尤其是一名22岁的零月薪联合国实习生无法在高消费的日内瓦承担住宿费用,不得不栖身于漏水的帐篷里,他的境遇经媒体曝光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时间引来一片哗然。7个月过去了,实习生们的境遇是毫无好转的迹象,还是已经悄然改观?

“在联合国实习无疑是一段有用的经历,你能拓展人际圈子,也能学到新东西,” 年轻的阿尔巴尼亚女孩Teuta Turani解释说,她刚刚结束了在日内瓦为期6个月的联合国实习-尽管这是一份“三无”工作:无薪水,无津贴,无补助。

2014年,在纽约和日内瓦的联合国来来往往的实习生粗略估算总计约4千名,其中绝大多数都在零薪水的岗位上终日忙碌。正如一份2013年联合国实习生协会(英)出具的调查报告显示,68%的实习生自始自终没能获得一分钱的报酬。

3个月前,Turani在Instegram和推特上开了账户(英),着重讲述她曾在日内瓦联合国遭遇的无偿实习困境。

几乎在所有展示的照片里,都有一双略显老旧、空空如也的棕色靴子。Turani借着这双鞋子来凸显联合国实习生的地位:“不受重视,甚至被人忽视”。对一个从贫穷国家来此谋求实习岗位的年轻人来说,要承担日内瓦或纽约如此昂贵的生活成本,简直比登天还难。

虽然这段实习经历为简历上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但Turani也坦承,在世界上最为高价的都市之一住上6个月,整日辛勤工作却没能获得任何报酬,她已为此付出了昂贵的财政代价。

一个阿尔巴尼亚人平均每月的收入为350欧元(约为382瑞郎),而在日内瓦6个月无薪实习所需预算至少得8000瑞郎(约为8296美金)。

“实习的整个过程下来,我已经改变了初衷,”她说:“最开始我打算在联合国多待几年,以期有所提升。但我很快就意识到,在联合国内部晋升的速度非常缓慢,从经济角度考虑我没法再待下去。”

因此,她决定转入私人企业,从事业务分析员的工作。

无薪实习的问题已经酝酿发酵了很多年,但直至去年8月,随着David Hyde的遭遇暴露在聚光灯下,引起各大媒体争相报道,这一“隐性的灰色地带”才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这位22岁的新西兰小伙子当时正在日内瓦的联合国实习,为了节省生活开支而住进了漏雨的帐篷里(参见信息框)。事后他承认,他之所以选择住在帐篷里,实际上是为了引起公众对无薪实习生的关注而刻意制造的宣传噱头。

新氛围

7个月过去了,实习生的境遇是否有所改善?Turani表示怀疑。“继David Hyde的帐篷事件经媒体放大之后,联合国比过去更多地主动提及实习生待遇问题,从表面上看氛围确实有所改变。但除了更频繁的公开讨论,没有任何实质的变化,也没有针对具体举措所设定的进程表。”

去年,一群年轻的实习生、学生及年轻职员集结起来,组成了“给实习生付薪”(Pay Your Interns)的声讨小组。尽管目前收效甚微,但他们始终致力于让联合国及其成员国对无薪实习问题重视起来,为此积极奔走。他们的努力从未停止。

据他们介绍,“公平实习倡议”(英)现已呈燎原之势,从日内瓦蔓延到了纽约、巴黎和维也纳。今年的3月8日,这些青年活动家们在日内瓦的联合国门外支起了帐篷,以促使联合国直面日内瓦不菲的生活开销问题。

这次示威在网上获得点赞无数,却没能吸引全球各大媒体的眼球。尽管如此,来自意大利、已在联合国无薪实习了5个月的Matteo*仍然相信,自去年媒体争相报道起,要求公平实习的活动已经在公众中形成了浩大的声势。

David Hyde: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David Hyde,和成千上万的联合国无薪实习生一样,从新西兰来到世界上最贵的城市之一实习,因去年8月在实习期间无钱缴纳房租而住进了临时帐篷,从而登上各大报章头条,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在3月26日接受瑞士日内瓦《时报》(Le Temps)的采访时,他坦言,住帐篷实际上是自己刻意制造的宣传噱头。

“这种戏剧性的‘善意欺骗’就是为了引起关注和讨论,”他说:“媒体早就对无薪实习生的窘迫心知肚明,我只是给它们提供了一个直观的视觉冲击,从而通过它们传播这一话题。我展示的就是现实存在的问题。”

他相信“联合国最终会妥协,向实习生付薪”。“你已经能看到变化了。那些从来不曾给实习生发工资的非政府组织已经承诺根除这种陋习,联合国的内部食堂也开始为实习生提供降价3瑞郎的优惠。虽然只迈出了小小的一步,但我演绎的整个故事已经物有所值。”

“总的来说,我感觉实习机构在面对无薪实习时已经显得越来越难堪,”他强调,“在今年年初纽约举办的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ECOSOC)青年论坛上,国际劳工组织(ILO)针对年轻人就业提交了一份新的议案,在场的记者和年轻人随即马上提到了无薪实习的问题。他们质问,为什么联合国一方面‘压榨’他们,另一方面却督促鼓励他们参与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在场的这些质疑获得了巨大的掌声和应和。”

“有利的支持”

联合国各部门无力增加预算和招募新员工,因此越来越倾向于招揽乐于充当免费劳动力的年轻毕业生,让他们免费工作2到6个月。联合国表示,它也有意愿向实习生支付工资,但同时又坦言,因1997年通过的一项禁止向非正式员工支付工资的决议,所以它也苦于手头拮据;财政大门能否向实习生开启,最终取决于成员国能否联手改变这一规定。

自去年8月起,青年活动家们联合15家外交代表机构和政府间组织举行了一系列会议,旨在推进实习生薪酬的倡议,最终获得了超过半数的“有利支持”。

“在大多数会议中,成员国的代表们都表现出了积极的态度。但遗憾的是,他们无法当即作出官方承诺,因为这种政策必须获得国家的批准,” Matteo说。

尤为瞩目的是法国教育部长Najat Vallaud-Belkacem,她于去年12月份致信联合国安理会秘书长潘基文(Ban Ki-Moon,英),呼吁改善相关政策。

目前这一问题仍然悬而未决。联合国坚持认为,其成员国应最终对实习生支付工资负责,但同时它也强调面对实习生不公待遇应该更加坦诚。尽管联合国青年使者Ahmad Alhendawi(英)已经与“公平实习倡议”的成员们达成会晤,并且实现了与联合国成员国的会谈,但仍未能达成任何承诺。

据报道,联合国人力资源部门目前正致力于比较整个体系及内部各机构的实习生待遇。几家位于日内瓦的联合国机构-譬如国际劳工组织-自2011年起就每月向实习生支付1850瑞郎的工资。然而,它们毕竟只是少数。

与此同时,在联合国大门之外,不少小型机构期望着能够以身作则,从而引发一轮多米诺骨牌效应。上个月,日内瓦的27家非政府组织许诺开始给予他们的实习生每月最低500瑞郎的起薪。

很难说这些举措能否最终促成政策的改变,Matteo说:“和联合国安理会比起来,联合国的各成员国表现得更加坦诚。正因为存在这种对实习生的合理诉求反应迟缓、态度暧昧的强大机制,我们才需要更积极地表达我们的诉求。这需要时间。眼下的问题是,联合国是否有改变的意愿。”


(翻译:张樱),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