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联合国特使 一位瑞士女外交官在缅甸

Christine Schraner Burgener arrives in Rakhine by helicopter

联合国缅甸问题特使Christine Schraner Burgener最近几个月频频出差,甚至到了近百万罗兴亚人都在出逃的缅甸若开邦。

(Keystone)

怎么才能帮助这个国家呢?那里有近百万人逃离,那里的民选政府控制不了军队,那里因军队的种族屠杀而受到联合国的谴责。瑞士外交家Christine Schraner Burgener与瑞士资讯swissinfo.ch谈起了她的新职责。

相会在爱因斯坦咖啡厅,在伯尔尼老城典型的回廊之下。外面很冷,天空灰蒙蒙的。似乎是为了中和这寒冷的气温,Christine Schraner Burgener在大衣之下穿着浅色的裤子和白色的衬衫,还有一件与之相配的皮夹克。

她一定强烈地感受到了气温的落差,特别是因为最近几个月的行程。今年4月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z)任命她为联合国缅甸问题特使,自此,这位55岁的女性开始不间断地出差。

女性外交”的先锋

之前,她曾担任驻德国大使,这是瑞士历史上担任此职的第一位女性。 Schraner Burgener一直是瑞士外交史上的女性先锋。

与其先生一起,他们成为了瑞士外交史上的第一对工作分享(Jobsharing)伴侣,而且是在大使这一级别上的。此外,她是驻泰国大使,而其夫则是驻老挝、柬埔寨和缅甸大使。驻地在曼谷,这对夫妇分享一份薪水,共同照顾着2个孩子。

现在,孩子们都长大了,女儿22岁,儿子19岁,Schraner Burgener已经可以接受巨大的挑战,担任联合国缅甸问题特使。这是不是她到目前为止职业生涯最大的挑战呢?

联合国特使是在2017年8月,因缅甸军队在若开邦攻击穆斯林罗兴亚少数族群而任命的。政府的行动是针对罗兴亚人对警哨的攻击而作出的反应。联合国报告指出,军队系统性地摧毁了村庄,并演变为大规模屠杀和强奸。

约70万罗兴亚人逃到毗邻的孟加拉国,如今生活在人满为患的难民营里。最新出版的联合国报告(英)外部链接指出,缅甸的军事首领和5位军队高官应因民众谋杀罪、反人类罪和战争罪行而被追究责任。

罗兴亚人具有优先权

她的任务比较宽泛, Schraner Burgener对我们说:她要关注若开邦的局势、照顾到难民的遣返、推动民主化和倡导人权,还要在缅甸全国推进全面的和平进程。因为不光在若开邦,在缅甸的其他邦也同样存在着多年的、种族间的冲突问题。

她需要优先考虑的还是那近100万生活在难民营里的罗兴亚人,要为他们找到一个立时的解决之道。这位联合国特使说,他们必须在自愿的原则下,安全地、在人权得到尊重的情况下返回。她也强调说,要改变缅甸对这些罗兴亚人种族歧视的态度,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大喇叭-外交不是她的风格

这段时间,她在尝试“搭建桥梁”。作为调解人她必须与所有方面进行交谈,甚至与军队,她说。

早在就任之初,她就开始定期与军队代表、与那些武装集团和缅甸的政府领袖昂山素季会面。这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曾经的自由偶像的声誉,都因其默许军队针对罗兴亚人的血腥行为而遭到严重损害。

Schrader Burgener认为,无论如何昂山素季都会一直起着重要的作用。“她被软禁了15年。我不相信,这样的一个人会不再为民主而奋斗,”她说。她只是处于一种困难的境地,因为她立于军队与国际社会的期待的夹缝之中。

“我个人认为,我们必须支持她”。许多人感到失望,因为昂山素季没有大声地对不可忍受的事件表态。“但我们不能忘记,她必须和军队合作,因为军队对所有的宪法修改案都有否决权”。


Schraner Burgener曾到过若开邦和孟加拉国内的罗兴亚难民营。她将在若开邦内发生的一切描绘为“难以想象的可怕”。责任人必须作出解释。“第一步就是收集证据,因为法庭会作出判决。重要的是,搜集的证据要可信、有透明度”。

联合国特使李亮喜(英)外部链接不能再去缅甸了,因为这位韩国女性已不再获许进入这个国家。 Schraner Burgener说,到目前为止,她还可以在缅甸自由活动。那么瑞士国籍是否对这位调解人有所帮助呢?


Schraner Burgener相信,作为成功的调解人,必须深知各方的个性和文化。例如对亚洲人来说,太过直白就是一种傲慢。

“说实话:关起门来我对缅甸政府颇有微词。但大喇叭似的外交策略我绝对不会采用-在我的位置上,这不会带来什么成果。相反,人们会对我锁上大门”。

为了取得进展,她必须让国际社会相信她的中立-策略,她表示。有时,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沙袋,就连联合国成员国也会逮机会就“猛揍”一顿。

Schraner Burgener已经看过、听说过许多悲惨的事情。她总是在出差,最近一段时间伯尔尼的家人只能每月见到她4天。这些都让人倍感压力,她是怎么完成这一切的呢?

宁静、含蓄、平静的外交策略:对这位联合国特使来说,她希望看到成果。“虽然我很有耐心。但我也想看到行动,”她说:“如果一段时间之后,所作的还不够,那我也会重新考虑考虑。有时人们认为我太过乐观、太有耐心。但我也有我的原则”。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