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联邦主义 瑞士的富裕地区如何补贴贫困地区

fountain in canton Jura

从邻州领取施舍?汝拉州首府德莱蒙的喷泉。

(Keystone / Georgios Kefalas)

每年,瑞士独特的财政再分配体系都会将大量的资金从国内富裕地区转移到贫困地区。尽管有争议、诟病和改革,这一体系仍然是联邦模式的基石。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6月底,伯尔尼的政府经济学家公布了年度“财政均衡”数据(多语)外部链接,这些数据虽然不太显眼,但是却影响深远。

本质而言,财政均衡制度规定了富裕州每年必须向贫困州转移的资金数量,这样至少可以从形式上保持国民经济的凝聚力,并抑制地区间日益扩大的不平等。

与前几年类似,按绝对值计算,在该体系中贡献最多的地区是苏黎世州、楚格州和日内瓦州;最大的受益者是伯尔尼州、瓦莱州和阿尔高州。就人均财富而言,“指标涨跌幅”最大的州是富裕的楚格州和贫穷的汝拉州(瑞士最年轻的地区)。

财政部网站上的螺旋图(多语)外部链接中,中心点是资金净流入最大的州,越往外的州,资金净流出越多。而下方的数字显示了每个州的公民因该制度“失去”或“获得”的财富数量。

equalization

fiscal equalization figures

每年几十亿

历年来这种财富转移的格局没有太大变化,转移的财富体量一直都很大。

例如,伯尔尼州从该体系中获得了超过1亿瑞郎(约合人民币7亿元)的转移支付,而苏黎世州则贡献了其中的一半。总体而言,财政均衡政策下,35亿瑞郎的资金流入平均水平以下的各州-这相当于列支敦士登国内生产总值的一半以上。

大多数人都很富裕的瑞士,为什么需要这样一个体制呢?纳沙泰尔大学的克劳德·让雷诺(Claude Jeanrenaud)解释说,该体制的合理性源于两大支柱。

他说,第一大支柱是财富转移以减少区域间财富分配不均,这种分配不均源自一些州比其他州收取更多税收。楚格州拥有高密度的成功初创企业和富裕居民,因此财政收入显然要高于相对孤立、人口稀少,以农业为主导产业的地区。

第二大支柱是“结构化资金”,用于补贴建设公共服务设施(公路、供水等),因为某些地区地理位置偏远或人口稀少,建设公共服务设施的挑战更大。瑞士政府一直在努力缩小地区间的公共服务差距,由于瑞士地形复杂多样,相比其他国家,这方面的工作显得更为迫切。

因此,正如欧盟团结基金致力于帮扶较穷的新欧盟成员国-尤其是欧盟东部成员国-成功促进了这些国家的发展,瑞士的财政均衡体制也有助于确保公平的竞争环境和“国家的整体运转”,让雷诺说。

懒汉的福音?

弗里堡大学的安德烈亚斯·施特克利(Andreas Stöckli)指出,某些地区必须对其他地区进行转移支付的模式引发了不少争议:核心问题在于如何理顺“再分配和激励”之间的关系。  

他表示,如果大家过得太舒服,可能就会失去创新的动力:“对贫困州支持越大,它们寻求扩大税基的动力就越低;富裕州转移的财富越多,贫困州就越没有动力扩大税基。”

反对该体制的声音自然大多来自较富裕的地区:正如一些德国人抱怨在欧元区债务危机的至暗时刻救助希腊人一样,楚格州的税务部门并不希望将他们辛苦挣来的钱转移到公共资金池中,然后再分配给像汝拉这样的穷州。

楚格州财政部长海因茨·特恩勒(Heinz Tännler)认为,“税收优惠较多的州向税收优惠较少的州进行转移支付的过程必须考虑周全”。虽然他承认该体系确实有助于保持国家“团结”和“凝聚力”,但他也表示,对楚格州这样的低税率地区施加太大压力会给整个瑞士带来负面影响。  

他表示,那些税收大州,或者说“优等生们”,已经面临着激烈的国际竞争。随着新的全球税收协调计划(多语)外部链接的实施,竞争可能会进一步加剧。在这种背景下,瑞士需要“关照”那些更“高效”(他更倾向于用这个词而不是“富裕”)的地区。

改革

关于财政均衡体制的争论不仅仅停留在理论上。今年5月,一项讨论多年的改革动议最终在议会获得通过-该改革将修改此前的财政均衡制度,以减轻富裕州的负担。

过去,各州在政治上相互角逐,以决定应该转移多少资金来将贫困地区的“应税潜力”(每个居民的缴税税基)提升至理想水平,即全国平均水平的85%。然而,从现在开始,这些数字将由联邦经济学家计算,并与86.5%的固定目标挂钩。

但是不要被上述更高的目标值所误导。

施特克利说,在过去,伯尔尼的联邦政府官员对贫困州过于友好,但这不足为奇,因为至少在联邦院中,绝大多数议员来自受益于该制度的地区。自2012年以来,他们每年都上调“应税潜力”的目标值。

现在这个数值比例已经固定下来,它的法律地位的确得到了加强,但事实上对于贫困州的弊大于利,富裕州则可以存更多的钱。过去联邦政府也向该体制中注入资金,从2022年起,联邦政府每年将节省约2.8亿瑞郎的资金。

适得其反?

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改革是否足以产生系统性影响,保障贫困州财政的可持续性。

早在2018年,关于财政平衡体制改革的讨论进行得如火如荼,汝拉州财政部长查尔斯·朱利亚德(Charles Juillard)为《时报》撰文写道(法)外部链接,联邦政府和富裕州出现大量财政结余“弊大于利”。

他写道:“某些州财政状况的恶化不仅会危及它们本身的发展,还会打破当下脆弱的平衡,使瑞士无法维系连贯高效的运转。”

与此同时,施特克利将近期的改革描述为对这一仍在稳步发展的体制的“根本性调整”(当下的财政平衡体制于2008年推出)。但他也重申了一个事实,即联邦基金将被用来“缓冲改革对贫困州的财政影响”-至少在短期内会采取这种措施。  

同样,改革对于州与州之间税收竞争的影响很难判断-许多人认为这种竞争关系的根源在于联邦体制,相互竞争有利于巩固联邦体制。

对施特克利来说,财政均衡体系具有“快乐抑制剂”效应,虽然它不会完全抑制竞争,但能够防止地区之间的全面税收战,因此可能会继续实施下去。

瑞士的税收

瑞士在联邦、州和地方各级征税,各州自行设定税率。各州之间的税率差异很大:例如,在10万瑞郎的工资水平上,个人所得税率从低于8%(楚格州)到约25%(巴塞尔市州)不等。

税率根据收入和资产水平以及家庭状况进行分级。例如,已婚夫妇目前比未婚夫妇缴税税率更高,联邦委员会希望改变这种局面。

总的来说,瑞士的税赋往往低于欧洲大多数地区。

各州还有权自主调节企业税率,国内各地区的企业税率各不相同,而且通常都很低。然而,国际压力促使瑞士改革其低税率体系,使其税率与全球水平保持一致,比如2019年5月瑞士国内投票决定取消对总部设在瑞士的跨国公司的税收优惠。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