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自由港


超级富翁谨慎的储藏室


作者:Simon Bradley


Ports Francs (Keystone)
(Keystone)

富裕阶层越来越多地把钱投资在艺术品和其它珍宝上,自由港则成了这些宝贝的藏身之处,它们提供的是谨慎的服务、高度的安全,和税收的优惠。尽管它们很成功,一份新报告却给瑞士自由港和免税区投上一层阴影。

从外观看,日内瓦西南角繁忙地段边的灰色工业建筑显得很不起眼。除了频繁穿梭的送货车,没什么能泄露出里面的情况。

你也许完全想象不出,在这座死气沉沉的6层仓库楼里,竟然贮藏着价值数十亿瑞郎的精美艺术品和其它财宝。据专业杂志《艺术知识》(Connaissances des Arts)推算,2013年日内瓦自由港里储存了约120万件艺术品。

自由港董事们则透露,日内瓦La Praille区的仓库还容纳了世界最大的酒窖。大约300万瓶主要产自波尔多的名酒就躺在地窖中的木箱里,在理想的温度下慢慢发酵成熟,为它们的主人赚取利润。

这座自由港的另一部分设在机场,今年它将庆祝开办125周年。日内瓦州是该自由港的主要所有者,其巨大的仓库提供了相当于22个足球场的仓储面积,其中大部分都已出租。

各博物馆、富有私人收藏家和投资商对高级仓库的需求量非常巨大,今年5月才在La Praille区开业、全部用于储藏艺术品的1.04万平方米高科技仓库的空间也几乎全部被订满。

英国美术基金集团(British Fine Art Fund Group)销售部经理让-雷内·萨亚尔(Jean-Rene Saillard)称,日内瓦提供了许多有利条件。他所在公司的大多数藏品都贮存在La Praille仓库,一些藏品的展出、交易、向其它博物馆的出租与专人修复都直接从这里调拨。

“日内瓦自由港相当陈旧,也不是很有魅力的空间,可如果你为了看艺术品才去那儿,那么你是不会介意的,只要光线适宜,你又知道那里很安全,”他解释说:“那是个对工作而言非常方便、位置居中、令人安心的地方。人们喜欢它的谨慎服务。”

萨亚尔忽略掉的是财政优惠。最初自由港是计划用来暂时性地贮藏大宗商品,后来是过境制成品,可近年来,它们日益被用作投资商和收藏家永久性的存放地。

自由港的“自由”二字,指的是免征海关关税和其它税项。货物可在港内无限期储存,只需支付很少的费用。一幅画空运至日内瓦后,可在仓库中保存数年,却一分钱税金也不必缴纳。货物贮存在自由港期间,其物主不必缴纳进口税或关税,直到商品达到最终目的地。如果一件作品在自由港内出售成交,其物主也不必支付交易税。

自由港的发展

受新兴国家富有客户及全球对艺术品及其它珍贵物品投资兴趣的推动,自由港的发展方兴未艾。

据Wealth-X分析家透露,2013年世界“超高资产净值”(UHNW)人士-即年收入超过3000万美元人士-的数量达到最高点,为199’235人,财富总和高达27.8万亿美元。

Wealth-X预测,在未来5年中亚洲将超过欧洲和美国,产生更多的超高资产净值人士。

瑞士有6330名超高资产净值人士,在欧洲排名第三,前两名分别是德国和英国。以每万人中有7.9名超富人士的比例,瑞士的财富密度超过其它任何超富人士聚居国。

“货物离开自由港时会被估价课税。不过我认为,从财务角度而言,这对物主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日内瓦自由港总裁克丽丝婷·萨耶格(Christine Sayegh)表示,戳穿了货物保存在自由港只为积累财富的认识。

自由港就位于市中心附近,对日内瓦州有着战略性意义,每年还为该州政府带来1’000-1’200万瑞郎(约合6’952-8’342万元人民币)的收入。

威胁声誉?

尽管自由港在财政上颇为成功,瑞士联邦审计局(Federal Audit Office)4月发表的报告却给国内的10个自由港和245个免税区的做法投上阴影。

报告警告说,自由港可能被不正当地用于财务优化,或帮助“文化商品、战争物资、药物或毛坯钻石交易”钻法律的空子。

审计局副局长埃里克-塞尔日·让奈(Eric-Serge Jeannet)说,保税区可能会像银行保密法一样,成了瑞士声誉的潜在威胁。

“你显然不能怀疑每一个人,但也不能否认避免缴税和赚取利润的可能性,它正是这些地方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日内瓦自由港的官员们表示,他们遵纪守法,谨慎地选择自己的承租人,可是就像房产公司一样,他们也不能清楚地知道客户在那里储存些什么。他们称,对进进出出的货物虽略有所知,但清单与货物的具体核查,则由驻自由港的瑞士海关官员负责。

“潜在的声誉风险的确存在,我们无法否认或低估。可是我们不相信这一风险已成事实,尤其是在措施都已就位的情况下,”日内瓦经济与安全部长皮埃尔·茂岱(Pierre Maudet)对这一“预防性”报告表示欢迎。“至于财务优化,那就说的过火了,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让奈仍不能信服:“用简单的话说,他们提供了一个工具(设施或服务),但他们不对里面发生的事负责。”

新的自由港

新加坡自由港于2010年5月正式启用。这座4层楼建筑有2.5万平方米空间,其中40%由佳士得艺术品储藏服务(Christie’s Fine Art Storage Services)占用。

卢森堡自由港面积为2万平方米,预计2014年9月17日开业。北京将于2015年开设自由港,另一个随后将在上海开办。

瑞士人密切参与了世界各地自由港的开发。伊夫·布维耶(Yves Bouvier)是日内瓦自由港最大的股东。他的公司Natural Le Coultre集团是世界最大的艺术品储存与运输运营商。据说他是卢森堡自由港的主要所有人与发起人、新加坡自由港的股东,及北京自由港的顾问。

建筑师事务所Atelier d’Architecture 3BM3的瑞士建筑师卡梅洛·斯滕达尔多(Carmelo Stendardo)和本尼迪克特·蒙塔(Bénedicte Montat)设计了日内瓦自由港的扩充部分、新加坡自由港和卢森堡自由港。

清理行动

世界各地的保税区由其它组织在作监控。2010年,驻经合组织(OECD)巴黎总部的政府间组织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曾发表报告,宣称包括自由港在内的自由贸易区是“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的威胁”,其部分原因是不够充分的防护、松懈的监督和薄弱的审核。

瑞士审计局的报告撰稿人表示,他们对国家海关官员的核查尤为担心。

“日内瓦自由港的代表声称,他们的设施里有很多海关官员。可有海关的人在自由港办公,并不能说明核查就一定有效,”让奈指出。

瑞士海关总署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自由港内核查的进行主要依据风险分析,每个地方都会有所不同,并尽量以最合理的方式部署人员。

总而言之,海关非常严肃地对待报告建议,并在仔细研究需要哪些后续措施,海关总署发言人沃尔特·帕维尔(Walter Pavel)确认。

“将来会对清单内容作更好地监控与分析,”他补充道。

过去的调查就曾触及到瑞士的自由港。1995年,在洛杉矶盖蒂博物馆一案中,日内瓦自由港被发现成为某被盗文物国际贩卖网的避风港。2003年,瑞士海关则在日内瓦自由港发现200件古埃及被盗珍宝,其中包括两具木乃伊,这些文物都已归还埃及。

发生这些丑闻之后,瑞士逐步清理国内各个自由港,加强了反洗钱和文化财产转移等方面的法律法规。自由港也必须遵守指导进口的各项规定,包括对全部进口货物作所有权、来源和价值的申报。从2009年起,还要求提供完整的货物清单。

然而案件仍时有发生。2010年,瑞士海关官员在日内瓦自由港发现了一副罗马石棺。据猜测,这副石棺可能是盗自土耳其南部的某地。

“如果有人打算作欺诈的事,那么他们总是能钻到法律的空子,”让奈表示:“我们已经有了金伯利进程和各种钻石证书,可是监管能否让你发现问题和欺诈案件?我不敢确信。”

联邦审计局的报告提出了一系列建议,以改善瑞士自由港和免税区的监管;政府将于2015年底拿而一项新的全球战略。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