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自由贸易


瑞中关系:只是一份协议


作者:Alain Arnaud, Pékin, 于北京


瑞士经济部长约翰·奈德-阿曼与中国商务部部长陈德铭之间的默契 (Keystone)

瑞士经济部长约翰·奈德-阿曼与中国商务部部长陈德铭之间的默契

(Keystone)

联邦委员约翰·施奈德-阿曼(Johann Schneider-Ammann)率领的一支重要商务代表团正在对中国进行访问,此行目的是要支持双边关系及自由贸易协议项目。后者的主要谈判将于年底前封顶。

施奈德-阿曼登上飞往厦门的海航7771班机时神情满意,他这次的南下之行是为会见在那里生活的一些瑞士企业家。此前这位经济部长刚刚在北京度过了两天,与5位中方部长及几位副部长作了高层会谈,以推动中瑞自由贸易协议项目的进展。

“我们离目标不太远也不太近,”这位联邦委员透露:“仍有不少问题与挑战,不过我比较乐观,到年底前有望找到解决方案。”

他所带领的经济代表团雄心勃勃,一起访华的代表团共有25位工业界要员、10多位政府官员及媒体代表。瑞士使出大手笔,志在巩固与加强两国间的双边关系。代表团还在北京组织了中瑞经济论坛,共有300名中瑞企业家参与了讨论。

在瑞中经济协会法语区分部主任斯特凡纳·格拉贝尔(Stéphane Graber)看来,瑞士此举包含了取悦中国人的一切因素。“我们处于一个重视表面文章的文化。瑞士代表团来访具有很强的象征意义,让大家可以互相认识彼此的工作伙伴。这是发展积极关系的关键。”

积极的效果

这是因为,瑞士商业界对这个自由贸易协议翘首以待。瑞士经济联合会(economiesuisse)会长格罗尔德·毕赫(Gerold Bührer)解释说:“我们期待着该协议能给瑞士的工业与金融领域带来优惠条件。对投资的更佳保护、对关税的减免只会产生积极效果,瑞士的就业情况也会从中受益。”

对诺华(Novartis)顾问亚历山大·耶策尔(Alexandre Jetzer)而言,协议“意味着商品进口不再征收关税。目前的关税令我们负担沉重,各项手续也使我们浪费掉大量时间,损害了中国患者的利益”。他明确指出:“如果我们取得成功,就会走在欧盟的前面,这种机会并不多。”

传感器制造商日内瓦LEM集团的总裁弗朗索瓦·加贝拉(François Gabella)经常出入中国,他提到,这是“巩固瑞士经济在中国地位的独特机遇”。以典型的瑞士家庭企业Gübelin珠宝鉴定所为例,该协议将促成这家公司落户中国。“届时的安全性要远超目前状况,”公司总裁托马斯·顾伯林(Thomas Gübelin)表示。

瑞士清洁技术联合会(Cleantech Switzerland)会长帕特里克·豪弗-诺瑟(Patrick Hofer-Noser)则估计,那时与中国的贸易会变得简单得多,随着各种壁垒的取消,瑞士在可持续性发展方面拥有竞争实力的产品会更易出口,“我相信,我们得到的至少会和付出的一样多。”

钟表品牌的保护

此外还有钟表业。“谈判结果会对我们非常有利,”制表业联合会经济分部主任莫里斯·阿尔特马特(Maurice Altermatt)指出,他期待着减免关税和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我们希望对品牌和型号权会有更好的保护。与中国有关方面的合作虽有成果,可是考虑到中国及其市场的巨大,因而必须一再努力,尤其是保障监督工作的长期性,而不只是效果有限的即时性行动。”

不过协议尚未进入最后阶段。“中国人等着瑞士进一步开放农业领域,”施奈德-阿曼透露:“从我们这方面,对中国应开放工业领域,以便使瑞士商品能够更容易地进入中国市场的方式有些想法。我期待着中国人对税收作出全面让步。另外我们还在讨论知识产权问题。”

瑞士农场主联盟为此很担忧。是不是我们很快就会在瑞士超市货架上看到中国种植的沙拉或萝卜?不会!联邦委员肯定地回答:“我可不愿惹恼我国农民,我们也不准备牺牲瑞士农业。我感受到各种压力,周旋的余地也不太大。”

雀巢(Nestlé)中国分公司总裁罗兰·德高尔韦(Roland Decorvet)则提醒人们,中国离实现食品自足为时尚远:“中国进口的农业产品越来越多。而中国最不大可能出口的东西,就是和瑞士竞争的基础商品。”

非政府组织的担心

至于可持续性发展、工作权与人权,施奈德-阿曼保证说,他都已在会谈中提及,还向诸位中国部长解释了各个相关瑞士非政府组织的要求。“若协议中没有关于可持续发展的条款,那么瑞士肯定不会接受。社会与环境问题可能会在两个补充协议中专门作出规定。”

人权保护组织尤其担心,不希望看到劳改所生产的中国产品进入瑞士市场。不过首席谈判官克力斯迪安·艾特(Christian Etter)大使对此斩钉截铁地肯定-这种情况不会发生!他解释说,所有的自由贸易协议都包括一个例外条款,预先规定各种措施,以避免监狱或劳改所生产的产品进入市场。“世贸组织内部正在如此操作,这份协议亦会遵循这一原则。”

批评的言论

约翰·施奈德-阿曼必须更深入地介入人权问题。

不少非政府组织通过在瑞士媒体上发表的致联邦委员公开信,向他提出这一要求。这些组织认为,自由贸易协议中必须加入关于人权和劳动者权益的条款。南方联盟(Alliance Sud)、伯尔尼宣言(Déclaration de Berne)、瑞士团结组织(Solidar Suisse)、受威胁者协会(Société pour les peuples menacés)和瑞藏友谊协会(Société de l'amitié Suisse-Tibet)还提到了工会自由及少数民族的保护。

各非政府组织还补充说,自由贸易协议不能容许强迫劳动生产的产品同瑞士制造的产品出现竞争。

国家对外政治委员会(CPE)也已要求,同中国的这一协议应当顾及可持续性发展。

共同签署这封公开信的各组织宣布,一旦联邦委员越过国家对外政治委员会所规定的权限,他们会在议会,或通过全民公决方式反对这一协议。

  

瑞士农场主联盟则要求将农业排除在协议之外,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也应把协议范围规定为瑞士不出产的产品。其它一切方案都会从中期上威胁到瑞士农民的生计。


(译自法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