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艺术品与洗钱


面对艺术品市场瑞士应不再隐秘


作者:Isabelle Eichenberger


同大部分艺术品一样,在苏黎世售出的这幅Christie的作品,人们也并不知道电话线那头的买主是谁 (Reuters)

同大部分艺术品一样,在苏黎世售出的这幅Christie的作品,人们也并不知道电话线那头的买主是谁

(Reuters)

当金融浪潮受到越来越多监管的时候,艺术市场却成为洗钱的新领地,出现了越来越多难以察觉却愈发可疑的金融往来,例如大额现金结付。这也直接导致了艺术品价格的上涨。

“伪造,利益冲突,不透明:艺术市场出现了那么多的现金往来,这让我联想到30年前的银行保密状态。所有人都知道个中乾坤,但没人愿意对此负责,”卢塞恩高等专业学院律师、教授Monika Roth(德)斩钉截铁地说。

瑞士,重要而隐秘的地方

据专业艺术市场信息类网站Artprice报道,瑞士在全球拍卖市场上排行第6。而且全球当代艺术最重要的展会巴塞尔艺术博览会(Art Basel)也是每年在瑞士举办。从历史上看,瑞士政治、金融稳定,其银行系统、基础设施的质量、税收优惠都有口皆碑,吸引了大量的外国收藏家。与此同时,瑞士还很低调:因为在2014年的Larry's List(英)名录里,瑞士并未出现在全球10大“大收藏家”国的名单上。

然而,艺术品价格却在疯狂上涨。在5月纽约的最后一次拍卖会上,毕加索的一幅油画以1.676亿瑞郎成交,而瑞士艺术家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的一具雕塑则卖到了1. 32亿。2月份时还曾创下一项纪录,巴塞尔艺术博物馆在一次私人交易会上将高更的著名作品《Nafea》售出,家族信托Rudolf Staechelin作为原所有人收到了3亿瑞郎,谁是买主呢?“来自卡塔尔”的藏家。

TEFAF Art Market Maastricht统计,2014年艺术品市场的交易额达510亿瑞郎,其中的“52%是画廊、交易商、博览会在向私人售出”。

并非完全公开化

同年,拍卖会的交易额达到了152亿美金,增长了26%,正如Artprice 所出具的2014全球艺术品报告(法)所显示。总体来算,10年间艺术品市场膨胀了300%。“如今的市场很成熟、流动性很强,价格高于10万美金的艺术品每年的利润率在10-15%,”Artprice的创办人兼主席Thierry Ehrmann解释说。

尽管目录中标有艺术品价格,但“交易并非完全公开”,Monika Roth批评说:“人们不知道,谁在电话中出价多少。而且很多时候,人们也根本不知道卖家是谁。为了把拍卖价格拉高,有人还会出假招,就为了支撑自己的投资”。

跨国拍卖行如佳士得和苏富比(后者已上市)重申,为了采取必要的检查措施,都在瑞士设立了办事处,但却从未透露具体情况。而这只是冰山一角,因为拍卖行也经常安排“私下”交易,以刺探竞争对手的虚实。

中介角色与利益冲突相纠结

非理性外加感情色彩,令艺术品价格一飞冲天,非世界上的其他商品可比拟。“价格爆发式增长的主因是世界上财富的增加和潜在买主资产的增长,这样他们才会购买艺术品,并会对某一价格段的艺术品格外感兴趣,享受观赏的乐趣;当然这也是一种新的投资渠道。但一切都要尽量隐秘地进行,”日内瓦Stiftung für Kunstrecht(英)艺术法基金会的律师、会长Anne-Laure Bandle解释说。

Bouvier事件

生于1963年的Yves Bouvier于1997年接手其父的日内瓦百年运输公司Natural Le Coultre(英)。

他专心经营艺术品的运输及库存业务,并将位于日内瓦报税仓库的租赁空间从400平米,拓展到2万平米。随后,他开始在新加坡和卢森堡复制同样的保税仓库业务,而且马上也将复制到上海和北京。因为该业务,他可以获得最优化的信息,并且还能和中间商、交易商、展会和展览组织者建立联系。

2003年,他在日内瓦见到了希望能建立自己收藏的Dimitri Rybolovlev。Yves Bouvier被控向这位俄罗斯寡头出售了价值20亿瑞郎的37件艺术品,其中不乏毕加索、Rothko和Modigliani的作品。2015年3月25日Bouvier于摩纳哥被捕,因为Dimitri Rybolovlev指控他“欺诈和协助洗钱”。这位俄罗斯人控告Bouvier在出售艺术品的过程中有欺骗行为,并且赚取了巨额佣金。

Bouvier在巴黎Seguin岛巨大的艺术中心上花费1.5亿欧元,在11公顷的广阔领地上,打造了一个项目,该项目将于今年夏天在雷诺的前工厂内完工。

而画廊与画商所扮演角色和利益冲突的混合,也导致了2015年3月瑞士人Yves Bouvier在摩纳哥被起诉。俄罗斯收藏家Dimitri Rybolovlev将这位艺术品交易商,物流公司企业主和日内瓦免税仓库的主要承租人(租用面积为14万平方米中的2万平米)告上了法庭。

该事件也拖累了于1854年在日内瓦修建的用于保存过境货物而设立的保税仓库的声誉,仓库中40%的货物为艺术品。“在保税仓库进行了大量的商品交易,而并没有货物‘走出’仓库,它们只不过是在产权证上简单地‘易主’了,”艺术法专家、联邦文化局法律及国际法部门前负责人Andrea Raschèr(德、英)说。“那里甚至还有陈列厅,暗渡陈仓,与联邦当初设立保税仓库让货物免税过境的初衷完全不符,那里有的货物甚至在仓库里保存了几十年之久”。

“越来越多的交易以现金付款的形式完成,因为许多人从银行里提现金,然后就放到保税仓库里保存,”而日内瓦州竟然是保税仓库的大金主,因为它持有86%的股权。

严控海关监管

根据联邦金融监管局2004年的报告(德):“这一保税区正在蓬勃发展,如今已创造了逾1000亿瑞郎的价值”。该机构建议增设验关处,以规范保存艺术品和贵重金属的棘手问题,如果有些公司违反了“相关法律的意义和目的”的话。

瑞士政府还未就2017年《新海关法》的贯彻实施推出新的政策。“距离政府收到关于保税仓库的报告已经1年多了,可是还没有任何表态。实施规范必须严格界定物品的保管期限,”Monika Roth强调说:“瑞士必须让艺术界人士也接受反洗钱法的限制”。

Bouvier事件应该能够推动日内瓦州政府采取行动。上周,政府已经大刀阔斧了一回:在保税仓库股东大会上宣布了新主席人选,强制股东公开身份,并加强警方对艺术品市场的监管。

反洗钱

2016年1月生效的《反洗钱法》修订版(德、英、意、法)将“逃税行为”也包括进来,“这确实是一项彻底的改变,”洗钱举报处(MROS)处长Stiliano Ordolli如此评价。

那么新法会不会对文化及艺术产品同样进行规范呢?“对艺术交易商没有什么改变,但是新法规定,现金结付的最高标准为10万瑞郎,”Stiliano Ordolli解释说:“高于10万瑞郎,就要用信用卡结付,交易商必须对此负责,这就意味着,要不就不要收钱;要不就必须调查清楚,钱是不是来自合法渠道”。

与欧盟对文化及艺术品交易设定的7500欧元和美国1万美金的上限相比,瑞士的上限显然慷慨多了。

“有这样的政策当然不错,但这还远远不够,因为目前的问题是监控检查,”Monika Roth警告说:“现在必须规范艺术市场,至少这也是对正直的艺术商的保护。大型活动例如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组织者们应该注意,因为一旦有人将目光转向艺术品,一旦艺术品交易像银行保密法一样受到质疑,那么瑞士将会损失惨重”。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