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苏黎世滔天音浪 嗨到易燃易爆炸!百万人齐聚欢苏黎世街头电音狂欢节

欧洲最闻名遐迩的前卫高亢的浩室音乐(House music)及伴有强烈动感的电子音乐(Techno music)的夏季露天音乐盛典-苏黎世街头电音狂欢节(Street Parade,英)外部链接,在本周六火爆艳阳中吸引了逾百万名参与者。

大约有25辆装载着巨型音响设备、装饰得色彩缤纷的花车,缓缓游走盘桓于苏黎世湖畔,借助震耳欲聋的超强分贝与身着奇装异服的民众狂欢,展现着历年不变的自由、爱与宽容的宣传主题。在今夏第27届苏黎世街头电音狂欢节上,除了彩车游行,还有大大小小约100个激情四溢的派对供来客尽情狂欢。

渊源

首次苏黎世街头电音狂欢节始于1991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发起者竟然是一名“不走寻常路”的数学系学生Marek Krynski。彼时,这名被外界刻板印象视为“呆萌学霸”的瑞士学子,被电视报道的画面里德国当时享誉全球的大型露天电子音乐舞会-“柏林爱的大游行”(Berlin Love Parade)打了一针鸡血。俗语说得好: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他立即动身前往柏林,现场调研,不仅体验了一把放肆青春的味道,还抱着学习的态度把这种街头音乐节的组织方式摸了个底儿掉。

把柏林模式克隆照搬到瑞士苏黎世之后,首届苏黎世街头电音狂欢节的参与者只有区区千人,和现如今的规模相比显得如此微不足道。不过回首1991年,它凭借其巨大的成功让外界不敢小觑,因为在那个年代,还没几个人真有把握素日里拘谨刻板的瑞士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来个freestyle当街跳舞。而第一届狂欢节的花车也仅有两辆。

然而,时任苏黎世警察局长Robert Neukomm为狂欢节后满目垃圾和俯拾皆是的排泄物大为光火,而强劲的音乐节奏也让住在苏黎世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班霍夫大街(BahnhofStrasse)上的富豪们投诉不绝,Robert Neukomm据此呼吁将这项活动叫停。就在狂欢节沉寂一年之后的1994年,经蠢蠢欲动的民众集结抗议,再加上活动组织方“妥协”将路线改为绕湖游行,这一活动终于得以再次拉开帷幕。短短十年间,参与者数量就达到了百万之众。

man dancing in street

回首1991年,在那个年代,还没几个人真有把握素日里拘谨刻板的瑞士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来个freestyle当街跳舞。

(SRF)

苏黎世街头电音狂欢节最初在官方登记的名目为“示威游行”,因此必需一个抗议或拥护的主题。今年的主题定为“宽容的文化”(culture of tolerance)。作为活动主办方,非营利机构“街头狂欢节协会”(Street Parade Association)坦言,它希望向外界传达一种信息:电子音乐“是一种宽容的文化,也是社会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权衡成本与收益

无论是活动主办方,还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知名DJ,均为不获取任何收益的“免费劳动力”。不仅如此,“街头狂欢节协会”也未从苏黎世市政府领取任何形式的补贴。据媒体报道,鉴于高额安全开支,该协会自2016年起便陷入连年亏损状态。

据《新苏黎世报》(NZZ)逐条核算,每届狂欢节现场表演总耗资高达180万瑞郎,其中一部分源自赞助、酒水销售以及固定观赏点收取的场租。“街头狂欢节协会”表示,活动投入成本已远远超过了其产生的收益。而根据苏黎世工商管理应用科学学院(HWZ)进行的一项调研显示,通过狂欢节期间酒店住宿、餐饮、商铺零售以及各家俱乐部商品销售,平均每届苏黎世街头电音狂欢节可为该市带来逾1亿瑞郎的收益。

当然,狂欢节也为苏黎世遗留下满目狼藉的垃圾。据说仅2016年,在狂欢节上热歌劲舞的来客随意丢弃的垃圾竟多达90吨-最后“街头狂欢节协会”不得不自掏腰包为清洁工程悉数买单。

现场警力

狂欢节现场精心部署了包括特种部队在内的各方警力,随时待命。盘桓在空中的警务直升机俯瞰监控全场,随时查漏补缺,立即调配警力抵达存在疏漏的地点。

苏黎世湖面上还部署了一支水上守卫警力,以随时准备着打捞亟需医疗救助的狂欢者,并确保湖上正常船舶交通不会受到干扰。

夜间10点以后,交通警察会对游行花车进行清点盘查。与此同时,行政警察也会对现场噪音进行监督管制。

苏黎世市政府安保部门(德)外部链接在其官方网站上声明,今年的狂欢节上额外增派了380名医务人员定点驻守在分散于湖畔的多处治疗中心。据官方介绍,依据往年经验,医务人员接诊最多的对象为酩酊大醉或热至脱水的人。

踩踏?

2010年,德国杜伊斯堡“爱的大游行”狂欢节因摩肩擦踵的人群过度拥挤相互推搡发生踩踏事件,一时间,天堂变梦魇,最终21人命丧现场,伤者逾510人,德国“爱的大游行”也就此永久闭幕,退出了历史舞台。

Candles are lit at the scene of the 2010 Love Parade disaster

德国杜伊斯堡“爱的大游行”狂欢节因摩肩擦踵的人群过度拥挤相互推搡发生踩踏事件,一时间,天堂变梦魇,最终21人命丧现场,伤者逾510人。

(Keystone)

为了防止德国噩梦重演,苏黎世街头电音狂欢节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以降低现场过度拥挤的风险。譬如,Bellevue和Bürkliplatz地区的隔离链可随时撤除,参与者也可随时抬头在大屏幕上查看逃生路线。

标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he citizens' meeting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