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涩的巧克力贸易 瑞士农艺家希望确保可可价格公平

Schweizer Schokolade Fairtrade

瑞士农艺家Florian Studer(右)在乌干达小农场主Beka Ara Kisekka的农场里。

(swissinfo.ch)

人们对巧克力的需求稳步上升,倡导公平交易可可的提议也层出不穷,但是种植可可的农民的利润通常还是少得可怜。于是,一家瑞士的创业公司在乌干达(Uganda)进行了一次商业实验,这个实验可能会为可可贸易带来革命性的改变。

津加路(Jinja Road)上的交通总是拥堵不堪,它是连接乌干达首都坎帕拉与位于尼罗河腹地的工业城市津加(Jinja)的交通要道,而卡萨沃(Kasawo)小镇距此只有很短的一段路程。正是在这里,一个瑞士创业公司开始了“Schöki”项目,计划公平地、或者说是公平合理地交易可可。

在卡萨沃附近有一些小农场,那里的农民种植作物,自给自足。在那里我们见到了Schöki项目的经理弗洛里安·斯图德(Florian Studer)。我们乘上越野车,穿越耕地与灌木丛林组成的迷宫,经过一个个香蕉园、芒果园和鳄梨园,还有木薯和咖啡种植园,去同当地的农民贝卡·阿拉·凯瑟卡(Beka Ara Kisekka) 碰面。

斯图德与41岁的贝卡是商业伙伴。贝卡有三公顷土地,每公顷土地上有46棵可可树,每年可以出产500公斤可可豆,收入是1800瑞郎(1700美元)。在世界市场上,一公斤可可豆的售价不足两瑞郎。

每公斤四法郎的价格收购可可豆,这是公平贸易标签价格的二倍,是标签体系以外价格的近三倍。

Schöki项目仅处于试点阶段。瑞士还在世界各地发起了其他的项目,比如Choba Choba公司对秘鲁小农场主的帮助。但是Schöki项目好像是另一场正在酝酿之中的革命。

公平贸易(Fairtrade)带给消费者一种印象,就是农民们生活得很好,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不仅是溢价

Schöki公司以每公斤四法郎的价格收购可可豆,这是公平贸易标签价格(Fairtrade label price)的二倍,是标签体系以外价格的近三倍。斯图德表示,Schöki项目在计算支付金额时,不会考虑动荡的全球市场,而正是动荡的全球市场使得那些小农场主陷入贫困的泥淖。

斯图德请朋友为自己拍摄视频,并在其中大谈价值链(value chain)不公以及解决该问题是如何容易。此前,斯图德已经通过众筹的方式募集了三万瑞郎,他目前正在筹备制作一个视频,打算借助视频宣传获得更多的启动资金。

斯图德是一位农艺师,来自卢塞恩,今年30岁。他在位于霍尔夫(Horw)的Bioburn公司工作,是一位项目经理。这个公司致力于利用生物质(biomass)废料来制造燃料颗粒。起初,他来到乌干达,并且联系上了贝卡,是为了评估用可可豆的外壳制作燃料颗粒的可行性。

斯图德相信,消费者如果知道自己多付一些钱就可以改善小农场主的生活,那么他们可能会愿意花上3.5瑞郎来购买100克巧克力,而不是通常情况下的2瑞郎。巧克力的公平贸易最低售价为每公斤可可2.2瑞郎,但是斯图德认为这个价格还不够合理。只有当农民们可以得到充足收入的时候,农产品的价格才是公平的,这些收入不仅应该满足农民们的生活需要,还应该足够他们扩展事业。

赚钱养家

贝卡是十个孩子的父亲,他的收入中有六分之一要用来支付孩子们的学费。糟糕的收成会严重影响到他的家庭生活。

全世界的可可货源中,非洲的小农场主贡献了最大的份额。可可的全球市场由五家大公司统治,其中包括瑞士的百乐嘉利宝(Barry Callebaut)公司和位于日内瓦的交易商嘉吉(Cargill)公司。对于小农场主来说,这些公司的价格政策限制了公平贸易体系的范围和影响。

可可豆荚:目前每卖1公斤可可,农民可赚2瑞郎不到,Studer认为他们应该得到两倍于此的收入。

可可豆荚:目前每卖1公斤可可,农民可赚2瑞郎不到,Studer认为他们应该得到两倍于此的收入。

(swissinfo.ch)

斯图德表示:“公平贸易(Fairtrade)带给消费者一种印象,就是农民们生活得很好。”但是事实并非如此,他补充道。斯图德同时还关注零售交易,因为零售交易可以通过控制需求来对价值链施加影响。

瑞士零售商Coop集团出售公平贸易价格商品,他们为这一体系的标价进行辩护。“许多小农场主因此受益,”Coop集团可持续发展部门的拉斐尔·席林(Raphael Schilling)表示:“公平贸易规定了可可的最低价格,这就能够确保每吨可可都有溢价,保护小农场主免受价格下跌的影响。”

未来展望

以今天的视点来看此话不假,但是这在未来也行得通吗?气候变化给农业带来了重大挑战,热带地区的雨量持续减少。同时,全球对可可制品的需求正在增加。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业界正在投入研究更好的种植和加工方法。

按照斯图德的说法,坚持可持续性发展也有助于解决这个问题。他认为,为农民着想,可以使整个巧克力行业受益。

瑞士的巧克力市场似乎已经为改变做好了准备。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想要精确地追踪他们的美味来源,以确保这些食物并不违背他们的社会和生态立场。Schöki这样的项目是个商机,可以用一个好故事来包装它,从而筹集资金,吸引公众关注。

斯图德向公众展示了一个五颜六色的容器,上面印着“巧克力美,人更美”(“Good Chocolate, Happy People”)的广告语。容器里面是Bioburn公司的红漆挤压机,可用于将可可豆壳转化为燃料颗粒。

集装箱上写着:“巧克力美,人更美”。集装箱里是一部专门将可可豆荚加工成燃力材料的压力设备。

集装箱上写着:“巧克力美,人更美”。集装箱里是一部专门将可可豆荚加工成燃力材料的压力设备。

(swissinfo.ch)

Schöki项目的第一吨可可按期到达了马克斯·费尔克林(Max Felchlin)巧克力公司,这家位于施维茨(Schwyz)公司一直致力于推广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公司总经理克里斯蒂安·阿什万登(Christian Aschwanden)表示,巧克力行业在公平贸易领域所做出的努力才刚刚开始。这家公司15年来坚持与农民直接交易,收购价格一直大大高于市场价。

“Schöki项目与我们的理念不谋而合,”他表示:“我们付出了公平的价格,农民们也回报给我们最佳的质量和可靠的交货。”


(翻译:樊桦),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