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藏匿的银行存款


瑞士归还菲律宾前独裁者马科斯案资产


作者:John Heilprin


这幅壁画上是前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他统治了菲律宾20载,于1986年被推翻,流亡夏威夷,并于1989年在那里去世。 (AFP)

这幅壁画上是前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他统治了菲律宾20载,于1986年被推翻,流亡夏威夷,并于1989年在那里去世。

(AFP)

菲律宾前独裁者费迪南德·马科斯藏匿在瑞士银行里的巨额财富,很快将被用来赔偿那些当年戒严令的受害者。尽管遭遇许多挫折,复杂的金融手续如今会作为国际模式,帮助人们追讨所谓的“独裁者资产”。

如今已接收的受害者索赔达到近4.7万份,超出预期一倍还多,截至5月30日还会收到更多索赔要求。预计理赔手续将于明年开始着手,届时正好是瑞士有关部门冻结马科斯藏匿存款整30年。

据菲律宾人权受害者索赔委员会Facebook专页上的帖子透露,这个漫长的等待有着复杂的问题。

“重新揭开伤疤、回顾过去的经历,本来就已经相当不易,现在却因为技术性问题一次一次重温,实在是非常、非常、非常令人难受的,”马利特·玛拉齐甘(Marlette Marasigan)写道:“我们本来就是受害者,现在又成了手续的受害者。”

过来人都表示,对全世界所有这类案件而言,法律程序都异常漫长而繁琐,他们使用的,是瑞士与菲律宾在谈判中制订的一套办法。

瑞士已先行一步,向包括菲律宾在内的国家返还被独裁者侵吞的巨额资产,总额高达18亿美元(约合111.5亿元人民币)。世界银行估计的全球应返还总额为50亿美元,瑞士的已相当于总数的三分之一强。

巴塞尔治理研究所(Basel Institute on Governance)是个帮助各国追讨资产、作反腐斗争的机构。其总裁葛瑞塔·芬纳(Gretta Fenner)认为,这也显露出在愿意做好事的国家中竞争相对薄弱,很容易就能“出人头地”。

“瑞士有点儿像个孤单的孩子,”她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光靠瑞士人赢不了这场战役。”

引领潮流者

近20、30年来,瑞士和国内致力于延续保密传统的银行家们背上了“淘洗世界脏钱”的坏名声。来自打击逃税与白领犯罪的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压力,也鼓励更大的透明度。

1986年冻结马科斯在瑞士银行存款,是瑞士政府首次准备把资产还给它真正的主人的举措。“实际上就是从马科斯案起头,瑞士开始制订自己的资产追讨政策,”芬纳指出。

“到底这是出于公关需要,还是出于真正的责任感,和对瑞士在反腐斗争中地位的理解,我也不知道,”她表示:“但有一点很明确,就是那时瑞士人明白了资产追讨是个与自己相关的问题。”

马科斯案得益于政治意愿与两国间的紧密合作,这种合作关系已保持愈一个半世纪之久。

瑞士外交部发言人斯特凡·冯·贝洛(Stefan von Below)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在马科斯账户中冻结的6.85亿美元(约合42.5亿元人民币),是“一国政府向另外一个曾被独裁政权统治的国家归还的最高金额之一”。

“它标志着全球资产返还日程的开端,为非法所得资金未来的归还与可能的使用设立了新标准。它还对《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的谈判产生了直接影响,《公约》中用了整整一章讨论资产的返还。”

对菲律宾来说,归还的金额会给一段艰难的时期画上句号;对瑞士来说,此举则是一个有力的佐证,证实了瑞士确实无意再让独裁者与专制政权滥用本国的金融中心。

依据瑞士与其他国家之间信息共享与合作的程度,归还被掠夺公共资产通常要耗时数年,当中涉及复杂的法律与金融问题。新的瑞士法律寻求加快这一过程。

如今这类返还手续被视作瑞士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瑞士甚至成了全世界在该领域的领头羊,”冯·贝洛透露。

改变态度

瑞菲两国经历了多年的谈判与法庭裁决,才订下来菲律宾该怎样使用这6.85亿美元。其中三分之二将用于按1987年宪法规定实施的土地改革,造福没有土地的农民。其余三分之一则用来赔偿受害者。

菲总统贝尼格诺·阿基诺三世于2014年2月组建索赔委员会,来处理赔偿事务,接受赔偿的都是在马科斯20年独裁统治期间受过拷打、草率处决、政敌失踪等迫害的受害者及其家属。

瑞士政府一直在给该委员会提供技术协助,只有在索赔理由的真实性得到确认后,才会发放赔偿金。

受阿基诺指定、担任总统良政委员会主席的哈佛毕业律师安德烈斯·包提斯塔(Andres Bautista)提到,阿基诺政府希望在2016年6月总统任期结束前完成赔偿金的发放。该委员会专门负责马科斯非法财产的追讨。

现任总统阿基诺的母亲,科拉松·阿基诺夫人在她推翻马科斯政权和瑞士冻结马科斯银行存款的同一年,成立了这个良政委员会。

而于1972-1981年在菲律宾实施戒严令的马科斯此后逃亡夏威夷,直到他1989年去世,都未曾承认过自己的罪行。

菲律宾政府已经追回大约40亿美元的马科斯财产,其中大部分掠夺自椰子产业,但人们相信,还有60多亿美元被藏匿在其他地方。

失踪的财富也会时不时再度现身。例如去年,菲律宾前第一夫人的一位前任助手就被捕入狱,原因是他企图向某瑞士买主出售一幅价值3200万美元的莫奈作品。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继续关注在瑞士和其他欧洲国家的金钱,”包提斯塔表示,虽然他补充说,瑞士有关部门已通告菲政府,不再有马科斯的藏匿账户。

尽管仍有这些争议,其他的却已经消失。起初有人担心,瑞士这样的富裕国家可能会干涉菲律宾的主权,但在受共同利益驱使的追讨过程中,人们逐渐打消了疑虑。

“在对受害者赔偿金去向选择上,我们没有观察到来自瑞士政府的任何干涉,”包提斯塔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我们未曾将之视为干涉,因为这也是我们所坚信的。”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