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虚拟学徒


“课堂2.0”远程培训瑞士工人


作者:Veronica DeVore, 于Uzwil


电视屏幕前的瑞士学生。两个背景屏幕上是他们的中国同行。 (swissinfo.ch)

电视屏幕前的瑞士学生。两个背景屏幕上是他们的中国同行。

(swissinfo.ch)

此时正是瑞士的上午11点,中国的下午6点。远隔8000公里的两方学员互相打过招呼之后,便各自通过平板电脑登录,正式开始上课。在先进技术的帮助下,他们成了远程学艺的先行者。

在职业教育中心接受培训的这两群学徒工来自布勒集团(Bühler AG)等几家公司。今天的这堂课上他们要观察一台机械的三维图纸,学会辨认其中的每个部件。

当布勒集团决定向旗下瑞士学徒提供派驻海外的工作机会时,问题也随之产生:怎样才能让他们在远离家园的情况下,继续课堂上的学习进程?

于是他们启动了一项大胆的试验——安装了几个屏幕、开设了一条卫星链接,让那些远在海外的学徒工也可以实时参与瑞士课堂的现场学习。

如今,三年的时间倏忽而过,硬件设备也由最初的几个屏幕扩充到了现在的6个。它们被巧妙地安装在教室四周,以便让教师及置身于瑞士课堂总部的所有学员,能够与分布在世界其它角落的学习小组实时互动。在这个名为“课堂2.0”(Classroom 2.0)的项目中,布勒集团一共铺设了54个分布于全球各地的网真课堂(telepresence classrooms)。

瑞士的这个如旗舰店般庞大的示范性试点课堂里,有一块可以用来展示三维模型的绿屏、一个让教师能够便捷地随意切换数据源的触摸屏,以及一套会跟随说话者进行实时录制的智能摄像系统。当整套设备全部开动时,教室的室温也随之升高。

为了让学徒出国实习几个月期间还能继续学习,竟然要斥资引入这样一套价格不菲的系统,值得吗?

“几年前(启动这个计划时),我们正站在学徒制度的交叉口,”布勒集团人力资源主管Christof Oswald解释了他们的初衷:在学生们眼里,职业培训往往被视作他们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所做出的无奈之举,“我们必须改变企业文化,以吸引和留住年轻工人,因此这么一个战略因素就应运而生了。”

学徒工Sabrina刚刚从美国的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回来,她在布勒集团驻美国的分厂学习了三个月。和外界质疑不同的是,她坦诚,参加虚拟课堂反而迫使她听课更加专心了。

“大家必须注意听讲,因为音响效果并不总是那么好,”她说道:“而且你知道自己必须学会老师讲的那些内容,不然和国内的学徒工相比,你就会落在后面。我们还得自己额外多做些功课,因为没有满负荷的上课时间,所以就得确保自己没遗漏任何重要信息。”

企业比学校更清楚你要学什么

Donald Clark坚信,布勒集团这样的企业无疑代表着职业培训的未来。作为一位英国教育技术的实业家,他认为,包括远程教育在内的学徒培训课程,应该由企业根据它们自身的特定需要来推动实施,而不应由其他机构代劳,因为大多数企业在远程培训领域都已经积累了相当充足的经验。

“现如今,几乎世界上每家企业都在自己的培训部门中引入了在线学习方式,”他指出:“这已经深植于实业界的培训体系中。正因为雇主为学徒制度付了大价钱,所以他们自然希望它能够物有所值。”

这也就是为什么Clark如此坚定地主张在职业培训中淡化高等和中等教育的地位,而要更加重视和提升企业实习与在线教育。在他看来,虚拟现实等技术应当拿来用作职业教育的关键工具。目前,这种技术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某一个行业的职业培训,譬如受训护士已经开始通过这种技术学习并在线练习处理虚拟患者,花店人员也开始在线学习虚拟插花。

Clark还敏锐地注意到,在全世界范围内,“教育方式从学院制体系(高等或中等教育的职业培训)”转向更为流畅便利的教学方式,例如允许学生在一年当中的任何时间开始学业,而并非只能被动地等一个学期结束才可以开始下一阶段的学习。

然而他也表示,在瑞士、德国等职业教育体系已经在人们的观念中有着根深蒂固影响力的国家,职业培训仍然会以课堂教学为主,这跟“在线培训占很大比重”并且以企业为主导的中东或中国相比,还是有着很大区别。

瑞士联邦职业教育与培训学院(Swiss Federal Institute for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多语)高级研究员Christoph Arn表示,瑞士的教师培训中已引入移动科技与电子学习。但他也指出,目前在职业培训领域还没有一个全国范围的明确标准。

海外工人能否接受瑞士培训?

尽管如此,瑞士现有的学徒工体系-即全国70%的年轻人以半工半读而非全日制的方式学习职业技能-被视为世界上最成功的教育体系之一,甚至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外国重要代表都曾亲自到瑞士企业考察,以深入了解瑞士的学徒培训方式,从而回国推广类似的培训课程。

然而,在复制瑞士体系过程中,它们面临的最大挑战往往是课堂。因为要让企业里的学徒工和当地学校建立合作关系,由学校教授他们必要的技能,实现起来并非易事。这不禁让人疑惑,远程学习方式能否弥补这缺失的一环?

布勒集团的学徒工都统一在老师Marco Frauchiger负责的职业培训中心学习,“课堂2.0”项目也由这个中心操作。如他所说:“这仍然是个无解的问题。”但他和同事们正为把英语引入职业培训而努力,这可能将成为他们向全世界打开大门,扩宽虚拟课堂覆盖面的第一步。

“我们想做好准备,来培训海外(学徒),那么英语自然就成为关键,”Frauchiger说道:“我们希望海外学徒也能取得完整的国际资质。”

早点接触是关键

目前,“课堂2.0”的成败尤为重要。据老师Carmine Palumbo透露,参加的学员马不停蹄,根本无暇顾及其他-在学徒阶段的最后一年,他们不仅要工作,还必须通过毕业考试、完成各个学习项目。

由于“课堂2.0”是个内部项目,所以学校无需向监督联邦认证学徒课堂的办公室申请专门许可,就能自主开设课程。联邦职业教育与培训学院的研究员Arn也表示,他没听说对在线学习课程有任何全国性的统一要求。

Arn指出:“教学计划是必需的,但各学校与企业可以自由决定怎么具体运用这些材料去教授学生。不过,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自然会有外部观察人士提出意见。”

事实证明,最难说服的人其实是老师。弗劳欣格提到,参加“课堂2.0”项目的授课老师中,有80%左右的人,最初对远程学习这个概念非常反感。但据他介绍,通过在一所当地的教育学院接受培训、亲自同布勒集团分厂所在国家的教师合作后,这些教师改变了看法。

身为老师的Palumbo认为,在线学习在职业培训的头两年有很大的潜力和优势。“我希望学生们在中学里就已经开始用这种方式学习。”Arn也赞同这一点-早点接触是关键:“体验在线学习技术应该从中小学就开始。如果实在做不到,那么最晚在学徒工阶段也必然需要接受远程培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