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融入职场


重启为难民量身定做的学徒工制度


作者:Veronica DeVore


两名以难民身份参加了餐饮业学徒班的学生自豪地展示他们的成果。启动于2006年的该项目,如今仍在卢塞恩州推行。 ()

两名以难民身份参加了餐饮业学徒班的学生自豪地展示他们的成果。启动于2006年的该项目,如今仍在卢塞恩州推行。

瑞士在十年前首次试水之后,如今打算通过一项新的全民动议,给难民提供参加学徒制培训的机会。不过,这一计划不可能一蹴而就。

15年前,塔米拉·加西亚·金特罗(Tamila Garcia Quintero)带着母亲与女儿逃离古巴,作为政治难民来到瑞士之前,他曾是位图书馆管理员。

“我一直在失业办公室登记找工作,却什么也找不着,”她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记者讲述自己来瑞几年后的生活。她渐渐明白了,她是不可能直接在瑞士重操旧业的,于是她在2006年参加了一个为难民所办、为期一年的学徒培训,学习如何在厨房或餐馆打工,并在培训结束后获得了相关文凭。时任司法部长的克里斯多夫·布洛赫(Christoph Blocher)主导了这个试行项目,其目的在于为难民提供学徒式的“在实践中学习”,将瑞士当地语言的学习与社会融入措施融合在一起,当时,在全国共开办了三个此类培训课程。

首届餐饮业学徒班的学员来自世界各地-伊朗、斯里兰卡、西藏、多哥、土耳其等等,他们唯一的相同点就是,他们都是取得了瑞士居留权的难民,都在找工作。

钱由谁出?

据埃里克·卡瑟介绍,十年前启动的首届难民学徒培训课程“相当昂贵”,其中仅餐饮业培训一项,花在每名学员身上的费用就高达3万瑞郎(约合20万元人民币)。一旦课程起步,各州与当地有关机构可自行决定具体以怎样的方式或是否继续办下去,并由各州承担大部分费用。

新的全国学徒项目的初始费用为5000万瑞郎(约合3.3亿元人民币),资金由政府分四年提供。

“最终目标是联邦政府用几年时间逐步减少出资,转而由州立机构与各企业继续提供资金将课程持续下去,”卡瑟解释说。

2006年启动这个项目时,受瑞士承认的难民中约有四分之三处于失业状态。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数字并未得到减少-2014年联合国难民署(UNHCR)所做的调研显示,尽管各州提供了许多培训课程,但每五位难民中只有一名在初来瑞士的五年内找到工作。

因此在2015年12月,联邦委员会赞成重新启动“难民学徒制度”试行项目,这次将通过范围更广的全民动议形式,并对应起雇主的需求与愿意工作的难民来进行培训。

而如今形势也异常紧迫:每天都有更多难民接踵而至,跟过去相比,将有更大比例的难民留在瑞士。

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瑞士企业-尤其是特定行业-难以找到学徒工。此外瑞士选民还在两年前做出决定,限制来自欧盟的移民,优先考虑本国劳动力市场。

“鉴于投票结果,我们需要认真考虑,怎样才能在已有的条件下,更有效和明确地发掘难民劳动力市场潜力,”联邦移民局负责社会融入工作的副主管埃里克·卡瑟(Eric Kaser)表示。

他所在的工作小组在体制中发现了两个缺口:一是语言学习未被及早强调,二是未在劳动力市场需求与难民能够提供的技能之间做出相应的衔接。

奠定基础

加西亚·金特罗也认为,语言学习是关键。

她在回忆2006年自己的学徒培训生涯时说道:“课堂上汇集了各种年纪、各种背景的学员,这是件好事,可是如果大家都能有差不多的德语水平,那就更好了。”

卡瑟指出,移民局已经了解到尽早让难民开始接受培训的需要,其实,技能培训最好在做出是否接纳难民的决定之前就已经开始-但这涉及到复杂的法律问题,瑞士现有的外国人相关法规禁止他们在得到居留证以前就接受培训。

据卡瑟透露,政府对新学徒试行项目的支持力度,令此类操作摆脱法律上的灰色地带得以合法化。现在,有关部门甚至可以在有望取得瑞士长居的难民在正式拿到身份前,就开始着手帮助他们提高语言水平。 

“我们想让有望获得长居身份的人-例如厄立特里亚、阿富汗或叙利亚难民-尽早开始接受有针对性的语言强化学习,”他解释说。

对应需求与工作岗位

阿里·苏尔坦尼(Ali Soltani)是十年前首届难民学徒班的另一位毕业生,他等待了将近两年,才得到居留的批准决定。从祖国伊朗来瑞士前他曾从事餐饮业,所以当他总算可以在瑞士参加培训时,餐饮业课程无疑是一个上佳的选择。

“学徒培训确实帮我找到了工作,因为我有了证书,也能证明我确实工作实践过,”他说道。

但他也表示,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年,但他还是不完全明白,自己获得的这个文凭到底能证明他有什么样的资格。

造成这种困惑的部分原因可能是瑞士向难民提供的培训课程五花八门,因所在州的不同而各有差异。这一次,政府与移民局希望新的学徒计划能更好地将经济需求与填补岗位的劳动力衔接起来,最终让难民能够融入瑞士70%的年轻人所参加的学徒制度中去。

“几年前还鲜有提供这类机会的企业典范,现在我们却观察到一种‘雪球效应‘-因为很多企业找不到足够的学徒工,他们开始意识到招收有积极性的年轻难民的潜力,”卡瑟透露。

没有速效对策

然而,组织这类课程却需要时日。卡瑟指出,2016年各州将会积极沟通,看哪些现有课程需要调整,到年底前呈交一份融资提案。最早也要到2017或2018年,才可以开始聘用指导人员、创建对应企业与难民学员的培训结构。

“这是个长期的项目,”他表示:“但我们希望该项目会比提供短期课程带来更长久的收效。如果他们经过了学徒工培训,工作前景就会很不一样。”

加西亚·金特罗在出入过几次失业办公室之后,确实找到了长期工作。现在她在一所学校的食堂做兼职,并希望能在一名同事退休后增加工作时间。

每当她在街头碰到曾一起参加培训的老同学,总会打听彼此的情况。

找工作是花了些时间,尤其是年纪比较大的几位同学,但幸运的是,“他们如今都有工作”,她说。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