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融入 避难申请者学习如何在瑞士生活、工作、恋爱

Ein Mann sitzt auf einem Bett und schreibt in ein Notizbuch

一个申请避难的难民在他的临时住所学德语。

(Keystone)

一些对瑞士人来说习以为常的事情,在来自叙利亚、阿富汗和厄立特里亚的难民看来,有时显得很奇怪。为了让他们了解瑞士人的生活方式,一些机构为他们开设了专门的课程,内容包括寻找住房、职场准则和性教育。

不久前,瓦莱州通过了移民必须上性教育课的决定。它属于基本人权入门的一部分,也就是性健康的权利。

Damian Mottier,瓦莱州健康、社会和文化局秘书长解释说,根据法律规定,瑞士的每个州都必须设立性病预防中心,为居民提供性教育和性病预防门诊。现在,瓦莱州引进了难民申请者上性教育课的义务,保证了所有居民都可以获得性健康方面的知识。这样,性教育课就成为了移民在融入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Mottier说。

性教育方面的漏洞

Mottier说,很多难民申请者刚开始并不理解上性教育课的意义。但是,一旦他们与老师建立起了信任关系,他们的疑虑很快就风吹云散了。他们很感谢可以通过这样一个安全的途径,了解瑞士相关的法律、风俗和习惯,包括最低合法性爱年龄、禁止女性割礼、性自主、获取避孕药的途径以及对意外怀孕者的支持等。

与此同时,Mottier指出,在性方面的确存在着很大的文化差异,难民有很多知识漏洞。比如,有些学员认为,服用避孕药会导致不孕。有些学员认为,女性割礼有助于增强生育能力,提高女人味。还有人认为,女子只有在男子的陪伴下才能离开家门,女人属于家庭。应该由丈夫来决定,采取哪种避孕方式。

闭关自守

除了知识漏洞以外,难民对瑞士还抱有一些根深蒂固的成见,而成见只有在移民同瑞士人及瑞士社会接触后才能够消除。文化学校是由独立教会组织(参见信息栏)的机构,他们的目的是,向移民传授跨文化知识。

文化学校

据这家机构自己介绍,文化学校从难民踏上瑞士土地的第一天起就向他们传授文化技能,直到他们进入瑞士的劳动市场为止。这家设在图恩的机构是在基督教独立教会(GPMC)基础上建立起来的。GPMC是一家公益机构,遵循基督教准则。协会创建人强调,他们开设的文化课程不以传播基督教教义为目的。

每所文化学校(见地点) 在组织上和法律上都是独立的。致力于促进移民融入的个人及机构(比如基金会)为各个学校提供专业上以及财政上的支持。

信息框结尾

图恩文化学校的老师Dany Misho说,流传最广的成见是,瑞士人闭关自守。比如,瑞士人不愿意与来自其他文化的居民交流,再比如,瑞士社会很保守。Dany Misho说,各地的文化学校的目的就是,消除成见。“一旦移民求职没有成功,很快就会有人指责雇主种族歧视,其实很可能是因为申请人的水平不够。”

一些难民好几个月,甚至好多年只生活在自己的语言和文化圈内,根本就没有真正地接触瑞士社会。图恩文化学校的校长,Dany的妻子 Frau Kathrin Misho说,我们就是基于这个原因才成立文化学校的。Dany和他的太太是在参加志愿者的工作中认识的。

垃圾分类,洗衣机与禁令

在与难民机构接触时,他们多次听到社会工作人员抱怨,没有足够的时间陪伴难民申请人搬进私人住宅,无法向他们介绍瑞士的一些规矩,像垃圾分类、使用洗衣机以及一些禁令。“但是,这都是很实用,也很重要的问题,” Kathrin Misho说。

Kathrin Misho,图恩文化学校的联合创始人兼校长。

(swissinfo.ch)

如何打招呼

文化学校开设三门课程:“在瑞士生活”、“在瑞士居住”和“在瑞士工作”。在学校里,难民们什么都学:如何找工作、找学校、找学徒岗位、怎样租房子,怎样扔垃圾。他们也学习那些瑞士人熟视无睹而在外国人看来非同寻常的行为准则,比如如何在公交车上看到空位要先问,这个座位是否是空位;在村子里或者在散步的时候,向路人打招呼。

欧洲的大多数难民来自非民主国家,在那里,侵害人权的事情常常发生。2015年、2016年,大多数的申请人来自叙利亚、阿富汗、伊拉克战争难民。从那儿以后,大多数难民来自厄立特里亚,2017年,瑞士一共收到3375份难民申请。

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基于难民的背景,大多数学员在上"在瑞士生活"的课程时,都对瑞士的政治制度感兴趣。Ahmed Mohamed来自也门,他说:“我在课堂上学到了许多如何与人打交道的知识。瑞士的政府系统令我惊讶。女性的权利和她们的社会地位也很有意思,与也门相比,差别很大。”

劳动市场的基本知识

理论和实践之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许多难民多年来一直找不到工作或者得不到工作许可。

Dany Misho曾经是来自伊拉克的难民,他教授“在瑞士工作”这门课。他向学员介绍找工作的重要前提,比如掌握一门官方语言和接受良好的教育。他也向学员讲述工作在瑞士社会中的重要性、职场上的男女平等以及如何应对新情况,比如如何接受女上司。“上述情况在许多国家并不是理所当然的,” Dany Misho说。

鉴于难民在就业市场上面临的困难,他们能在实践中执行老师的建议吗?对此,Dany Misho说:“我们的目的不是粉饰现实,不是让学员透过玫瑰色的眼镜来看待瑞士社会,而是帮助他们正视困难,同时给他们勇气。我给他们讲励志故事,告诉他们其他难民是如何克服困难,取得成功的。”他自己就是以难民身份来到瑞士的,然后他完成了专科学业,最后找到了一份工作。

Kathrin Misho指出,拥有外籍老师很重要。“他们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他们还能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同时,他们还向学员介绍一些瑞士人并不一定知道的社会问题和社会现象,因为它们已经成为了瑞士文化的一部分,而瑞士人对此已经熟视无睹了。”她本人非常想知道外国人是如何看待瑞士人的。“当他们谈论瑞士人奇怪的习惯时,我们常常禁不住捧腹大笑。”


(翻译:阎寒),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