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被排除在欧洲项目之外


瑞士难以挽回所有的学生交换项目


作者:Veronica DeVore


Felix Briza的计划有点悬,他唯一一次能够在国外学习的机会,可能实现不了了,因为欧盟的交换学生项目Erasmus Plus已把瑞士拒之门外。

“Erasmus的申请时限已过,我没法再换其他地方了,”这位德国学生说,他申请了洛桑联邦理工大学的交换生位置:“我只能祈祷了”。

Briza希望在瑞士可以学习一种新的语言,了解新的文化和“不同的知识水准”,新大学一定会令他的机械工程学业更充实。此外,他还想享受在瑞士“滑雪和骑车的无尽可能性”。

最终,他还是梦想成真了,因为瑞士政府试图挽救学生交换项目,并组建了新的“瑞士欧洲交流项目”(SEMP)。该项目组承担交流学生的费用,无论是来瑞士的,还是从瑞士走出去的。瑞士政府直接负责给学生们提供一份保障其生活的奖学金,而之前,这笔钱是由Erasmus Plus项目组提供的。

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交流部主任Angelika Wittek介绍说,迄今为止,交换生数量没有急剧减少,无论是出国的、还是到瑞士来的。大部分交换项目都可以如期进行。

“甚至是‘因祸得福’,因为我们又可以回到2011年,瑞士还是Erasmus‘沉默的伙伴’的时候,”Wittek说:“Erasmus越来越复杂了,学生甚至在交换前还要进行语言测试”。

所有的Erasmus项目自2014年1月1日起合并为“Erasmus Plus”,统一了不同的交换及合作伙伴项目。瑞士仅是之前的“Erasmus”的正式成员,自2011-2013年参与了“终生学习计划”(LLP)。

对瑞士伙伴关系的重重一击

Michael Hayes和Claudia Dietschi就是瑞士与欧盟结为伙伴关系的受益者。Haye来自加拿大,当然他并不能参与Erasmus Plus的项目,但他确信,他的其他欧洲大学的同学,和之前相比,会享有更多的机会。

不多10年前,当Dietschi想到维也纳学习时,那时瑞士既没有和欧盟签署双边协议,也没有加入Erasmus。Dietschi必须自己想办法,向大学证明在交换学习期间,没有Erasmus的助学金,她也可以生活。当然,她必须自己为所有的学习费用买单。“我想,在签署双边协议之前,在国外学习是非常难的,”她说。

瑞士没有加入Erasmus Plus,错过的不仅仅是一些学生交换项目。因为瑞士的教育机构不再能够参与欧盟的合作与改革方案,所以许多项目不得不搁浅。

2014年2月,当瑞士就重新引入欧洲移民配额制投票时,“许多瑞士的教育机构正计划与欧盟展开合作,”Lagger说:“短短几周,他们不得不拱手把正在进行中的合作项目交给欧洲的伙伴,或者在他们自己的项目中被动地变为‘沉默的伙伴’,抑或中断申请”。

“当我们还是LLP的正式成员时,我们还可以协调和统筹合作项目,”她说:“但如果我们现在想参与,那么就要自己往项目里投钱,而且还不为官方所承认。其实,即使我们全部投入进去,我们也不能自己完成协调的工作”。

“我们是新加入这一教育合作系统的,要学的东西还很多。而只作为正式成员在该系统内工作了2年,2011-2013,还很难看出效果,因为许多项目都刚刚开始。这与欧洲研究项目不同,那是瑞士自2004年起就开始参与的”。

Balthasar提到几项瑞士今后绝不可能参与的项目,比如说线上学习网络“eTwinning”,这是一个虚拟平台,欧洲小学和初中的班级,都可以在上面就不同项目和想法进行交流。

此外,欧盟学生也不许可再在瑞士的企业中寻找实习职位,在之前,这是毫无问题的。

“一般来说,Erasmus项目会送1-2名学生到瑞士的企业或研究机构来做实习。但现在在Erasmus Plus的框架下,这决不可能了,”格拉斯哥大学的Elisabeth Buie说。

瑞士被排除在Erasmus Plus项目之外,瑞士的高等专业院校、理工院校及企业会感受较深,Lagger说。而大学和科技机构受影响较小,因为他们的现有网络和项目都比较成熟。

减小损失

例如伯尔尼高等专业院校国际关系部主任Peter Eigenmann就表示,他们需要付出许多努力,才能继续与欧洲大学保持交换关系,许多院校都需要亲自去拜访,而且还不是所有的努力都有收效。

与此同时,老师、教授间的校际交换也“急剧变少”,而最近几年,这类项目的成果很显著。

事实上,自2014年2月9日之后,像Wittek、Lagger、Balthasar和Eigenmann这样的人,都开始了全天候的工作,他们希望将损失减少到最小,留住瑞士与欧洲大学之间的学生交换关系。

大部分学校对此表示理解,并希望保留关系,Balthasar说。但也有例外,例如西班牙的某些大学就马上表示,绝对不会再派学生来瑞士了。

问题是,除了政府的(过渡性)资助以外,未来几年,瑞士还有多少钱可以用于校际间的交换项目。“我们尝试了所有可能,只要是我们能做的。我们还有一份委托书,可以为成为欧盟项目的正式成员而谈判,” Gaëtan Lagger说,这也是我们的目标。但是欧盟委员会明确表示,只有瑞士实行人员自由流动政策,瑞士才能成为这些学校项目的正式成员”。

瑞士与Erasmus Plus

2014年2月9日投票之后,瑞士必须重新引入欧盟移民的配额制度,因此瑞士从“参与国”降为“合作伙伴国”。

欧盟委员会发言人Dennis Abbott解释说:

“作为合作伙伴国,瑞士将重新恢复到2011年其加入“终生学习计划”(隶属于Erasmus的一部分)之前的地位。这意味着自2014年起,瑞士参加合作项目将受到限制,只有在可以为欧盟带来额外效益的情况下,才允许瑞士参加”。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